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双姝“再造”马丘比丘

梁信2020-03-14 07:00

建筑界每年奖项众多,而最重要的年度奖项有两个:以德国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命名的密斯·凡·德罗欧洲当代建筑奖和凯悦基金会颁发的普利兹克奖。与前者评奖的对象为当年度落成的某个优秀建筑物不同,后者是以建筑师生涯中的作品、行业贡献、影响力等多方面为评价对象,而非评价单个建筑作品,因此该奖也更具分量以及关注度。2020年3月3日,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奖正式揭晓,获奖者为一对爱尔兰女性建筑师拍档Yvonne Farrell和Shelley McNamara。此前,该奖项因长期缺乏女性代表而受到批评,但这次的结果无疑是对“建筑师是男人的职业”这类论调的一记漂亮反击。

伊冯·法雷尔(右)和谢莉·麦克纳马拉。视觉中国

从爱尔兰开始影响世界

Farrell和 McNamara的故乡爱尔兰,是一个山脉绵延、悬崖林立的岛国,这也造就了她们对地缘地理、气候变迁和自然风貌敏锐的触觉。1969年,两人因就读于都柏林大学建筑学院而结识,毕业后双双获得留校任教资格。1978年执教期间,她们与其他三人在都柏林联合创立了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格拉夫顿”正是她们第一间办公室所在的街道,这个以街道命名的事务所意在表现她们的设计总是优先考虑“场所”,而非强调创始人的存在。

当年的爱尔兰在建筑领域基本上是一片平静无波,直到1990年代初,随着爱尔兰的国家经济开始腾飞,格拉夫顿建筑师事务所的影响力才逐渐“溅起水花”。她们为都柏林圣三一大学设计了教学大楼,还跟其他年轻的建筑师一起,将圣殿酒吧广场改造成一个适合休闲散步的繁华商业之地。后来事务所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泛,在爱尔兰先后建成了多个重要的住宅、商业和市民文化建筑,包括位于都柏林的北国王街公寓、爱尔兰财政部办公大楼和位于纳文镇的索尔斯蒂斯艺术中心等。

2003年,她们接手了第一个国际委托项目——米兰博科尼大学校园设计,作品在2008年竣工并夺得了在巴塞罗那举办的首届世界建筑节“年度最佳建筑大奖”。从此,格拉夫顿建筑师事务所声名鹊起,越来越多的国际项目接踵而至,两位建筑师的作品也从此踏上了更为宽阔的世界舞台。2012年,事务所以“建筑成为新地理”为主题参与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获得了该展的银狮奖。2018年,两人以“自由空间”为主题共同策展了威尼斯双年展,并为其撰写了宣言。那份诗意的宣言说道:“我们对建筑抱有的兴致在于超越视觉界限,着墨于建筑在日常生活中的编排和作用。我们将地球视为自己的客户,这赋予了我们一份需要长期履行的责任。建筑是介乎于光影、日月、空气、微风和重力间互相作用的共同演绎,它揭示了世界奥秘的所在。”

利马工程技术大学校园。资料图片

“折叠”校园与“场所精神”

在获奖评语中,普利兹克评审团尤其高度赞扬这两位获奖者对“场所精神”的深刻理解,并指出她们具有创建里程碑意义的建筑项目的能力。格拉夫顿建筑师事务所擅长设计教育类建筑,曾经为都柏林大学、图卢兹经济学院和伦敦经济学院等学术机构设计建筑物。而其中最为出众且最具挑战性的作品,是位于秘鲁的利马工程技术大学“垂直校园”设计项目。评奖词中也特地提及,该设计“通过空间规划和细致设计,建筑了与环境浑然天成的空间,就像在社区中创造了社区”。

在人们日常的认知里,一般大学由于所需功能分区较多,因此占地面积也较大。但对利马工程技术大学来说,设计的难题就在于要把偌大一个校园“折叠”在小小的50亩的土地上,这仅为一般大学校园面积的十分之一。然而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Farrell和McNamara却做到了。她们从利马天然的城市海滨悬崖地貌获得了灵感,创造出了与之相呼应的十层垂直布局楼梯状退台式建筑,犹如一座拔地而起的“人造悬崖”。建筑师在这个梯形教学楼的低层安排了需要较大空间的实验室、餐厅等功能区,而在顶部则放置空间需求较小的教室、办公室和阅览室,以达成合理的空间编排效果。整个建筑采取露天结构,并拥有数量可观的露台,朝阳方向层层退台,创造了错落有致的公用绿化空间的同时引入清爽的海风,为建筑内部缓解利马当地温热潮湿的气候。再加上消减楼板、营造围合的小中庭,并配上直达楼梯,整栋建筑营造出多重转折但边界通透开放、连绵不断的公共空间,成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多功能建筑范例。这个设计项目最终取得了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在2016年首度创立的RIBA国际奖,并获得人造“马丘比丘”的美誉。

如何使建筑物更好地适应当地气候、地形与周围环境,是贯穿Farrell和 McNamara所有设计的思考,这种周到缜密的构思在他们早期的设计中已可见一斑。他们设计的北国王街公寓外部装潢克制朴素,是为了顺应周边仓库库房的平实风格。而2008年为意大利米兰博科尼大学校园作设计时,建筑师在一楼创建了一层公共空间,让在较低的楼层的人可以从走廊上欣赏到整个建筑的内部景观。2019年,他们为创立于1229年的法国图卢兹社会科学第一大学打造经济学院,在建筑选材上精心挑选了在城中采购的混凝土和石材,外观设计上重现了拱梁、坡道和庭院等反映校园中世纪悠久历史背景的特征,让整个校园的建筑无论建造时间的先后,风格上都达成了和谐与一致。

挑战“男人的职业”

自1979年首届普利兹克奖颁布以来,尽管获奖者众,但直到2004年,才出现了第一位单独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女性Zaha Hadid。后来,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与西班牙建筑师卡莫·皮格姆分别作为共同获奖者于2010年和2017年获得荣誉。普利兹克奖中长期出现的“重男轻女”现象,常常为人们所诟病。

八年前,当王澍作为第一位华裔设计师获奖时,他曾对洛杉矶时报表示,他认为自己同是著名建筑师的妻子陆文宇应该共同分得这一荣誉。无独有偶,次年,一份请愿书要求追认美国建筑师Denise Scott Brown为1991年奖项的共同获奖者,该奖项当年仅授予了她同为建筑合作创意伙伴的丈夫Robert Venturi。Scott Brown接受CNN采访时表示,该奖项的评奖依据有谬误,只认为伟大的建筑是“男性天才的个人创作”,而非男女搭配的合作成果。

而到了今年,评审团在评奖词中表示,两位女性获奖者成为了“过去一直是并且仍将是男性为主导的职业领域中的先驱者”。这次的获奖名单的公布,对于推动建筑师这个男女严重失衡的职业发展而言,无异是向前跨了一大步。Farrell和 McNamara凭借出众的才智、想象力和责任感,不仅为建筑界开拓了职业典范的道路,同时也为未来千千万万的女性建筑师开辟了一片拥有无限可能的天空。

(编辑:董明洁)

梁信

生活家记者

关注全球艺术、时尚、奢侈品品牌、拍卖市场等领域动态。欢迎交流,工作邮箱:liangxin@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