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军械库艺博会:疫情之外,多元艺术之光

梁信2020-03-21 07:00

去年因展览所在的92号哈德逊码头建筑结构出现问题,军械库艺博会被迫在开幕前紧急转移场地。然而所幸处理得妥善而快捷,小小的风波几乎无碍艺博会照常举行。今年开春,心绪未平的军械库艺博会又始料不及地遭遇新冠疫情,延期和取消的传闻不绝于耳。最终,2020年3月4日至8日,第26届纽约军械库艺博会在90号和94号哈德逊码头如期举行,现场悉心布置了手部消毒液、入口处张贴卫生告示、来宾都自觉地用“肘击”来代替握手问候。尽管疫情造成的忧虑情绪早已令金融市场陷入困境,但本届军械库艺博会却收获了不少令人满意的交易,逆市上扬的表现给被疫情阴影笼罩的艺术市场带来一抹亮色。

艺术家Tezi Gabunia的视频装置作品“突发新闻:水淹卢浮宫”。资料图

一个字:稳

在本届来自32个国家和地区的约180家参展商中,除了位于亚洲的两家画廊Pearl Lam和ShanghART缺席参与展销之外,现场热闹的交易氛围似乎是大家未曾预料的。一些经销商表示,尽管相比以前,此次亲临现场的来自欧洲的VIP贵宾数量有所减少,但他们大多会通过中介或者邮件的方式与他们保持联系。

“我原以为现场会比现在清静多了。”洛杉矶画廊Anat Ebgi的总监Stefano Di Paola对The Art Newspaper表示,他们画廊代理的荷兰艺术家Amie Dicke和加拿大艺术家Janet Werner的作品,售价均在3500美元到2万美元之间,其中大部分在艺博会开幕后几小时均已售完。来自瑞士的经销商Stefan von Bartha也同样表示,与去年军械库艺博会相比,今年来参加艺博会的收藏家购买势头似乎更为强劲,VIP预览日几乎忙得停不下来。当天,他卖出了德国极简混合画艺术家Imi Knoebel的四小联幅丙烯作品“Anima Mundi 8-4(2019)”和两幅其他作品,三幅作品总成交价超18万美元。而总部位于迈阿密的David Castillo画廊亦将三幅近期的艺界新星Vaughn Spann的新作分别以每件8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来自纽约、芝加哥和佛罗里达的私人收藏家。来自伦敦的Jack Bell画廊则以8万美元的价格将Lavar Munroe的混合媒体作品“17/18‘WWJD’(2020)”出售给一家美国私人博物馆。

从一系列销售数据可见,军械库艺博会作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美国当地博览会,即便处于全球性的突发公共卫生危情,但仍在较大程度上“免疫”了其负面影响。尽管没有佩斯画廊或者卓纳画廊那样的国际级艺廊坐镇,但凭借拥有强劲购买力和广泛兴趣的美国本土买家,再加上美国主要艺博场馆为应对蔓延迅速的疫情限制员工出国出差,让买手、藏家和藏馆的眼光都不约而同地聚焦到这一本土国际级艺博会身上。因此,即使在疫情阴云下,军械库艺博会的销售情况依然十分乐观和强劲。

相比于疫情的影响,军械库艺博会所面临的长期竞争局面可能更耗脑筋——前有二月举行的“小鲜肉”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崭露头角,后有五月份的劲敌TEFAF纽约春季博览会,更别提还有“元祖级”纽约历史最悠久的艺博会——美国艺术经销商协会(ADAA)的年度艺博会常常在军械库艺博周前后举办。然而面对多重夹击,军械库艺博会依然凭借自己推广艺廊的品牌硬实力,圈住了一批忠实粉丝的心。纽约本地画廊 Denny Dimin的画廊主Robert Dimin表示:“我认为它仍然是纽约最重要的艺博会,人们都非常关注这个活动。”他代理的艺术家Amir H. Fallah的作品在开幕当天下午已经售出了大半,价格从1.4万到2.8万美元不等。“无论如何你都应该来参加一次,它就是人生愿望清单里的一个选项。”

多元艺术之旅

不难发现,此前在艺术市场走俏的非洲元素艺术品在本届军械库艺博会中依旧延续了亮眼的表现。来自巴黎的画廊Magnin-A带来了出生于非洲贝宁共和国的马来艺术家用塑料壶和动物羽毛重新塑形制作的非洲部落面具雕塑。塞内加尔艺术家Omar Ba在Templon画廊展位呈现了一幅色彩斑斓又融合自然和城市素材的拼贴画,反映了非洲人们在面对原始环境与现代工业化城市选择时面对的错综复杂的困境。而Tafeta画廊代理的英裔尼日利亚艺术家Niyi Olagunju的作品态度更为强硬直接,他们为一个从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得到的传统雕塑进行了部分的镀金重制,以此讽喻在非洲具有神圣宗教意义的仪式器具最终却沦为全球化贸易商品的悲剧。

除此之外,相比静止的绘画,更为立体、动态且直观的艺术形式也正逐渐丰富艺术品市场的新常态,数量可观的多媒体、装置以及行为艺术类作品在本届艺博会上纷纷肩负起反映社会和历史问题的责任。位于“聚焦”单元的Galerie Korneld画廊展出了艺术家Tezi Gabunia的视频装置作品“突发新闻:水淹卢浮宫”。他借助实体卢浮宫模型和视频投影的共同模拟,让观众在多重媒体效果中“亲眼目睹”洪水把卢浮宫逐渐淹没,价值不菲的名作随波漂游的情景。尽管实际上并没有发生,但真实的视听效果足以让人深思“所见的事实”与“真正的现实”是否一致的问题。而在“平台”单元,Edward和Nancy Kienholz创作于1986至1987年的作品“The Caddy Court(凯迪拉克法院)”也十分令人注目。一辆1978年的凯迪拉克绑在另一辆1966年的道奇面包车上,凯迪拉克车内陈列着满满的动物头骨、鹿角和古玩等,艺术家以此巧妙地谴责黑暗暴力的殖民主义历史。

随着本届军械库艺博会落下帷幕,该艺博会也迎来了与哈德逊码头的最后告别时刻。日前,官方宣布从2021年开始,军械库艺博会将移师纽约贾维茨会展中心与观众们见面,时间也将改至9月9日至12日的秋天期间举行。总监Nicole Berry对Artnet表示,以往哈德逊的几个码头之间互不相邻,给工作带来了较大的挑战。她希望秋季举办的活动能吸引更多外地的游客前来参与,同时由于新的艺博会选址靠近切尔西艺术画廊聚集区,她也希望可以为对艺术感兴趣的观众带来更多交通上的便利。

(编辑:董明洁)

梁信

生活家记者

关注全球艺术、时尚、奢侈品品牌、拍卖市场等领域动态。欢迎交流,工作邮箱:liangxin@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