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大学|何帆:基本盘推演下的全球疫情之战,“混搭”打法下的中国式创新

21阳光帮扶计划资深研究员汤懿兰,,实习生荆瑞雪2020-03-26 15:45

3月15日,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何帆作客21大学直播间,进行了主题为“战疫2020: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的线上直播演讲,详细解读了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基本盘的认知问题。

从“贫穷动力”到“嗨动力”的演化

每一个经济趋势的背后,隐藏着一种演化打法。

演化算法是跳脱于经济学圈的生物学语言,主要考察经济中出现的基因突变,继而在环境中发生变异,随即演化。演化算法的核心招式包括:试错、突变、适应、协作和混搭。

针对演化算法中的突变问题,何帆表示,“突变其实是年轻一代与年老一代的区别,60、70、80后是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成长起来的,拥有的是‘贫穷动力’,就是不努力工作就无法挣到钱;而现在的90、00后,生存已经不是迫切的问题,他们所追求的是‘嗨动力’,较其他年龄组比较不好掌握,主要让其自我表达就会很嗨,并且年轻一代的执行力超乎想象。”

“入职即辞职”,95、00后职场新人秒辞现象为何越来越普遍?根据此前领英发布的数据显示,职场人第一份工作的平均在职时间呈现出随代际显著递减的趋势。70后的第一份工作平均超过4年才换,80后则是3年半,而90后骤减到19个月,95后更是仅仅在职7个月就选择了辞职。

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一周工作6天,太累了,干脆最后直接到重症护理室ICU去,这原本只是网民的自我打趣,却已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普遍认知。996、ICU,提起这两个词,外界会对新一代年轻人有何印象?何帆讲道,通常大家会认为这两个词反映了年轻人对长时间加班、科层制、KPI考核制度的厌恶。

然而,在2019年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杨超越的粉丝自发组织了一个编程大赛,参赛人员五花八门,有做区块链的、有做人工智能的,有做大数据的,有做游戏的,最后排名前10的还有一款小学生制作的游戏。这些自主报名参赛的很可能就是那些抱怨996、ICU的码农们,那问题来了,职场领导让他干的事情他不愿意做,杨超越没有让他做,也不会给他发工资,更别提发奖金,杨超越也没有股权激励。为什么他会去做呢?更何况,年轻人讨厌KPI,可在饭圈里有严格的KPI,年轻人讨厌加班,可是在饭圈里他们天天加班,而且都是上的夜班。年轻人讨厌科层制,可是在饭圈里面有严格的科层制。

年轻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截然不同的两面?年轻人为什么难管?他们被这个时代赋予了什么?又给予了这个时代什么?

“关键还是要找到年轻人的‘嗨动力’”,何帆给出了答案。

如何让新一代年轻人嗨起来?何帆给了两个提示:一是能够让他们自我表达;第二,必须让他们行动起来。

在今年新冠疫情中,驰援武汉的队伍里有很多饭圈的女孩,大多数是年龄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为什么她们会有这么强大的执行力?很简单,因为她们一向如此。她们平常早已训练有素,所以年轻一代的执行力超越我们想象。何帆强调“有些事情在这个时代需要年轻人去做,需要新生代更多表达意见,需要他们去做自己行动起来的事情。如果非要让这些年轻人按照既定程序一步步去做,对不起,他们会做得非常糟糕。针对这个问题,一个好的领导应该知道将合适的人才放在合适的位置,物尽其用,人尽其职。”

没有了人口红利和全球化红利,中国还有什么?“苟且红利”

 “中国过去有很多红利,比如人口红利,但是进入老龄化时代后,人口红利没有了;中国过去有全球化红利,但是现在各个国家都进入贸易保护主义时代,全球化红利也没有了;过去中国有后发优势,我们可以模仿别人,但是现在到了技术前沿,也没有办法模仿别人。如果过去熟悉的东西都没有了,是不是就完蛋了?”

我们还有“苟且红利”,何帆在演化算法模式中提出了这个概念。

苟且的反义词,是有信仰的认真。你如果比别人更认真,你就能比别人获得更多的红利。

比如,国货时代的到来,这就是苟且红利的体现。

最早的时候中国消费者热衷于买国外手机,用国外的手机显得更时髦。现在最时髦的反而是国产手机,是华为的折叠屏。越来越多的国货潮品开始出现,小米的产品现在变得越来越时髦,故宫这样一个非常古老的IP,现在成了网红。很多古装开始流行,所有这些市场上发生的变化都在暗示:国货的时代很快就要到来了!

