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洗牌加剧背后:IT造富能力凸显中美富豪差异明显

我的私人银行家俊辉2020-05-14 07:00

中美两国顶级富豪最明显的共性是IT界人士在富豪榜单中均呈现垄断之势,可以说是碾压榜单上的其他行业。但中美富人榜的主要不同点是地产与金融的巨大分野。

5月12日,新财富500富人榜出炉,一个新的纪录也随之诞生。

数据显示,经历了2018年的大幅下挫,富人们的财富在2019年迎来惊人反弹:上榜者控制的财富总和与人均财富都创下历史新高。其中财富总和首次突破10万亿大关,达到10.7万亿元,人均财富则从2019年的162亿元升至214亿元。

水涨船高,上榜门槛也随之大幅抬高,从前一年的45亿元回升至63.3亿元,涨幅高达40%,“完美收复失地”。

此外,榜单上百亿富人的数量也创了新高,达到315名,甚至超过了2015年牛市时期造就的302名的峰值。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的经济形势并不乐观,中美贸易摩擦不断,资本市场雷声频频,这让财富之水更加湍急,但顶级富人却“笑傲江湖”,甚至造就了属于自己的“诺亚方舟”。

数据显示,本次共有66名新上榜富人,另有41位上榜富人的财富同比实现了100%以上的涨幅。

对此,财富书坊创始人、财经作家周锡冰对记者分析称,富人财富逆势上涨主要原因包括三方面:一是科技创造财富。从行业来看,TMT行业的造富效应愈发明显;二是资源的垄断。目前创投、私募股权、私募基金等领域把垄断的资源集中布局在潜力巨大的行业中,财富被成倍放大;三是医药生物、商业服务和日用消费品行业的潜力依旧巨大。

IT造富能力凸显

上一个年度榜单前七名富人,依旧出现在今年的前十名单中,跌出前十的分别为顺丰王卫、小米雷军、字节跳动张一鸣,而取而代之则分别是恒瑞制药/瀚森制药的孙飘扬/钟慧娟、拼多多黄峥以及海底捞张勇、舒萍夫妇。

对于他们的财富增量,新财富研究员陶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孙飘扬夫妻进入前十,主要应该感谢钟慧娟。她名下的翰森制药在港上市,使得这对医药界的最强夫妻档身家暴增1100亿元,为全榜单最高增量,借此成功挺进中国最富十人。”

而拼多多强势崛起,助力黄峥杀入前十。张勇、舒萍夫妇的身家提升至1172亿元,则得益于去年海底捞股价翻倍。陶娟认为,“海底捞快速扩张的秘诀之一,正是较少受到高房租的挤压。由于海底捞对于客流的强拉动作用,其门店的租金成本显著低于同行”。

此外,今年榜单前两位依旧是马云和马化腾,但二马座次已然互换。与去年两人财富仅相差54亿元相比,今年则拉开到25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黄峥的入围,互联网行业在TOP10中占据了足足4席,霸主之位更加稳固。而另一方面,虽然地产界的恒大许家印和碧桂园杨惠妍家族,分列财富榜第三、第四名,但他们的主要公司市值或再难回到2016年的高点。

榜单TOP10中,IT行业优势越发明显,而地产业逐渐势衰。将此范围扩大到整个榜单,这样的现象更加明显。数据显示,500富人榜单中,来自TMT行业的多达96人,占据了近1/5的版图,比地产界入围者多出了50%。

对此,周锡冰表示,出现这样的趋势,主要是受政策影响。他认为,房地产已经进入一个瓶颈,目前国家严控房地产,扶持科技企业。“信息技术,以及高端制造这块,肯定是未来国家扶持的,因此这块的财富暴增会明显。”

“中国的创富动能先后经历了制造业、地产、互联网的主升浪,在美股,互联网行业富人已经持续垄断榜单20年之久。”陶娟也表示,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对于TMT行业为何有如此强势的造富能力,陶娟从三方面作了解读。

首先,互联网行业创富的第一大动能,来自我国14亿消费者的广阔基数,以及覆盖面广、信号好、价格低廉的基础网络设施。“正是这两大基础要素,推动了智能手机的大规模下沉,为许多互联网应用提供了最基础的硬件条件。”

其次,TMT行业拥有行业独家信仰——生态。“IT富人,本质就是受益于人和人在网络的低成本连接,同时也不遗余力与可能诞生新富的领域进行连接,巩固自身的竞争优势。”

第三,TMT行业具有惊人的赋能程度。“金融科技、医疗信息IT化都已广泛应用,这类赋能在今年的榜单上也已有所体现,比如在星级酒店和规模化零售业信息系统占有60%-70%市场的石基信息(李仲初,227.6亿元)。”

中美富豪差距明显

在历经四十年高速增长后,中国GDP已经仅次于美国,而中国高净值人群也成为一个规模庞大的群体。

那么,今天的中美两国顶级富豪有何异同?

以中美富人榜TOP10为例,2019年中国前十大富人总财富为1.8万亿元,而美国前十大为7011亿美元,中国约为美国的4成,规模差距明显。

根据陶娟分析,两国顶级富豪最明显的共性是IT界人士在富豪榜单中均呈现垄断之势,可以说是碾压榜单上的其他行业。公开资料显示,美国前十大富豪里,有7人来自TMT行业。

但不同的是,中国互联网富人的基本盘在国内,而美国互联网富人更具有全球化。

陶娟举例分析,马化腾的基本盘是微信的11亿用户和QQ的8亿用户,马云的基本盘是淘宝上几亿的“败家女”,但谷歌迄今有6款应用的全球用户超过10亿。“如果我们的互联网巨头想在全球范围内与对标的美国同行进行竞争,这是个问题。”

此外,陶娟指出,中美富人榜的主要不同点是地产与金融的巨大分野。

“今年中国富人榜上的地产富人比历年都少,但也有61人上榜;美国400富人榜上以房地产为主要财富来源的富人仅有27人,而金融行业富人多达90名。”

而根据新财富分析,美国400富人榜上实际依赖金融行业的富人规模在百人以上。

由此,陶娟判断美国经济或许过于依赖金融业。她表示,太多金融类富人上榜,意味着美国金融系统本身是高度不稳定的。“进入2020年来,一系列小概率事件的发生,正意味着其系统处于高度相关联的状态中,一旦火烧连船,将使得金融风险在整个市场上迅速扩散。”

(作者:家俊辉 编辑: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