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去约会了?几大约会软件的负责人表示,现在或许是开发长期关系的最好契机

快公司FastCompany快公司2020-05-07 10:16

[图片来源:FC图片库]

在疫情爆发之前,烛光晚餐、看电影、读书交流、听音乐会听起来都是约会之夜的常见活动。如今,这些活动因社交疏远、戴口罩和居家隔离而变得不可行。

但恋爱前的小火花仍然在——电脑屏幕前——一闪一闪。

随着逐步适应隔离生活,许多人急速调整自己的日常,开始进行适合当下环境的活动。约会,本质上似乎不该是其中之一。但面对当下孤独的新常态,视频约会几乎成了单身人士唯一的选择。越来越多的人对视频约会感兴趣,许多知名社交软件都对地理位置的匹配功能进行了优化调整,并在首页推广。此外,一些流行的约会软件还新增了视频通话功能,为用户提供模拟幸福时刻、约会专家指导热线,以及与全球各地的人约会的方法。

尽管这颠覆了几千年来的传统约会方式,但一些专家认为这些新功能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首先,虽然在功能使用上会遇到一些障碍,但这有助于促进更有意义的社交;而且,视频化也会对重塑未来的约会方式产生深远影响。可以想象一下,随着5G的逐步成熟,视频相亲、视频约会都将成为必然趋势。

[图片来源:Hinge软件截图]

|  罗曼蒂克的视频化演变

自欧美疫情大规模爆发以来,主流社交软件的信息量出现了激增,比如Match集团旗下的Tinder、OkCupid和Match。Tinder的用户对话量增长了20%;自3月11日欧美民众开始居家隔离以来,OkCupid全球用户信息量增长了30%。不过,仅限于文字聊天很快会令人乏味。这些社交软件为了确保用户遵守社交距离准则,而不会偷溜出去进行秘密约会,他们必须捣鼓出创新的应对策略,尽早推出全新的模拟约会功能。

Match集团最早的一款社交软件Match开通了约会专家热线,在隔离期间用户能够向专家咨询恋爱问题,答案会整合发布在网站上。此外,Match还推出了模拟幸福时刻的功能,可由一位主持人发起视频通话,20至30位相同年龄段的同城用户加入群聊。

经过4周的开发,该软件在4月15日上线了最重要的新功能——应用内视频通话。Match集团首席执行官赫萨姆•侯赛尼(Hessam Hosseini)告诉《快公司》,他们已对地理位置的匹配功能进行了优化调整。在疫情之前,仅有6%的用户对视频通话功能感兴趣,因此该功能本不会被优先开发。但如今,由于缺乏其他约会选择,感兴趣的用户比例飙升至69%。

威斯康星大学交际心理学副教授卡特琳娜•托马(Catalina Toma)的重点研究方向是远程约会。她说,“除了视频约会还有其他的选择吗?答案是不约会。”视频技术在涉及到建立情感关系时经常会遭到非议,它们与面对面交流是不同的,但是我们如今处于社交匮乏的时刻,所以不得不使用视频的方式。”

[图片来源:Hinge软件截图]

Match集团旗下的另一款软件Hinge的信息量大约增长了30%。它也将目光转向了视频通话,新增了“Date from Home(在家约会)”的功能。

Hinge首席执行官贾斯汀•麦克劳德(Justin McLeod)告诉《快公司》,“我们只是在鼓励和规范化视频约会,告诉大家视频约会也是可以的。”人们对远程约会总是心存疑虑。在镜头前很难留下好的第一印象,也会受到灯光等因素的影响。但是,麦克劳德表示,与其将视频通话看作是一场约会,不如将其视作“心动感应”,看看对面的这个人是否值得在未来进行线下约会。(Match的应用内视频通话功能官方名为Vibe Check(心动感应)。)Hinge的视频通话不是应用内置功能。该功能允许双方发出愿意视频通话的信号,来消除当面询问的尴尬。当对方同意后,他们可以转到Zoom或FaceTime开始视频。这恰好完美契合了Hinge“为卸载而设计”的品牌理念——鼓励人们通过软件相识后,尽快卸载软件。

[图片来源:Match软件截图]

其他软件则倾向于全程视频约会。OkCupid是一款非常好玩的软件,它通过向用户大胆提问来优化匹配算法。在疫情之前,它会向用户问一些很私人的问题,比如更喜欢的总统候选人,以及对于气候变化、枪支管控和跨种族婚姻的态度;也会问一些有趣的问题,比如刷牙的次数、是否喜欢淋浴、飞机落地时是否会鼓掌等等。现在,它开始询问用户疫情期间的约会计划和心目中理想的远程约会。

OkCupid首席执行官爱丽儿•沙里坦(Ariel Charytan)通过邮件告诉《快公司》,“与上个月相比,称自己在进行远程约会的用户数量增加了2倍。”

[图片来源:OkCupid]

人们的约会开始变得更有创意。沙里坦表示,通过用户关于新冠问题的100万个回复,OkCupid集合了大家贡献的灵感,发布了一系列远程约会建议。这些“居家远程约会”的灵感包括:一起创建音乐播放列表、玩填字游戏、在YouTube上观看一场经典音乐会、为对方画肖像、一起报税,以及看Tiktok试着了解年轻人。

