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将为6.77亿人发放口粮卡,第二轮经济刺激将倾向贫困人口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周智宇,实习记者纪苏芸 深圳报道
2020-05-15 19:45

杀死我们的将是饥饿,而不是新冠病毒

世界银行在5月15日批准了一项10亿美元的资金计划,以支持印度受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较深的贫困和脆弱家庭,为这些群体提供社会援助。这使世界银行帮助印度抗击疫情的援助金额总数上升至20亿美元。

随着印度疫情状况的进一步发展,印度对疫情救助的重心逐渐转向对一些受疫情影响较深的人群。

作为莫迪政府20万亿刺激计划的一部分,印度财政部长西塔拉曼在5月14日公布第二轮经济刺激计划,本轮计划将重点照顾移民、农民、街头小贩等弱势群体。

按照计划,印度将为移民工人免费提供2个月的粮食,预计约有8000万迁徙工人从中受益。此外,给穷人配给的口粮卡也将全国统一分配,到8月份将覆盖23个邦的6.77亿民众。

西塔拉曼表示,口粮卡的分配在外界看来是朝着粮食安全迈出了一大步,但是比原定计划还是晚了几个月,但政府希望在8月份之前覆盖83%的受益人,相当于人口67%的印度民众将从中获益。

“杀死我们的将是饥饿,而不是新冠病毒”

印度政府前首席经济顾问考施克·巴苏(Kaushik Basu)对印度政府新一轮的救助政策表示认同,他认为目前当务之急是关注成千上万遭受饥饿和极端贫困的民众。

他同时指出,印度应紧急援助徒步回家的移民,否则这将是“我们的失败”。 巴苏认为政府必须在未来几周内迅速采取行动。

随着印度在3月23日进入全国封锁,数百万的劳工从发达城市涌出。数据显示,超过3000万的移民劳工返回了他们在拉贾斯坦邦、北方邦、比哈尔邦、贾坎德邦、西孟加拉邦、中央邦、奥里萨邦和贾坎德邦的家园。他们大多数人在制造业、交通运输、农业等经济部门谋生,也有部分是街头小贩。这些移民不仅是大城市中的劳动力,大部分也是贫困人口。

回家路上惊险重重。对于23岁的希夫·巴布来说,白天躲藏、夜晚行走已成为常态,他是一名纺织工人,正在和工友们一起徒步回家。

据他介绍,白天躲藏、夜晚行走的做法并不少见。由于实施封城,他们需要时时留心纠察队,选择的路也是一些高速公路、铁路线和外围道路。“我们要避开路口和主要道路,这些地方有很多纠察队,我们需要随时停下来避免被逮捕。”

巴布的工友莫蒂表示,他们3天内走了150公里,再走上700到1000公里就可以回到家。对于需要徒步回家,他感觉略显无奈,“我们不是罪犯,我们只想回家见家人。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发烧或类似疫情的症状。”

徒步回家也有一定的风险。一名农民工从孟买步行1500多公里回到哈利拉巴德家后因过度疲劳而猝死。据当地媒体报道,有16名农民工也因步行太疲惫而在铁轨上睡着了,随后被一列火车压死。此外,还曾有一辆超速行驶的公共汽车撞死了六名回乡工人。

对于移民的现状,西塔拉曼在新闻发布会表示,“当我看着他们时,内心深处会感到揪心。”她建议各州应照顾这些移民,包括为他们提供新鲜的饭菜。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针对弱势群体的帮扶计划是中期或长期的计划。印度财政部表示,短期内会通过向各州分配1100亿卢比来解决移民问题。

迄今为止,印度铁路公司虽然允许特殊火车旅行,但能够搭火车回家的移民仍是少数,普通列车将继续停运至于6月底。

对于移民而言,即便可以顺利回家,也可能忍受着饥饿的痛苦。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首席经济学家阿里夫·侯赛因表示,疫情前,世界本来已有1.35亿人面临严重的食物短缺,但现在随着疫情暴发,挨饿的人可能会多出1.3亿。到年底,估计将有2.65亿人被迫挨饿。

在印度,食物的不确定性也在加剧。德里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理事会高级研究员拉迪卡介绍,印度十分之九的工人没有工作保障,也没有失业救济或健康保险,这使他们“非常非常脆弱”。这意味着靠日薪维持的工人几乎没什么社会安全保障,比起病毒,眼下面临的饥饿是更大的威胁。

3月底,工人尼哈尔·辛格和数百名民工来到了德里政府的施粥处,他们正期待吃上今天的第一顿饭。

排队等待食物的民工为了一盘米饭和小扁豆发生争夺。辛格说,他为乞食而感到羞耻,但别无选择。“杀死我们的将是饥饿,而不是新冠病毒。”辛格表示。

建筑工人维尔玛Verma已经失业50来天了,“由于封锁,我们一直饿着肚子,身无分文。”他4岁的儿子正在翻口袋寻找是否有食物残渣可以充饥。

印度封城再延长,贫民窟疫情形势严峻

按照计划,除了对贫困人口分配口粮卡外,印度还将给街头小贩群体每人提供1万卢比的初始营运资金,预计将帮助500万街头小贩。

此外,为了加强对农民的扶持,当局将通过Kisan信用卡向农民提供近20亿卢比的资金。据西塔拉曼介绍,包括渔民和牧民在内的250万农民也将以优惠价格获得机构信贷。

但很多像维尔玛和辛格这样的工人,都希望可以尽快复工复产,让生活重回正轨,随着印度的封城再次延长,这些人的希望愈发渺茫。

印度于3月25日开始实施全国封锁措施,并经过两次延长,目前的期限是5月17日。

在过去的24小时内,印度报告了超过3900例新病例,病例总数超过80000例。全印医学科学研究所主任兰迪普·古莱里亚日前表示,预计印度的疫情高峰或将在六、七月份出现。

马哈拉施特拉邦仍是病毒传播的中心,近期每天报告的案例数接近1500例,目前确诊病例超过27500例,死亡人数超过1000例。为此,马哈拉施特拉邦日前下文要求,全邦55岁以下的私人医生都要加入防疫一线,否则将被吊销行医执照。

马哈拉施特拉邦面临的真正挑战之一是亚洲最大的贫民窟——塔拉维(Dharavi)贫民窟的疫情。塔拉维贫民窟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地区,通常每户人家6-9口人共同生活在100平方英尺(9.29平方米)左右的空间里。据孟买官员介绍,普通社区出现新的确诊病例后通常只要追踪十多名密切接触者,但在贫民窟则可能要追踪数百人。

根据欧盟卫生部的最新数据,印度在5月15日的确诊人数逼近82000人,死亡人数为2649。

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则计划将孟买大都会地区,浦那大都会地区以及包括奥兰加巴德、马累加恩和索拉普尔在内其他三个城市的封锁期限延长至5月31日。

(作者:周智宇,实习记者纪苏芸 编辑:李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