养老金改革前瞻 这些部委领导的观点不可不读

李致鸿2020-01-14 21:42

1月13日,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谈及养老金第三支柱改革发展时表示,要加快第三支柱改革的顶层设计。下一步把第三支柱的改革纳入国家重大改革内容。同时把第三支柱的发展作为国家重点战略,纳入到“十四五”规划之中。

市场对于养老金第三支柱改革颇为关注。在1月11日的全球财富管理论坛(GAMF)在京举办2020年首季峰会上,关于“开放背景下的养老金投资体系建设”的主题探讨已经传递出一些信息。

GAMF理事长、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楼继伟指出,养老金的投资管理要从负债端和资产端两个方面入手,负债端的结构指导了资产端的策略。负债端方面,我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从2001年的7.1%快速上升到2018年的11.9%,第一支柱的替代率已不足50%,且今后可能还会下降。应通过提升缴费征管效率、发展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等办法维持第一支柱的替代率,同时大力发展第二和第三支柱。资产端方面,第一支柱由于基金的流入、流出是可以测定的,用于投资的部分主要是助力全社会养老金整体代际补偿,投资策略是跨周期绝对回报,能够忍受短期波动,同时也要降低风险集中度。第二支柱投资可忍受的波动相对较小,就要相对保守,固收类的占比就要提高。第三支柱要考虑个人投资者的个性化需要,针对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对各类资产配置的比例相应进行调整,往往是参与者随着年龄的推移,风险的偏好从激进向保守转变。

楼继伟认为,在养老金机构对资金进行管理的过程中,投资基准是开展投资工作的指挥棒,也是机构投资人进行资产配置的出发点。整体上看,养老金的平均久期长于市场中的其他资金,主权养老金的久期甚至跨越商业周期,可以充分利用这一优势,在选择投资基准和配置周期时关注长期目标,从而获得更好的累计回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基准是年度绝对回报,不是长期主权基金适宜的基准。他建议监管部门将社保基金投资基准长期化,例如,改为十年期滚动绝对收益率。充分反映社保基金短期风险承受能力强的优势,以获取长期回报为导向。

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邹加怡以《建设开放条件下可持续的养老金保障体系》为题发表演讲。她指出,面对我国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峻的挑战,需要未雨绸缪,借鉴国际发展经验,结合中国实际,提升多层次、多样化的养老保障供给能力,完善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

邹加怡表示,国际经验带来的启示有四个方面:一是要把握好加快发展与均衡发展的关系,二是要把握好保障水平和可持续性的关系,三是要把握好资金安全和适当收益的关系,四是要把握好个人投资和政策支持的关系。最终建设一个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道路。

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重点就养老体制改革与资本市场的良性互动、金融科技在养老金管理和投资中可能发挥的积极作用发表观点。他认为,促进养老金投资与资本市场的良性互动,需要长短结合、多措并举。一是加强制度建设,制定适合养老投资的金融监管办法,减少资本市场风险因素,增强养老资产投资意愿。二是按市场化原则完善投资运营体制机制,提升养老金管理机构投资管理能力。三是扩大投资产品范围。四是完善投资回报考核机制。五是进一步扩大金融对外开放。

范一飞表示,金融科技对推进养老保障体制改革具有积极作用,尤其有利于解决养老金的可携带性和互通性。在养老金投资经营方面,金融科技可降低参与门槛,增强金融普惠,并方便投资者选择个性化的养老服务。其科技手段可在优化投资系统的同时保证资金安全和投资收益稳定,同时有利于提高运营管理效率。他同时指出,在积极利用金融科技助力我国养老金投资的同时,也要意识到技术自身可能存在缺陷,必须审慎制定养老金管理与养老金投资相关科技运用的指导纲领和法律法规,保护投资者权益。

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围绕养老保险三支柱改革指出,必须站在维护国家金融安全、经济可持续发展、社会长治久安、中华民族人口再生产的高度来看待第三支柱的改革发展问题。要根据我国国情和现实发展阶段,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一是立足我国人口发展的现实国情,二是立足我国养老体系的现实状况,三是遵循养老金体系的运行规律。他建议谋划我国三支柱养老保险体制改革可以分两步:一是根据现实情况,充分发挥第三支柱作用,着力补足养老金保障缺口;二是根据更高要求提升养老服务质量,鼓励发展商业保险、理财、信托、基金等各类形式的养老金融产品,提供居家养老、社区养老、住房养老、商业养老等各种形式的养老安排。

为更好推动第三支柱养老体系改革发展,黄洪提出了四点建议。第一,加强战略谋划,从国家重点发展战略的高度谋划第三支柱养老金的发展。第二,完善政策支持,一是政府出台多种政策激励措施,二是尽快完善税延商业养老保险试点政策,三是研究制定将个人储蓄转化为个人储蓄养老金的政策措施,四是制定出台第三支柱养老金积累的投资收益免税的相关政策。第三,深化改革开放,鼓励设立专业养老机构,进一步激发第三支柱养老金市场发展活力。第四,加强能力建设,完善第三支柱养老基础设施。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以《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资金,未雨绸缪应对养老风险的“灰犀牛”》为题发表演讲。他表示,近年来,我国政府加快推进养老保险制度的顶层设计,在大力发展养老金二三支柱的同时,努力夯实第一支柱,保障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其中社保基金理事会主要承担了其中的两项具体的工作:一是受托管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且收益率显著提高,2019年约9.6%;二是化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弥补养老金的缺口,促进代际公平。目前共有81家中央企业和中央金融机构共计约1.33万亿元的国有资本启动划转程序,其中已有58家完成划转,划入社保基金的国有资本总额超过8000亿元。

陈文辉表示,社保基金理事会作为具体执行机构之一,在做好化转股权承接工作的同时,下一步重点要研究推动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要研究化转股权的管理、运营、处置、资金归集和收益再投资等工作;二是建议以此为契机,推动国企改革,实现全民共享发展成果。

李致鸿

资深记者

专注金融保险领域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