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全国人大代表尹同跃:疫情总会过去,但中国汽车产业崛起才刚刚开始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南方财经全国两会报道组,彭苏平 上海报道
2020-05-22 18:37

老课题,新思路。

一场疫情打乱了很多行业的步调。 

5月22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执行和计划报告中指出,尽管我国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但境外疫情仍在蔓延,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因素增加,国内经济发展面临挑战,表现之一便是:内外需求下降导致经济循环受阻,居民非必需消费受疫情冲击受到严重抑制,其中,汽车等大宗商品消费大幅下滑,消费增长受到制约。

汽车产业尚待从疫情中恢复。两会期间,汽车行业不止一位代表提出了促进汽车消费的议案或提案,希望从费用支持、使用条件放宽等诸多方面刺激汽车消费。

实际上,年初以来,从中央到地方政府,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已经推出了不少,包括放宽汽车限购、减免汽车税赋、提供购车补贴等,其中,影响最广泛、最深远的是延长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政策年限。

新能源汽车代表着汽车产业的发展方向,也是特殊时期重点扶持的领域。而相比于直接的刺激汽车消费,今年两会期间,汽车行业代表们提出的新能源汽车相关议案和提案更为密集。

全国人大代表、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便在自己的五项议案中,重点关注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议题,他建议取消新能源正积分的结转限制、推动商用车实行积分管理办法等,以促进中国汽车产业创新与高效发展。

5月22日,尹同跃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话时表示,取消新能源正积分结转限制有利于提高传统车企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积极性,而商用车领域也推进积分管理办法,则有利于促进汽车产业协调发展,提高中国汽车企业的地位。

在尹同跃看来,尽管从短期来看,疫情给中国汽车产业带来了较大损失,但长期来看,车市也面临着三重新的机遇,包括政策、市场需求以及营销模式转变。而对于中国汽车产业的长期发展,提升行业地位与影响力仍是重要课题,新能源汽车则是破题的重要方面。

从提升中国汽车产业地位的角度,尹同跃还提出了“建立中国汽车的技术新标准”的议案建议。“三流企业(国家)做产品,二流企业(国家)做品牌,一流企业(国家)做标准。”尹同跃表示,“谁把握住了标准,往往就把握住了产业发展的命脉,把握住了市场竞争主动权。”

以下是《21世纪经济报道》(下称《21世纪》)与尹同跃的对话(有删节):

从汽车大国到汽车强国

《21世纪》:为何建议制定商用车积分管理办法?

尹同跃:当前,我国对碳排放较大的商用车尚未制定积分管理政策。

我这次建议打通乘用车和商用车的积分,将轻型商用车(N1类)与乘用车双积分管理办法(基本为M1类车)相融合,统筹制定为轻型汽车双积分管理办法。 

这样有利于促进汽车产业协调发展,提高中国汽车企业的地位,为在对外合资合作中争取更多中国利益创造条件。 

《21世纪》:取消乘用车正积分结转限制将给传统车企带来哪些影响?

尹同跃:最新双积分政策修正案中,拟规定NEV新能源正积分可结转,但又在很多方面进行了限制,比如仅可结转三年,且每次结转按50%扣减积分数量等等。这对传统车企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积极性会造成一定影响。

我这次建议取消对NEV正积分结转的限制,以提高传统车企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积极性。

《21世纪》:您提出“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再制造再利用”的议案建议,是基于何种考虑?

尹同跃:这是实现循环经济、节能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当前,新能源汽车约三年就有非常大的技术突破,实际行驶寿命15万公里就面临淘汰与报废,而其基础核心零部件系统,如电驱动、电机、电池、铝基车骨架等,仍具有很高的重复再使用价值。 

在此背景下,“再制造再利用”,既可以做到资源的回收利用,又可以减少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既可以有效降低我们对能源、钢铁、铝等原材料资源的消耗,又能降低国际资源价格波动对我国经济造成的不利影响。

《21世纪》:奇瑞在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再制造再利用方面,有哪些技术储备或布局?

