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压力大数据|武汉之外,湖北医疗最紧张的城市是孝感、随州、黄冈…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0-02-06

武汉是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最严重的地区,但湖北不仅只有武汉。

国家卫健委消息,截至2020年2月5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9665例,其中武汉市10117例排名第一,成为全国首个确诊数破万的城市。排名第二至第十位的分别是:孝感(1886)、黄冈(1807)、随州(834)、荆州(801)、襄阳(787)、黄石(566)、宜昌(563)、荆门(508)、鄂州(423)。

4日累计确诊数尚还位居第三、与第二名黄冈拥有将近200名差距的孝感,5日一跃超过黄冈成为第二。从5日新增确诊数来看,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是:武汉市1766例、孝感市424例、黄冈市162例、随州市128例、荆州市88例、荆门市86例、宜昌市67例、黄石市57例、襄阳市52例、鄂州市41例。

作为疫情爆发中心点,武汉市的疫情受到全民关注。但需要注意的是,随着疫情扩散,湖北其他城市的医疗物资也陆续告急甚至用尽,多个城市发布了求助信息。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湖北各地医疗资源与新冠病例的匹配度?21世纪经济报道从大数据出发,就不同角度进行了解读。

 天门死亡率极高

根据国家卫建委官方数据测算,截至2月5日24日,湖北鄂州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的人数为423人,累计死亡人数为18人,死亡率达4.26%,高于疫情中心武汉的4.09%。

鄂州并非死亡率最严重的城市。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测算,天门市目前累计确诊138人,累计死亡10人,死亡率高达7.25%。

不过截至4日24时,天门、鄂州死亡率分别高达7.81%和4.71%。由于4日当日两地无人死亡,因此拉低了当地死亡率。

此外,荆门、仙桃、黄冈、潜江、孝感、荆州、随州、宜昌属于死亡率较高的第三梯队,死亡率从1%至4%不等。

需要注意的是,相较于前一日,截至5日湖北全省大部分死亡率均有所下降,只有仙桃、黄冈、孝感、宜昌、咸宁有所增高,这些城市的救治有待引起重视。

医院压力:孝感几乎两倍于武汉,随州与武汉相当

一方面是确诊人数参差不齐,另一方面,纵观湖北其他城市的医疗水平,却远低于武汉。

当前各市内卫生医疗机构多样,包括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卫生院、疾病控制中心、采供血机构、急救中心等,其中具备肺炎救治功能的仍以医院为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湖北省卫健委数据测算,当前孝感超越武汉,成为医院压力最大的城市,压力指数高达157.17。

4日孝感地区的医院压力指数还仅只有121.83,5日则继续暴增至157.17。确诊人数从昨日的全省第三上升至今日全省第二,但医院数量匮乏,就医难问题在孝感地区最为突出。

武汉、随州居于医院压力指数第二梯队。武汉本身是疫情核心地段,尽管医院数量全省之最,但确诊人数也遥遥领先,因而医院承受着不少压力,压力指数达到79.04。

随州尽管确诊数不及武汉,但其医院数仅有11个,因而其压力指数冲到了75.82,几乎与武汉比肩。

仙桃、鄂州、黄冈的医院压力指数为第三梯队。值得注意的是,黄冈地区确诊人数位居全省第三,但其医院数相较上述其他城市较多,因而压力相对减缓。不过,所谓压力较小也只是相对而言,疫情奔袭下,这些城市都需要特别关注。

更需要注意的是,相对于前一日而言,5日各地医院压力普遍上涨。尽管上涨幅度不一,但如何有效利用和及时补充当地医疗资源,短期内仍是湖北各地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三甲医院:黄冈压力最大、武汉仅排名第3

三甲医院是中国内地医院的最高级别,它往往透露出一个地区的医疗设施在服务能力、管理能力、医疗质量水平、技术水平、医疗效率等多方面的综合实力。

从三甲医院的数量来看,武汉市(24个)全省排名居首,超出第二名荆州市(9个)两倍有余。在这样的医疗基础设施加持下,尽管武汉市累计确诊人数最高,但三甲医院压力指数仅排名第3。

