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抗击新冠疫情,这些CEO放弃高额年薪

快公司FastCompany快公司2020-04-01 15:11

[插画来源:FC]

为了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美国各地实施了全市范围的封锁和集体社交隔离。无数商家被迫停业,数百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这是一次健康危机,也是一次经济危机。在企业努力寻找出路之际,CEO们主动削减了自己的工资,保护企业免于裁员或倒闭。

从航空业到酒店再到健身房,各行各业的CEO们纷纷宣布将部分或全部减薪。达美航空CEO艾德·巴斯滕(Ed Bastain)向全公司上下群发了一份备忘录,表示他将削减“自己未来六个月的全部薪水”,公司董事会成员也已经决定放弃这段时间的薪酬。航空业的其它公司也发布了类似的声明,包括阿拉斯加航空、美联航和忠实航空(Allegiant)。

万豪集团CEO阿恩·索伦森(Arne Sorenson)在发给员工的邮件中表示,他将放弃今年剩余月份的工资,并将高级管理层的薪酬削减一半;

同样遭受收入损失的另一家酒店集团凯悦宣布其CEO马克·霍普拉马希安(Mark Hoplamazian)和董事会主席汤姆·普里茨克(Tom Pritzker)将放弃现在起到5月份的工资;

Lyft联合创始人约翰•齐默(John Zimmer)和洛根•格林(Logan Green)表示,他们将把自己的工资捐给公司,帮助司机们度过这场危机;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CEO将从4月份开始临时减薪50%,为期三个月,董事长和其他董事也将放弃今年剩余时间薪酬;

迪士尼执行董事、前CEO鲍勃·艾格(Bob Iger)将放弃今年薪水,而新任CEO鲍勃·查佩克(Bob Chapek)将减薪50%;该公司还决定,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均将降薪20%,高级副总裁的工资将减少25%,执行副总裁及以上级别的高管将减少30%;

而在北美开设了152家健身俱乐部的Life Time CEO巴赫拉姆•阿卡拉迪(Bahram Akradi)和公司的领导团队选择无限期冻结工资......

“我们立即冻结了我自己和高管们的薪资。在得知健身房要停业的那一刻,我们就停发了自己的工资,备好弹药粮草,尽可能坚持更长的时间,照顾好我们的员工。”阿卡拉迪说,“我的目标是带领团队成员渡过难关。”

阿卡拉迪没有具体透露他和领导团队即将放弃的薪资总额,但他表示:“在危机结束之前,我们不拿工资,不接受任何报酬。”该公司承诺向3.8万名员工支付全额工资,一直到三月底。阿卡拉迪说,他推迟了其它商业决策,以观察政府是否会尽快落实保护企业和美国工人的计划,以及具体会有些什么措施。

但是,先别急着感动。

CEO们削减的只是基本工资,不是整体的薪酬。比如,据《亚特兰大商业纪事报》(Atlanta Business Chronicle)报道,巴斯滕2018年的基本年薪约为90万美元,而他从股票奖励和期权中获得的总薪酬将近1,500万美元。美联航CEO奥斯卡·穆尼奥斯(Oscar Munoz)及总裁斯科特·科维(Scott Kirvy)将放弃至少到2020年6月的基本工资;据《克瑞恩芝加哥商业周刊》(Crain’s Chicago Business)称,2018年,穆尼奥斯担任CEO期间获得了125万美元的收入,外加380万美元的现金分红。

其他CEO只愿意放弃一部分薪水,比如西南航空CEO加里·凯利(Gary Kelly),他宣布降薪10%。据《达拉斯商业期刊》(Dallas Business Journal)报道,凯利2018年的工资为75万美元,总薪酬为770万美元。

阿塔•塔奇(Atta Tarki)、保罗•列维(Paul Levy)和杰夫•韦斯(Jeff Weiss)在《哈佛商业评论》上撰文指出,敦促商界领袖们在因新冠病毒危机而采取裁员行动之前,要评估好所有的选择,此外,如果通过削减开支减少亏损,他们也要“以身作则,削减自己的开支,让自己的日常生活也受到影响。”

“如果不这么做,你的员工可能会感觉自己像个傻子,白白做出牺牲,而高管层却不受影响。”他们写道,“让高层领导承诺减薪。作为CEO,你应该承担最大幅度的减薪。”阿卡拉迪对此表示赞同,并表示,在最近一次与其他CEO和首席财务官的电话交谈中,“几乎所有人”都做出了同样的举动。“我认为,但凡优秀领导者都应该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牺牲自己,成全群众。”他说,“任何领导大型团队的人都应该具备这样的品质。”

翻译:李美玉

(编辑:区嘉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