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卖货,万事皆直播的2020

苏宁金融研究院2020-03-26 10:02


罗永浩真的要开始电商直播之路了。


根据36氪消息,罗永浩与抖音正式签约,虽然双方尚未回复确认,但罗老师的带货之旅应该已经指日可待了。


从来都是说服别人的罗老师,居然被一份券商研报说服了(也许这只是个噱头),不得不说是一件足够神奇的事情。


不过相比上次推广“人造抗菌鲨鱼皮肤”,直播带货无论如何都看起来更加靠谱一些,毕竟罗老师就是从“网红模式”起家,如今回归电商直播,更像是回归老本行,转了一圈回到初始地,践行着他那句“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不过,就如今来看,直播真的火了,而且“火大发”了。


始于游戏,火于电商


认真说来,直播带货的模式并不新鲜。早在2010年,就有Dota1的著名选手开创了“退役选手——游戏解说——淘宝店主”这样一种视频录制的变现模式。而后又逐渐增加了游戏直播——广告带货的模式,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一种“粉丝经济”,买卖双方都局限在一个特定的圈子内,消费行为也并非是直播时的消费,更多是一种视频/直播完成之后的转化,所以这种带货很难“出圈”,与目前的直播带货也具有极大的不同。


目前的这种直播电商是随着直播的兴起而诞生的,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直播电商则是主打“女性服装”的蘑菇街,看到这种商业模式的其他直播平台也纷纷效仿,尝试通过“直播+内容+电商”的模式,走出一条不一样的电商路。但是,随着资本热情的退却,直播的风口很快散去,直播电商模式也同样陷入了低潮。


虽然行业风口不再,但直播电商的产业链条却开始进一步完善,产业分工细化,诞生了各种角色、各种方向的主播,如MCN机构(培养主播的机构)、聚焦货物的供应链,甚至直播间的调光师等机构和功能岗位。


直到2018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直播平台的崛起又重新带火了直播电商。淘宝直播更是在当年登上手机淘宝第一屏(打开后的首个界面),DAU迅速突破千万,直播带货规模突破了千亿级。


而这种模式在2019年的双11则是得到了彻底的爆发。双十一当天,淘宝直播“一姐”薇娅viya在线观看人数最高超过4000万,而其他如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同样在直播方面收获了亮眼成绩,例如苏宁在2020年的“315珠宝直播日”中,吸引了几百万人次围观,销售额则同比提升了近三倍。


这种基于个人主播形象化综合展示产品的带货模式,彻底开辟了一条新的电商销售之路,甚至是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


疫情之下,直播“跨界”


如果没什么变化,直播电商的这种模式或许会逐渐蔓延或应用于其他行业。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一切,被“圈在家”的全国人民线上需求前所未有的提升。


最典型的莫过于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央视频对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建造过程进行了慢直播,超9000万网友化身“云监工”,共同见证“中国速度”。而即便是在凌晨三点,其在线直播人数仍然超过3000万。


而除此之外,其他各行业、各领域也都全面开启了直播时代。


同为卖货,早就在直播领域有所布局的百货、商场率先开启直播模式。柳州万象城与新浪微博官方直播平台合作,通过当地的网红直播,实时进行线下“探店”,带动销售业绩的提升。南京、深圳、成都等各地的商场也开展了不同的直播模式,让隔离在家的消费者实现“云逛街”。


同样的,无法现场看车、试车和买车,彻底冻结的车市在直播卖车方面一键加速,车企、经销商、4S店纷纷开始“云卖车”。本来只是网红带货,瞬间转变为“全民直播卖车”,上到车企高管、下到经销商业务员,暂且不说效果如何,起码声势不输其他产品的直播带货。


车房不分家,房企同样开启VR看房、直播卖房模式,既然售楼处关闭,那就转战线上“自救”。员工、业主、合作伙伴纷纷上场,化身成为对着手机镜头做直播讲解房子户型的主播,沙盘、样板间展示变为VR影像、3D效果图。而且直播卖房还借助职场热剧《安家》,以爆款剧集IP+直播的方式,解锁了地产行业的全新玩法。虽然尚且不能以线上直播完全替代线下,但毫无疑问,以“直播推广+获客+线下到访+成交”模式的销售链条,成为线下销售模式的重要补充。


在疫情的影响下,直播活动疯狂井喷,仅仅用了不足两个月的时间,就从“电商带货”扩展到了全行业、全场景。实体书店直播卖书求生;博物馆直播“云展览”兼售卖文创产品,一举两得;银行理财也创新服务,通过线上直播、线上风险测评帮助用户进行线上理财;甚至还有直播KTV、直播云蹦迪;每一个行业都在力争通过线上直播的模式消弭线下的影响。


而与直播相关的职位招聘也显示了行业的火爆。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2月份直播相关招聘职位数同比上涨83.95%,兼职岗位的数量同比增长166.09%,招聘人数增幅更是高达132.55%。


直播行业突然间就变成了“风口上那只被吹起来的猪”。


形势火爆,未来可期


毫无疑问,疫情是直播行业的催化剂,将本来主要是“直播+电商带货”的模式,迅速传导至其他各行各业。但就如硬币从来都是两面,急速爆发的直播行业也有一些疑难待解决。


在2019年的双十一后,就有消费者反映在直播中购买的物品存在质量或售后问题,更有网红主播在直播过程中的“翻车事件”:明明是不粘锅,鸡蛋却在锅中处处粘锅;明明是“阳澄状元蟹”,却在直播间变成了“阳澄湖大闸蟹”……


商务部也在新闻发布会中回应了直播带货问题:“网络直播作为一种新兴的电子商务营销模式,可以提升消费体验、促进销售,但也同样必须保障好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而通过直播进行跨界的各行业中,如何简化转化路径,将线上直播与线下商品、场景融合,仍是行业亟待解决的难点。


比如,在直播卖车卖房等大宗商品时,消费者决策时间极长,并非一场直播就能够促成;在金融产品直播中,如何满足不同金融消费者差异性的需求;教育直播中,如何保证网络的顺畅、满足教学需求、达到教学效果……


而这些问题和难点也将是罗老师新的直播带货之路上的“拦路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探索更合适的直播转化模式,不仅是“罗永浩们”面临的难题,也是全行业更进一步要跨越的门槛。


从抗击疫情“黑天鹅”的无奈之举,到全行业、全场景的风靡,直播看起来已经是2020年最大的风口和机会,并且正在重塑教育、医疗、文娱、零售等各种商业价值。


而在5G的加持下,直播行业的产业链也在迭代,向着产业更深处延伸。


或许,疫情下的直播生态,只是个开始。


本文由“苏宁财富资讯”原创,作者为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