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丨全球经济将开启“去美元化”进程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3-24 07:00

美联储已经脱轨,美国的信用已经消耗过度,其金融泡沫化对全球经济的危害越来越大。

根据美国媒体对34位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美国经济衰退将是大概率事件。这项调查预测,衰退至少会持续几个月,美国今年的就业岗位损失将多达500万个,经济产出下降程度将多达1.5万亿美元。

所有机构都表达了悲观的预期。德意志银行认为,因疫情爆发对美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可能有1500万美国人要面临失业,占到美国劳动力的10%左右。美林预计,全年经济可能负增长0.8%,失业人数可能达到350万。高盛表示,第二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年率萎缩幅度将达到24%。摩根大通认为,二季度可能萎缩14%。摩根士丹利认为,第二季度GDP将创纪录地萎缩30.1%。

调查显示,美国12个月后出现衰退的可能性从两周前调查的30%飙升至80%。之前的这一概率的最高水平是2008年的60%,那是在雷曼兄弟倒闭前几个月所做的调查。

不同机构对于美国经济衰退程度的分歧,主要源于两点不确定性。一是美国疫情持续时间难以估计。目前美国已有8个州宣布“居家隔离令”,覆盖美国上亿人,即美国人口的近三分之一。但美国联邦政府至今没有拿出一个全面解决问题的方案。疫情拖得时间越久,损失就会更大。二是美国金融市场受损程度很难预测,虽然在过去一个多月美国金融市场发生动荡,但无法保证未来不会继续恶化。

美国经济结构放大了疫情带来的冲击。美国经济以消费为主要动力,当疫情导致城市封锁与居家隔离后,服务业企业将会大面积被动关闭,从业人员将失去收入来源,被迫降低消费。如果拖延的时间够长,很多家庭在失去收入后可能出现财务困境,甚至破产,因为绝大部分美国人依靠信用消费,没有储蓄。作为全球最大消费国之一,美国需求减少会通过贸易降低其他国家的收入,而其他国家收入减少后也会减少消费,包括对美国商品的需求,从而陷入全球性的需求大衰退。

美联储激进的货币政策只能作用于金融市场的稳定。即使美国政府推出扩张性财政政策,但供给侧因为供应链遭受破坏、生产受到影响以及贸易出现停顿等原因,丧失了弹性,增加总需求只会抬高通胀的可能性。因此,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在疫情期间都无法有效发挥作用。

此次疫情爆发时,美国正处于一个敏感的背景之中。

首先,美国长达十年的宽松货币政策导致金融市场异常繁荣,但这种繁荣缺乏真实的基础,也就是说,股市泡沫严重。而股市泡沫又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上市公司发债回购造成的,债市的泡沫比股市还大。据悉,正在受到油价下跌冲击的油气垃圾债占全美垃圾债的14.4%,遭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消费行业垃圾债占比达16%。这意味着美国债市随时可能发生危机,而这种可能性又会导致整个市场信用风险急剧增加,从而发生市场挤兑。其次,高举美国优先大旗的美国正处于去全球化阶段,尤其是在经济上与中国对立,并试图将美国疫情恶化的责任推卸给中国。美国政府在全球防疫的过程中不仅没有起到领导和团结的作用,还为本国利益而损害他国。美国的表现可能导致在防止全球经济衰退方面,国际社会无法达成共识与合作,这与2008年截然不同。这使得全球经济衰退可能会长期化。

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导致美国经济处于全球经济体系的中心,美国经济一旦衰退,其他国家都难以独善其身。在过去的十多年里,美联储货币宽松就会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过热,而货币收紧又会冲击相关国家的货币和流动性。也就是说,泡沫化的美国经济拉动世界增长的作用越来越小,但其金融泡沫化对全球经济的危害越来越大。

世界正在注视着美国在迎战疫情中的糟糕表现,也对美国提供全球公共品丧失信心。此次疫情引爆了美国经济泡沫,也将是全球经济“去美元化”的开始,因为人们看到,美联储已经脱轨,美国的信用已经消耗过度。

(编辑:欧阳觅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