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龙:2020年仍然是投资大年的四大理由

杨德龙2020-01-21 20:25

周二沪深两市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主要是受到武汉肺炎蔓延的冲击,除了医药生物、口罩概念股出现了集体涨停之外,其他板块多数出现了调整。

根据最新消息,1月20日凌晨,北京、广东、武汉接连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情况,其中武汉1月18、19日新确诊病例136例,广东深圳确诊1例,北京市大兴区确诊2例,这反映在二级市场上,就是医药、口罩概念股出现连续两天的涨停。受到武汉肺炎蔓延的影响,影院、消费、旅游酒店等板块出现了集体下跌,因为人们在春节期间,可能因为担心被传染,会减少出行,减少去公共场合、人口密集场合,对这些板块形成了一定的利空。

2003年非典的时候,当时SARS蔓延的情况,后来发展得非常严重,虽然这一次武汉肺炎和上次相比,传染率较低、较弱,并且致死率也较低,但是仍然引起了人们的担忧。为了防止交叉传染,大家尽量少去人口密集的地方,这一次发生肺炎病毒的蔓延,刚好是在春运期间,这是非常不好的一个时机,这是中国人口大流动的一个时期,一定要做好防控工作,避免出现较大面积的传染。

由于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还没找到传播来源,传播途径也没有完全掌握,病毒变异还需要严密监控,相关针对性的药物也没有研发出来,所以对于二级市场的炒作,实际上主要还是炒概念。当然,二级市场的反应是比较快的,一般来说,出现事件之后,一些资金就会去挖掘是否有受益板块,这对于投资信心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我认为,现在的医疗条件比2003年发生非典的时候要进步很多,虽然SARS的疫苗到现在也没有研发出来,但是从治疗的手段来看,是比当时要进步很多的,这一次武汉肺炎和SARS相比,也相对较弱,不会形成太大的影响。

周一很多人抢购口罩,很多药房的口罩一抢而空,这也体现了大家的防范意识在提升,防患于未然。一些抗病毒的口服液也被抢购,可能给相关上市公司短期的业绩,也带来了一定的提振,但是是否能够具有持续性,还是要看后期肺炎传染的情况以及疫情控制的情况,所以建议投资者不要盲目跟风炒作。

我记得2003年,当时我在清华读大四,正在写毕业设计,每天在实验室里做实验,那时候刚好是SARS传播的时期,在校园里,封闭了几个月的时间不能出门,现在记忆仍然非常深刻,这种疾病的传染期,确实是比较危险的时期,大家尽量还是减少出门的次数,不要去人口密集的地方,防止出现交叉感染的情况。记住,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当前A股市场已经形成了慢牛长牛的走势,2020年仍然是投资大年,这是我在去年年底就反复强调的观点,我在2019年年初提出:2019年是一轮慢牛长牛的起点,A股市场将迎来黄金十年,2019年A股市场的表现,确实是可圈可点,收复了3000点的失地,验证了我在年初提出的“十大预言”。

从涨幅来看,A股在全球主要资本市场也名列前茅,公募基金的平均业绩超过40%以上,业绩好的甚至超过了80%,可以说在2019年,坚持价值投资,买好股票的投资者,都获得了很好的回报,大家再次见识到价值投资的魅力,跟着我的策略,来做这些好公司的股东,可以说在2019年收获了满满的幸福。

很多人担心2019年是投资大年,2020年是否就是投资小年?我认为这种担忧并不必要。2020年仍然是投资大年,有什么原因呢?第一个原因,2020年我国经济面将会企稳,不会过快下滑,我在之前就讲到GDP保6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从中央释放出来的一些信号以及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对中国GDP的预期,也是在2020年能实现6%的增长。2019年我国GDP已经接近100万亿,人均GDP突破了1万美元,2020年,在这么大的基数之上,实现6%的增长着实不易,很多人担心经济增速下降,市场不会产生牛市,恰恰相反,根据美国的经验,在经济快速上升的时候,各个企业都能够生存,这时候反而产生不了伟大的公司,而在经济总量比较大,经济增速出现下降之后,反而能让一些好的公司突出出来,能产生一批伟大的公司,就像过去10年,美国的GDP每年也就是2%左右的增长,但是美国走出了10年牛市,产生了一批伟大的公司,当然是以科技龙头股为主。

第二个原因,从流动性方面,2020年宽松是大的趋势,要想保6,首先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要实施逆周期的调节政策,央行一开年即下调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释放了8000亿的资金,很明显体现出央行货币宽松的倾向,而最近央行通过逆回购、MLF以及降准,释放的资金也超过2万亿,可以说大大的缓解了春节前资金面紧张的情况,央行货币政策宽松的趋势,应该是2020年的主旋律。

第三个原因,从国家政策来看,国家在去年两会已经提出,资本市场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一开年,银保监会就发通知,要求银行、保险资金要多渠道引导居民储蓄进入资本市场,做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无疑从政策来看,A股市场是具备产生长久慢牛基础的。

第四个原因,从国家调控来看,楼市的调控不会放松,让住房回归居住的本源还是大的方针,所以,从炒房的角度来看,现在肯定是无利可图的,甚至可能会产生流动性的风险,因为二手房成交量下降比较厉害,楼市的资金流出,对股市也会形成增量的支撑。

所以综合来看,2020年我认为A股市场还会延续慢牛长牛的走势,上证指数向上有20%的空间,市场的赚钱机会依然比较多,市场重心继续上移,虽然2020年也会出现一些外部环境的变化,比如:美股见顶回落、出现大跌,这也是我2020年的“十大预言”的其中一条;中美博弈的一些新的变化,地缘政治风险等等,这些可能都会增加A股市场的波动性,但是市场整体趋势是震荡上行的,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随着A股市场开放程度的提升,外资对A股还是采取买买买大的方针,今年一开年,外资就大量的买入A股,虽然在周二,由于受到武汉肺炎的影响,一部分外资出现了净流出,但是这只是短暂的。从趋势来看,外资还是会大量的配置A股市场,从楼市流出的资金、从实业流出的资金、从传统行业转型流出的资金,从居民储蓄流进股市的资金以及从外资流出的资金,使得A股市场在2020年“不差钱”,A股市场会延续慢牛长牛的走势。

免责声明:21财经APP南财号提供的专栏作者署名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21财经立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相关内容所涉及的投资建议,仅供用户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

杨德龙

经济学家

中国证券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委员会委员,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