如何抓住红利?何帆提供了三个灵魂拷问。首先,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你的消费者?把消费者当成流量?当成韭菜?还是真的去理解他,去洞察他的需求。其次,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你自己?你是在模仿别人抄袭别人?还是觉得你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比别人的更好更酷。最后,你是不是真的相信这个时代?你是不是真的相信未来最大的商机是在中国这个市场上?你敢不敢把你一生的心血全部投入进来?

在当下阶段,我们确实应该思考中国经济的基本盘问题。年轻人终会成长起来,中国的新一代真正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有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势头,我们拥有庞大的生产能力和消费能力,这很可能会产生一场奇妙的化学反应,最后形成一场商业上的革命。

考验中国经济基本盘的时候到了,“混搭”打法下的本土时代、宅家生活、和社区重建

“混搭”是演化算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说到混搭,何帆引用了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的一段话:每一个阶段,中国都要面对别的人群及其缔造的文化,经过不断接触与交换,或迎或拒,终于改变了自己 ,也改变了那些邻居族群的文化,甚至“自己”和 “别人”融合为一个新的“自己”。

 “中国的企业和国外的企业,在全球供应链的网络里面,协作的程度会越来越高,我们也会看到,中国的技术创新来自东南西北资格方面,会越来越混搭,发展的会越来越快。2020年看中国的基本盘会非常重要,因为经历了一场非常大的冲击,就是考验中国基本盘的时候。”

疫情发展的初期,各国拼的都是基本盘实力,每个国家防范疫情的方法非常不一样:

大国拼的是忍耐力,小国寄希望于精准,大国拼的是广阔腹地,小国寄希望于居民理性。到最后,当整个疫情蔓延到全球范围,我们很可能看到的状况是,各国防范疫情的做法会变得越来越趋同。

“针对新冠病毒,我们了解的其实还不算全面,相比于SARS,它的传染手段更狡猾,致死率却没有那么高,但重病率很高。整体来看,它还是是流感病毒,其实人类历史上也遇到过1918年的大流感,1957年的流感,1968年的流感,2003年的SARS病毒,人类是有经验的。在中国国内的情况一开始较混乱,现在基本有把握的讲,第一波已经过去,却开始了境外的第二波疫情,会逐渐变成全球范围的疫情。”

长期来看,疫情本身对于我们的生产生活不会带来太大影响,但是疫情一定会带来变化,疫情既是海浪也是试金石。疫情如海浪会把一些已经存在的趋势推高到一个新的高度,然后发现退不下来。但疫情同时也是投向2020变量池的一个石子,将引发中国乃至全球经济生态系统的冲击和波澜。2020中国的基本盘和在全球经济的发展过程中会发生哪些调整和变化,有哪些又是不变的,这变与不变激荡着我们的思考。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仍旧生活在一个拥有众多小镇还处在一镇一品、一村一品状态的时代。为什么在中国巨大的生产能力和巨大的消费能力之间存在着如此一种断裂问题?问题既不是在生产端,也不在消费端,而是处在中间的流通环节。中国的企业刚刚进入全球化时代,早年间像沃尔玛模式,只在中国生产,但中国企业却不知道消费渠道,所以只能说是中国加工而非中国制造,因为流通环节未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后续的家乐福模式,收取通道费和保底费,却将生产商和消费者对接起来,未垄断流通渠道。

何帆预测接下来中国经济将会经历三个新的阶段,即本土时代、宅家生活、和社区重建。

本土时代到来。全球化将逐渐出现退潮,进口替代的空间越来越大,渐渐步入去IOE,核心国产替代进口,转变为中国市场中国生产的阶段。

宅家生活开始流行。对于家的理解经过此次疫情开始逐渐变化,大众意识到在家上课接受教育其实也是很好的选择,中小学教育的未来将岌岌可危,共享员工、零工经济、养老保险、带薪休假等现象和问题,也会带来新的变化和思考。

社区文化获新生。当疫情真正到来,小区网络化的管理无法做到全面和细致,小区的正常维护和保障还是需要本职传统的工作人员,社区非常重要,因为并不是你一个人健康就能够抵御疫情,必须社区里每个人都健康,我们才能够健康。之前虽然已涌现很多智慧社区的概念,当疫情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你进出小区还是要靠门卫和保安来查你。

新冠病毒并不在意人类社会所看重的文化差异,意识形态,习惯和制度,命令和服从,财富与贫困,但它本身可作为试金石,是可检验真和假的试金石。在分享的最后,何帆说道,“我们必须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花园,才能在遇到更多的风险时,更好的度过和成长。”

21大学是《21世纪经济报道》发起的读者线上交流平台,以视频、音频同步直播的形式为读者们深度解读最新热点、提供最丰富的资讯,充分发挥《21世纪经济报道》作为现代文化产业新引擎的作用,创造更高的商业文明价值。

下期预告:

 

                                                                                                                                                                           

(编辑:周鹏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