沙里坦还提到了来自克罗拉多州丹佛市的一对情侣,他们在空闲时间读同一本书,然后通过视频讨论。布鲁克林的一个小伙子通过酒精饮料配送平台DriZly为自己和女友订购饮品,并进行远程品酒约会。威斯康星大学的托马教授表示自己非常喜欢这种约会方式。她补充道,无论是否是远程约会,约会的关键在于有趣。这些有创意的想法有助于排遣压力和烦闷。

这些约会方式对于建立情感联系也很重要。OkCupid最近的一项用户调查发现,在70,000名受访者中,85%都认为在有肢体接触前,需要先建立情感联系。“远程约会给了情感联系发展的空间。”同时,与前一次调查相比,希望寻找长期伴侣的OkCupid用户增加了5%,而想要勾搭约会对象的用户减少了20%。

|  建立深入关系比非正式约会更重要

托马教授表示,人们如今越来越重视寻求情感联系。但社交软件的活跃程度突然增加,这让她担心用户将有更多潜在的聊骚对象,因此更难确定一段关系。她指出,“一旦选择越多,人们对目前的选择就会越不满意,这总是给你一种下一个会更好的错觉。”

不过,许多社交软件都认为这种情况有利于帮助用户找到情感联系,尤其是Match和Hinge等一些提倡发展长期关系的软件。Match首席执行官侯赛尼称,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没有身体亲昵行为,这有助于增进了解。“人们在寻求联系,进一步远离勾搭文化(hookup culture)。”

Hinge首席执行官麦克劳德则认为现今阶段是播种下牢固关系种子的契机,“因为你无法通过身体接触来获得即时满足(instant gratification)。”

Tinder以非正式约会闻名,其用户的年龄集中在18至25岁,他们往往还没到考虑婚姻问题的阶段。该品牌一直以来努力宣传以单身、不结婚为傲的理念。托马教授称,隔离期无法发生一夜情,勾搭约会对象的现象变少了,但电话性爱在一些人中流行起来。OkCupid的调查发现51%的受访者称自己享受电话性爱。

3月29日,Tinder用户的“滑动”次数超过30亿,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对此,托马教授并不感到意外,她说很多单身人士都是独居,会感到孤独、焦虑和无聊,因此他们需要一个发泄口——泡在社交软件里是一个选择,哪怕仅仅是为了交朋友。她表示,“社会联系对于人类而言至关重要,对我们来说,在这样一个社交孤立时期,寻求社会联系很有必要。”

[图片来源:Tinder软件截图]

为此,即便是推崇非正式约会的Tinder也开始倾向于柏拉图式交友。它在疫情期间免费开放了Passport功能,让用户可以“解锁”自己的地理位置,连接世界各地的人。Tinder的首席执行官埃里•桑德曼(Elie Seidman)在网上发布信息称,新冠危机孤立了整个世界,但Passport连接了纽约、首尔和罗马的人们,旨在“让全社会团结起来”。

Tinder的发言人告诉《快公司》,“在这个阶段,我可以与隔着五个街区的人联系,也可以和5,000英里之外的人交流,这都没有关系,我只是想找个人聊聊。”

不过,托马教授认为,并非所有远程约会的动机都和想找伴侣或交朋友一样直接和积极。她过往的研究显示,出于其他原因的动机也会在疫情期间有所增加。比如,在疫情期间,处于恋爱状态的人无法与另一半见面,可能也会通过社交软件来安慰自己,寻求其他浪漫的可能。一些极度无聊的用户可能会借机欺骗别人。另一些人可能只是通过获得点赞和匹配来寻求认可,提升自尊心,消除焦虑和脆弱。

|  疫情后的约会

社交软件品牌的高管们认为当下的这种趋势可能会开启前所未有的约会新时代,尤其是视频约会的流行。比如,在疫情过后,用户也会考虑将视频通话作为初次发信息和线下约会的中间步骤,来评估追求者是否值得自己花时间、金钱和精力进行线下约会;或是在把电话号码给陌生人之前进行视频通话。Match的侯赛尼表示“进行一场视频通话是非常值得的。你可以看看自己是否能和对方擦出火花,并且愿意一起呆上一两个小时。”

视频通话也有助于克服托马教授称之为“理想化泡沫(idealization bubble)”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数字约会中很常见。仅仅通过互发文字信息,很容易构建起对他人过于乐观的看法,将他们的形象过度理想化,以至于当我们看到他们现实中待人接物的言谈举止时,往往会失望。她表示,“想象很容易胜过实际。”一场一开始的视频通话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理想化泡沫”不会在第一次见面时就破碎。

当然,人人都在猜测疫情将如何结束。城市解封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酒吧和餐厅短期内仍然会关闭,保持社交距离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常态。而社交活动将会在最后恢复,因此Hinge的麦克劳德表示,从长期来看,视频约会服务会愈发重要。(更不用说在经济衰退时期,这是更经济实惠的约会方式。)他说,“人们渴望社会联系,最终我们会得到它。”

托马教授判断回归常态会经历两个阶段。从短期来看,如果(欧美)能在夏天解除隔离,人们会渴望户外活动和人际交往,来“弥补我们面对面交流的需求。”此后,人们可能会重新使用社交软件,用他们在隔离期间学会的技巧宣布自己进入长期的恋爱,甚至那些在疫情之前从未使用过社交软件的人也可能会这么做。人们会继续使用视频通话来排遣自己的焦虑,并发现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尴尬——除了缺乏近距离接触外,这和恋爱早期的面对面约会并没有什么区别。

(编辑:区嘉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