相较之下,全省累计确诊人数第三的黄冈市,却只有2个三甲医院,压力指数爆至903.5,远超出第二名孝感(471.00)。这也意味着,在新冠病毒肆虐的黄冈市,其高质量的医疗能力相当欠缺,亟待重视。

此外,武汉、随州、咸宁等地的三甲医院也略显不足,持续高增的确诊人数也可能给当地诊治质量带来影响。

 

医师覆盖压力:黄冈超越武汉居首

医疗诊治最终需要医生来完成,职业医师的数量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地的诊治能力。

根据2019湖北省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未单列天门数据)测算,截至5日,本次疫情中职业医师压力最大的是黄冈,覆盖能力指数仅2.82。

需要注意的是,从前一日情况而言,由于确诊总量大,武汉是湖北省内医师压力最大的城市,覆盖能力指数仅5.07。但昨日黄冈一跃而上,覆盖能力从前日的7.78降至2.82,可见当地医生数量的严峻。

压力次之的是武汉、孝感、鄂州、荆州、襄阳,覆盖能力指数徘徊在4-10之间。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鄂州市政府的“总动员”。2月4日,鄂州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号召全市广大退休、离职医护人员和个体医务工作者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倡议书》,号召年龄60周岁以下的医务工作者重披“战袍”参与到疫情防控工作中。

 

床位压力:武汉居首

床位数量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收治能力。本次统计的是各城市全部床位开放后的理想值。

根据2019湖北省统计年鉴(未单列天门数据),武汉市床位数高达95300张,超出第二名襄阳市(38000张)150%。不过,由于武汉市目前确诊人数最多,因此在床位压力上也最为突出,为0.1062。

此外,孝感、随州因床位数与确诊人数成反比,床位也面临较大压力,分别为0.0760和0.0732。

需要注意的是,当前新冠病毒的收治救治并未开放单个城市的全部床位,而是在定点医院和发热门诊基础上分批次进行医院征用。未来随着疫情发展,不排除各城市会加大征用医院范围以补给床位。

武汉市亦于最近紧急修建了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以增加床位供应。目前,火神山医院已对外正式收治病人,拥有1000张床位;雷神山医院预计将于2月6日开始收治病人,拥有1500张床位。

此外,武汉市还在建方舱医院,首批三家方舱医院分别位于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和洪山体育馆,预计将提供超过4000张床位。另外8家方舱医院也在改造过程中,改造完成后,预计总共将可提供超过10000张床位。

与此同时,其他城市也在紧急加建“小汤山”。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不完全统计,包括黄冈、孝感、鄂州、随州等地均已完成小汤山医院的落地,以应对持续增长的病患数。

呼吁进一步关注

一方面是医疗基础设施不足,另一方面,上述城市的疫情和医疗物资短缺情况却相对被忽略了。

根据南财AI新闻实验室数据统计结果显示,自1月23日至2月2日24时,湖北省各地医疗慈善机构共计发布接受社会捐赠公告411个,其中武汉市以182个居首,孝感、宜昌均为20个,与武汉相距甚远,恩施、襄阳、荆州、鄂州、黄冈、十堰等各地级市接受捐赠信息更少。

从截至2月2日确诊数与捐赠公告的比例来看,黄冈市受赠物资公告比例相对较小,平均超过71个确诊病例才收获1个物资公告。孝感、仙桃、天门、随州的受赠物资同样不敌其他城市,比例徘徊在32至38之间。

医疗资源不足、受赠物资较少,难怪各地在社交媒体上纷纷自行呼吁求关注。早在5天前,“最鄂州”公众号便发文称鄂州的医疗物资并不是急缺,而是“没有了”,鄂州市定点医疗机构急缺医用防护服、N95口罩等物资,呼吁各界进行爱心捐赠。

作为孝感下属的县级市汉川,同样欠缺物资。汉川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什么都缺,包括医生、护士、口罩、手套、防护服、护目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