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城复工潮至 重点城市严格实施社区防控

王帆2020-02-11 07:00

导读:截至2月10日,已有多个城市的社区实行封闭式管理。严格管控的背后,是复工带来的“返城潮”以及人员流动、聚集给防疫带来的进一步压力。

为了应对复工潮带来的新一轮防疫挑战,多地密集出台了严厉的社区出行管控措施。

2月9日晚间,深圳发布《关于住宅小区和城中村全面实施人员通行认证管理的工作指引》,提出所有在各类住宅小区、城中村居住的人员进出小区实施认证管理,外来人员和车辆一律不得进入小区。

2月10日,北京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首都之窗”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村)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明确要进一步严格小区(村)封闭管理,在出入口设置检查点,居住人员和车辆凭证出入,进入人员必须佩戴口罩并进行体温检测。

不止是深圳和北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截至2月10日,已有多个城市的社区实行封闭式管理。严格管控的背后,是复工带来的“返城潮”以及人员流动、聚集给防疫带来的进一步压力。

近几年来,吸引全国各地就业人口成为各城市的重点工作,但在疫情之下,如何应对人员的迁徙乃至开工聚集却成为了城市的治理难题。对于外来人口数量大、占比高的城市而言,挑战尤为严峻。

外地人员回到工作所在城市,社区构成了疫情防控的一道重要防线。但一些不合理而且层层加码的限制措施,为企业正常有序复工带来了新的挑战。

近日,在做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的同时,全国许多企业开始复工复产。-新华社

合理合法做好基层防控

“深圳的新增确诊案例已经在下降了,为什么又突然如临大敌,封闭了各小区?”在深圳一个微信群里,2月10日一大早有人发问。马上有人回答称,因为复工了。

截至2月9日24时,湖北以外地区的确诊病例已经6日连降,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也在2月9日表示,新增的病例若是再有下降,那就表明疫情形势有好转。

与春节前人口流回到户籍所在地不同的是,复工潮对应的是一次人口逆向流动,而人口净流入的城市将承受主要的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杭州属于湖北省以外较早执行社区严控的城市。2月4日,杭州就对外发布通告,提出全市所有村庄、小区、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人员进出一律测温,并出具有效证件。在2月6日至10日期间,就有东莞、天津、广州、成都、深圳、北京等地加大了社区防控力度,提出所有小区封闭管理。

2月10日,上海政府在召开新冠肺炎的防控情况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全市1.3万个居民住宅小区,绝大部分已实现了“封闭式管理”,采取了出入口管理措施,做到人员进入必询问、必登记、必测温。

截至目前,各地关于社区管控的条文已无太多差异,基本是封闭式管理,设置检查点,抵达人员须报告,人和车凭证出入,进出必须佩戴口罩,进行体温检测,严禁外来人员和车辆进入等。

但在官方统一的政策文件之外,社区不乏提前行动或增加防控措施的情况。

北京市昌平区的一位居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他所在的小区从2月4日起就开始实行封闭式管理,并且要求业主和租户办理出入证。

“只是办理出入证并不算难事,也完全应该支持,但有的小区禁止外地租户进入,造成的影响就实在太大了。”这位居民表示。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智库研究与信息部部长郑宇劼向记者分析,疫情当头,严防严控确有必要,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容易造成政策的“层层加码”,有些基层防控措施已经有行政违法的嫌疑,需要避免这样的倾向。

重点城市迎复工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了北上广深、成都、天津、杭州以及东莞等近日出台社区防控政策的典型城市的数据,从确诊人数来看,截至2月9日24时,深圳最多。在全国范围内,湖北以外的城市中,深圳的确诊人数仅次于重庆和温州。

作为一座流动人口占比超过70%以上的城市,深圳的大考或许才刚刚开始。百度迁徙数据显示,自2月6日以来,深圳就一直位居全国热门迁入城市的前两名。

与深圳邻近的另一个制造大市东莞,面临着类似的挑战。2月8日,东莞已成为全国热门迁入地的第二名,2月9日更是一举超过深圳,成为最热门迁入地。

深圳和东莞都是典型的人口“倒挂”型城市,即非户籍人口超过户籍人口,这也意味着,按照正常情况,大量外来人口在春节前离开,而在节后又将返回。

梳理上述几个城市的情况来看,常住人口数量最多的上海,外来常住人口数量同样最多,接近1000万。而深圳的外来常住人口数量超过了北京,东莞超过了广州。

春节期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到访东莞长安镇,这里是知名手机品牌OPPO和vivo的总部所在地。街道一改平日经常堵车的景象,车流寥寥,临街店铺也大多关闭。

一位当地企业主向记者介绍,“空城”的主要原因并非疫情,而是每年春节基本都如此,工人、做生意的人已经回乡,本地人极少,所以相对算安全,但节后返工的时候安全系数将面临变数。

截至2月9日24时,东莞的确诊病例为60例,在广东城市中位居第五位,放到全国来看,这一数字并不算突出。

《东莞统计年鉴2018》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东莞外来暂住人口共438.6万,其中来自广东省以外的为317.1万,更细分来看,来自湖北省的为33.2万,占比超过了10%。

人员返程后,很大一部分紧接着将会聚集上班。近日,广东省人大代表王海等14人提交了一份《关于倡议深圳市阶梯式继续延长春节假期应对新型肺炎的紧急建议》,其中就提出,疫情防控的最大压力将出现在外来人口大规模返回之后,特别是深圳制造业劳务工较多,一旦开工,只要一人感染即面临封厂风险。

深圳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市就业人数共为1050.25万,其中第二产业从业人员为444.75万,占比达到42%。

深圳一位街道办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尽管防疫形势严峻,但如果不开工,影响的是无数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和员工的生计,政府层面的防控政策只能是在确保开工的前提下,在各个方面严格再严格。

(编辑:李博)

王帆

政经版记者

关注教育、人口、城市竞争力,深耕深圳及粤港澳大湾区区域政经新闻。欢迎交流,个人微信:wangfan259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