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磊:一些重要的工业原材料进口有扩大迹象

郭磊2020-01-15 00:48

报告摘要

第一,12月出口增速显著抬升,低基数、春节分布有一定贡献,但基本面亦有驱动。我们理解一是全球贸易的共振,韩国、中国台湾、越南出口均有不同程度回升;二是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对预期的影响。可以对照的是12月的PMI出口订单也回升比较明显。

第二,当下出口初步企稳;但趋势增速2020年落在哪个水平暂时不好判断,12月的欧美日PMI尚无趋势性回升证据。

第三,进口增速显著偏高,其中部分源于基数。但值得注意的是铜、铁矿砂、钢材、集成电路等进口似乎明显超基数影响,应反映大宗品价格见底的预期,以及对工业补库存的预期。

第四,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源于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同时承压,出口初步企稳;叠加开年以来专项债密集发行,规模已近7000亿,后续经济企稳回升概率进一步上升。

第五,近期人民币汇率有一轮升值。这一方面与中美经贸摩擦缓和、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下降背景下的美元走势有关;另一方面则包含着中国经济企稳的预期。

正文

12月出口增速显著抬升,低基数、春节分布有一定贡献,但基本面亦有驱动。我们理解一是全球贸易的共振,韩国、中国台湾、越南出口均有不同程度的回升;二是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带给预期的影响。可以对照的是12月的PMI出口订单也回升比较明显。

12月出口增速为7.6%,较上月抬升8.9个点,较过去两个月均值抬升8.6个点,较累计值抬升7.8个点。这里面可能包含一系列因素的贡献:

1)去年12月基数较低。2018年12月同比增长-4.6%,就增速来说是2018年全年最低点。简单算下,如果用2018年11月的增速(3.9%)去替代12月的增速(-4.6%),则2019年12月的同比变为-1.2%。

2)春节分布的影响。今年春节处于1月,因此企业有可能更集中将报关提前至12月。历史上春节前一个月出口也一般偏高。

3)全球贸易的共振。越南、中国台湾、韩国12月出口均不同程度好于11月,显示出全球贸易存在一定共振。

4)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带给预期的影响。12月中旬,中美两国就第一阶段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这一点可能会对12月的进出口预期有一定带动。

可以对理由三四作为同步验证的是,12月PMI新出口订单回升比较明显,表现超季节性。

当下出口初步企稳;但内生的趋势增速2020年落在哪个水平暂时不好判断。12月的欧美日PMI尚无明显的趋势性回升证据。

但目前没有依据说出口增速已经进入回升通道。12月欧元区PMI好于前期低点的9-10月;但美国PMI、日本PMI尚在低位徘徊,并无回升迹象出现。从OECD综合领先指标来看,G7有小幅回升迹象,但偏微弱;巴西、俄罗斯有回升趋势(可能和资源品价格有关);印度则在回落过程中。目前尚无明确根据判断2020年出口趋势增速在哪个水平,未来还要进一步观察。

进口增速显著偏高,其中部分源于基数。但值得注意的是铜、铁矿砂、钢材、集成电路等进口数量似乎明显超过基数影响,应反映出对大宗品价格见底的预期,以及对工业补库存的预期。

12月进口增速16.3%,大幅高于前值。这里面包含基数的影响,去年同期进口增速为-7.7%,算是基数的低点之一。

但值得注意的是大宗原材料和部分重要工业品,如铜(同比较上月高18个点,而基数只下降2个点)、铁矿砂(同比较上月上行11.8个点,而基数并无下降)、钢材(同比较上月高47个点,而基数下降8个点)、集成电路(同比增速上升27个点,而基数下降17个点,绝对量亦环比趋势性抬升)等,其进口数量增速似乎均明显超过基数影响。

我们理解这一则可能包含对上游价格触底的预期;二则可能是工业补库存的预期。

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源于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同时承压,目前出口初步企稳;而开年以来专项债密集发行,规模已近7000亿,后续经济企稳回升概率进一步上升。

在年度报告《回归均衡》中,我们指出2019年经济压力主要源于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同时承压。

目前出口订单指标初步企稳,在低基数和部分关税取消的滞后影响下,2020年上半年应不至于进一步变差。

而固定资产投资修复也已有初步迹象,开年以来专项债密集发行(见我们前期报告《专项债发行节奏明显前倾》),目前已近7000亿;且投向基建比例大幅提高。

两个线索之下,后续经济企稳概率进一步上升。

近期人民币汇率有一轮升值。这一方面与中美经贸摩擦缓和、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下降背景下的美元走势有关;另一方面则包含着中国经济企稳的预期。

1月14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6.89,1月均值为6.95。

人民币本轮升值一则与中美贸易摩擦缓和,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下降背景下美元偏弱有关。2019年12月-2020年1月美元指数整体较前值走低。在全球风险偏好抬升的背景下,资金会相对偏好新兴市场资产而抛弃美元资产。

二则包含着中国经济企稳的预期。PMI、BCI等指标均显示中国经济10-12月有初步企稳迹象,而人民币汇率也差不多自9月以来逐步升值。

一些阶段性事件亦有影响。据新华社消息,美国财政部13日公布半年度汇率政策报告,取消对中国所谓“汇率操纵国”的认定。这一消息之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进一步抬升。

核心假设风险:宏观经济变化超预期,外环境变化超预期

郭磊

宏观分析师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