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四大直辖市人口竞争力比较:重庆常住人口增加22万,北京科教人才优势突出

陈洁2020-03-24 07:00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 陈洁

3月19日,重庆统计局发布《2019年重庆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至此,我国四大直辖市2019年的统计公报全部出炉。

2019年,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四大直辖市,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人口增长态势。北京连续三年常住人口减少,上海、天津常住人口小幅增长,重庆则连续多年保持常住人口年均20万以上的增长速度。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不同的产业发展阶段,不同的人口政策,导致了四大直辖市的常住人口增量不同。与此同时,北京、上海、天津已经进入更注重人口质量的发展阶段。

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这四个城市的人口竞争力如何,各自的优势是什么?

重庆常住人口增量最高

2019年,北京已经出现连续三年常住人口减少。当年,北京常住人口为2153.6万人,比上年末减少0.6万人。2018年,这一数据为2154.2万人,比上年末下降0.8%。

天津则连续两年保持常住人口新增长态势。截至2019年末,天津全市常住人口1561.83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23万人。

上海出现了常住人口较为明显的增长。2019年,上海全市常住人口总数为2428.14万人。在2017年出现常住人口减少之后,2018、2019年上海均出现了常住人口4万-6万的增长。

重庆的表现最为突出,2019年末全市常住人口3124.32万人,比上年增加22.53万人。这已经是重庆连续多年保持常住人口20万以上的增长。而且重庆的常住人口增量在四大直辖市中是最多的,比天津、上海增量之和还高出3倍。

为何四大直辖市会出现常住人口增长不一的态势?重庆为何人口增量远超其他城市?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这和北京、上海控制人口政策,以及重庆外出人口持续回流有关。

北京此前提出,到2020年将人口控制在2300万,2020年以后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上海提出,到203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左右。这意味着北京和上海的常住人口增长空间非常有限,两地还出台了一系列疏解人口和产业的措施。

重庆是一个长期人口流出的城市,根据统计公报,重庆2019年全年外出市外人口474.02万人,市外外来人口182.05万人。但是,随着重庆城市化、工业化的继续推进,将催生更多就业岗位,吸引更多的外出务工人员返回重庆。

数据显示,重庆全市农民工总量758.6万人,比上年下降1.0%。其中,外出农民工541.9万人,下降2.2%;本地农民工216.7万人,增长2.2%。

处于工业转型期的天津,更为注重人才的引进,目前常住人口增长处于平稳期。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天津“海河英才”行动计划累计引进各类人才24.8万人,其中资格型、技能型人才分别为4.8万人和6.4万人。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吸引本地外出人口回流,将成为目前和未来一段时间重庆常住人口增长的重要动力,而这需要重庆提供足够多的就业岗位和可观的收入。

此外,2019年四个城市的自然人口增长率都很低,人口内生增长动力均不足。重庆也是如此,虽然人口自然增长率在四大直辖市中是最高的,但仍需要将吸引人口回流作为人口增长的一个重要动力。

重庆2019年全年人口出生率为10.48‰,人口自然增长率为2.91‰;北京的常住人口出生率8.12‰,自然增长率2.63‰;天津的常住人口出生率6.73‰,自然增长率1.43‰;上海2019年全年常住人口出生率为7.0‰,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5‰。

需要指出的是,在老龄化的压力下,上海人口出生率主要靠外来人口拉动。2019年,上海户籍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2.3‰。

京沪收入极具吸引力

如何吸引更多的人口?

首先,城市经济要保持一定的发展速度。2019年,四个直辖市的经济增速中,天津最低,为4.8%。北京、上海和重庆分别为6.1%、6.0%和6.3%。

不过,吸引人口流入的关键因素,还包括当地的人均GDP和可支配收入是否明显高出其他城市。2019年,四大直辖市中人均GDP最高的为北京,达到16.4万元,其次为上海,15.73万元,天津和重庆排名三、四位,分别为9.03万元和7.58万元。

从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上海排名第一。2019年,北京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7756元,比上年增长8.7%;上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9442元,比上年增长8.2%;天津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404元,同比增长7.3%;重庆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920元,比上年增长9.6%。

为何会出现如此明显的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这与城市的资源聚集水平、工业化阶段、高端服务业发展等均密切相关。

四个城市所处的工业化阶段并不一致。其中,北京、上海和天津2019年的工业增加值增速均不超过4%,已经逐步进入后工业化时期。而重庆的工业增加值增速超过6%,仍然处于工业化较快发展的过程中。

正因为工业化仍然处于较快的发展过程中,重庆具备吸引更多人口回流的条件。从四大直辖市的三大产业比值来看,重庆的第二产业占GDP比也是最高的,达到40.2%。而北京、上海和天津的第三产业占GDP比分别达到了83.5%、72.7%、63.5%。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第三产业稳步发展,将成为北京、上海和天津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重要促进因素。从目前来看,北京、上海在一些高净值的第三产业上优势明显,比如金融业。

以存贷款来看,截至2019年末,天津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31788.78亿元,各项贷款余额36141.27亿元。重庆2019年末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39483.20亿元,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余额37105.02亿元。

这远远不如北京和上海的数据。2019年,北京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171062.3亿元,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余额76875.6亿元。上海中外资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132820.27亿元,贷款余额79843.01亿元。

这也意味着,北京、上海能够提供更多如金融业这样高收入职位,而发达的服务业也吸纳了更多的就业人群。不过,在两地控制人口的情况下,常住人口增长遭遇政策瓶颈,而随着重庆、天津产业的不断发展和转型升级,将进一步强化二者对人口的吸引力。

哪个城市高素质人才多

尽管发展阶段不一,但从未来看,四大城市都在创建科技中心,需要吸引更多高素质人才。

根据统计公报,四个城市公布的涉及科学技术的数据并不一致。其中,重庆和上海公布了全年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北京和天津公布了技术合同成交总额。总体看,北京和上海在科技上的优势非常明显。

从R&D经费来看,上海全年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约1500亿元。重庆的这一数据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约为1.95%,按照重庆2019年GDP计算,约为460亿元。

从技术合同成交总额上看,天津只有不到北京的1/5。2019年,北京全年共签订各类技术合同83171项,技术合同成交总额5695.3亿元;天津全年签订技术合同13977项,合同成交额923亿元。

另一个可以对比的数据是专利数量。从数据来看,北京在专利申请和授权量上均排名四大直辖市首位,上海排名第二,天津、重庆分列三、四位。

天津、重庆还有一个数据可以对比,这就是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和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天津在2019年末共有国家级重点实验室13个,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2个。重庆则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10个;市级及以上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64个,其中国家级中心10个。

从资金、专利量等数据来看,北京明显高出其他三个直辖市一个量级,这意味着北京有能力吸纳更多科技人才,更容易形成“集团优势”。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认为,北京作为全国教育中心的优势突出,从另外一个侧面也助力了科技的发展。

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北京全年研究生教育招生12.4万人,在校研究生36.1万人,毕业生9.2万人。普通高等学校招收本专科学生15.7万人,在校生58.6万人,毕业生14.5万人。这一数据明显高出其他城市。

北京是当之无愧的全国科教中心,是全国资金、技术最为集中的地方,也吸引着全国的高质量人才。其他的直辖市尽管发展也不慢,但是仍在追赶。

(编辑:李博)

陈洁

政经版记者

关注人口、老龄化、交通、环保、心理健康等领域。邮箱: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