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说服满不在乎的父母出门戴口罩?

疫情防控关注 2020-01-22 16:11

多点耐心,多点理解,多讲讲新闻,更新动态但也别吓着他们,总会说服父母,心甘情愿地带上口罩。。

“我看‘如何劝说父母出门戴口罩’该上热搜”,年轻人为了让父母戴口罩出门真是操碎了心,微博网友“少女不污只是有点玛丽苏”发出提议。

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国新办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病毒和人类的关系就像“猫鼠游戏”。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从野生动物及被污染的环境中来,一开始是动物传人,但病毒在适应突变。目前证据确实显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

各地公布的新增案例中,也多是超过45岁的人群,与8090后的父母年龄相当。国家卫健委多位专家都给出个人卫生建议,最重要的就是佩戴口罩。不少年轻人开始采购口罩,甚至作为抢购口罩主力军上了热搜。

可是,在高价抢购来口罩之后,却遭遇了父母满不在乎的冷眼和拒戴,面对硬怼“小题大做,生死有命,来了也不怕”的父母们,不少年轻人在网上分享自己说服失败和吐槽太太太累了。

头条网友“宁馨儿的书影世界”讲述的父母心态可说很真实了:

“昨晚花了快1000块,抢了4套N95的口罩,寄到爸妈那边,早上打电话给我妈让她收快递,她狠狠骂我:你买什么口罩!我跟你爸从不戴口罩...我们这边也没人带,乱花钱!你是不是又相信网上那些谣言balabala......

我说马上要过年了,人流四散,你在车站工作,经常外出得多注意,戴上总是一种防护。

“不用戴,不用戴,我这么多年,从不戴口罩,戴了人家还以为你得病了……”我妈很执拗。

“你赶紧给我退了吧,听到没!”她继续补充。

“哎,你们怎么这么没什么防范意识.......”我很无奈……

2千多条留言中,不乏有着同样的烦恼的年轻人,“湖北人,我爸妈还去菜市场买土鸡,口罩也不戴,我好头疼啊”。

“我爸妈也是这个态度,关键我们离武汉比较近,回家的票也退了,不敢回,他们不理解,说一些难听的话,唉”

临近春节,有些年轻人盯着新增病例的数字,然后下定决心退掉了回家的车票,本是一种保护自己保护家人的想法,却遭遇了父母的不理解。

为了让父母在新型病毒预防的特殊时期戴上口罩保护自己,年轻人真是各出奇招。

用父母熟悉的养生题标题

在知乎热搜,“如何劝说父母家人对新型冠状病毒引起必要的重视?”已经有超过4500万热度,最高的一条回复来自网友“旧巷的酒香”,他的建议是自己用微信公众号写一篇文章,标题可如下:

《震惊!钟南山院士这样说,不转不是中国人!!!》

《震惊十四亿中国人!一只口罩竟改变了一个家庭!》

《春节前后,千万要买它,后果太可怕了!》

《专家说过年期间必须配备这东西,一般人不知道怎么用!》

好了,然后再配上钟院士的图和各种口罩(注意写清区别)消毒液,发到家庭群和朋友圈。

5千多网友点赞认同,有人催促说,“公众号分享出来,我赶紧转到快乐家族群”,“我也转到相亲相爱一家人”。

“这个方法反而更有效”。

每天在家族群里更新新型病毒动态的年轻人,似乎也要找一种家长们熟悉的话语体系,用他们认可的方式,解决让父母戴口罩的紧急难题。

给口罩一个低价,再加一个极短保质期

“心累”的年轻劝戴族分析出了父母不愿戴口罩的三大原因,排第一的是怕贵,还有嫌麻烦,不舒服,当然也有“戴了让别人误会,别人都不戴”等各种想法,和“咱们这肯定没事”的谜之自信。不少网友深谙父母心理,报假账成了通行做法,明明费力高价抢的口罩,也要云淡风轻地说,“一块钱一个”“积分换的”“单位免费发的”……

这还不算,为了免于束之高阁,小机灵们还给低价口罩加上一个极短的保质期,“只有两周保质期,不用浪费了啊”“马上过期了,不用浪费了啊”……

如果有孩子,派他去当宣传员

最后这个办法亲测有效,父母可能不在乎自己,但是一定更在乎孩子。

年关将近,母亲频繁跑菜市场和小区旁边的菜店水果店采购,小区里也有武汉父母来粤探亲,捏着手机看数字变动的我,提醒母亲去超市和市场一定要戴口罩,还示范了正确佩戴方法,可说了三次也没用,每次都被一句“戴那玩意有啥用?”怼回来。

可昨天给七岁的儿子普及防护要点后,他立刻去提醒姥姥戴口罩,“不戴口罩,家人都有风险,我才这么小……”,还自告奋勇教姥姥找到放在鼻子上端的铁丝。

今天出门,我看到母亲拿出了抽屉里的口罩,戴得严严实实,拉着买菜车出发了。

网上各种吐槽中,不乏为了戴口罩和父母怄气甚至出口伤人的分享。其实,多点耐心,多点理解,多讲讲新闻,更新动态但也别吓着他们,总会说服父母,心甘情愿地带上口罩。

小南提醒

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口罩这样选:①医用外科口罩可以阻挡70%的细菌;②N95口罩可以阻挡95%的细菌,其可以用来防护严重传染疾病。专家提醒,如果是去公共场所,不与病人接触,就不必戴N95口罩。

戳图了解↓↓↓

(图据健康时报)

来源|南都周刊

文 | 铃铛 

(编辑:谢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