尹同跃:奇瑞集团在2004年成立了子公司安徽瑞赛克再生资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再生资源的研究与发展。

经过十几年的深耕,奇瑞瑞赛克已经发展为集回收、再加工和再制造为一体的综合性再生资源公司,是国家发改委批准的汽车零部件再制造试点企业。

此外,奇瑞瑞赛克还与合肥工业大学共同成立了“汽车绿色技术研究中心”。该中心以汽车再生资源循环利用为研究方向,有利于更好地推动奇瑞汽车产品的绿色设计、清洁生产和合理回收、再利用和再制造工作的开展。

去年,奇瑞瑞赛克还与上海电力大学联合开发了“动力蓄电池梯次利用异构兼容储能电站”,该项目成功破解了蓄电池循环利用“兼容难”的技术瓶颈,让退役电池继续发挥剩余价值。

《21世纪》:您提出“建立中国汽车的技术新标准”的议案建议,是基于何种考虑?

尹同跃:三流企业(国家)做产品,二流企业(国家)做品牌,一流企业(国家)做标准。标准之争被经济学家称作“赢者通吃”,谁把握住了标准,往往就把握住了产业发展的命脉,把握住了市场竞争主动权。

通过对全球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汽车标准体系与共性技术壁垒进行研究,建立中国汽车的技术新标准,有利于我国汽车核心技术实力的进一步突破、升级,促进中国汽车工业的全球化发展,推动中国从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迈进。

中国汽车产业的三重机遇 

《21世纪》:您如何看待此次疫情给中国汽车产业带来的影响?

尹同跃:短期来讲,这次疫情给汽车市场带来了较大损失,但从长期来看,也有利好因素和新的机遇,主要表现的三个方面。

第一个是政策机遇。

为促进汽车产业发展,缓解疫情给中国汽车产业带来的沉重打击,国家近期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利好政策,包括放宽汽车限购、鼓励汽车下乡、减免汽车税赋、提供购车补贴以及现有新能源车补贴政策延长两年不变等。

这一系列政策对于稳定国内汽车市场将起到重要的作用,中国的车企应该把握住这波政策机遇,推动企业进一步发展。

第二个是对市场需求的影响。

后疫情时代,一些因疫情影响而暂时无法购车的消费者,需求会陆续释放;同时,由于私家车的安全性和便捷性,一些原来暂无计划购买汽车的潜在购车需求,有可能会转化为现实需求,带来一定的市场增量,如何抓住并开发这些需求是车企的一项营销课题。

第三个是营销模式转变。

面对疫情,很多车企积极应对,创新营销模式。以奇瑞为例,疫情发生后,我们加速了“新零售”的落地,打通了线上、线下购车通道,以及采取了多种线上传播新形式,加速了营销模式的变革。

未来,我们相信,在政策机遇、市场需求和营销变革等一系列因素的作用下,中国汽车产业一定能在疫情后迎来新的“春天”。

《21世纪》:4月份奇瑞集团销量已经接近去年同期水平,背后除了快速复工复产外,还有哪些因素支持?

尹同跃:我们打通了从产品研发到市场营销的通道,实现从市场到市场的闭环。

研发就是“挖井”,越挖越深,不断融合最新的技术,包括设计、动力、智能、网联技术及新工艺,打造出消费者需要的全新明星车型。

营销就是“撞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持续不断精准突破,打破壁垒。

同时,我们现在实施阿米巴组织管理,成立产品作战室,使得前后台的工作衔接更紧密:营销以产品线拉动,更好地把握市场和客户需求;同时通过阿米巴组织拉动后台资源,给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

《21世纪》:2020年下半场,奇瑞打算如何实现年度目标?

尹同跃:通过加速产品研发和投放、创新营销模式、加快海外市场布局等举措,努力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把既定的目标“夺回来”。

《21世纪》:您认为中国汽车产业如何抓住疫情过后的机遇?

尹同跃:首先,迎合全球汽车产业发展趋势,加快电动化、智能化等前沿领域的技术研发;其次,深度研究疫情后的消费需求变化,开发符合市场需求的新产品;第三,要加快全球化发展。

(作者:南方财经全国两会报道组,彭苏平 编辑:张若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