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香港特区政府危急时刻“输血”国泰航空背后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朱丽娜 香港报道
2020-06-09 18:22

这是香港特区政府首次为私人公司注资

一直以来,香港机场是亚洲重要航空交通枢纽。香港国际机场连接全球约220个航点,超过100家航空公司在此运营,每天提供逾1100班航班。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坦言,此次特区政府决定在关键时刻出手搭救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国泰航空,主要是为了捍卫香港作为亚洲区内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

位于大屿山的香港国际机场是全球最繁忙的货运机场及第三大繁忙的客运机场。去年客运量约为7500万人次,货运量为全球第一。但受疫情影响,香港机场的旅客人数出现断崖式下跌,由去年12月的571.5万人次下跌至今年3月的57.6万人次。

贸易和物流是香港的支柱行业,接近每年3.7亿港元的货值。在机场就业的香港市民高达7.3万人,而非直接聘用的人员也高达5.6万人。整个香港有超过80万人的生计都是倚仗香港国际机场产业链。因此,帮助国泰航空渡过危机,对于香港数十万市民的就业以及整体经济的发展,背后的意义毋庸置疑。

作为亚洲最大的航空公司,疫情对国泰航空的业务带来空前的挑战。作为一家拥有74年历史、以香港为基地的航空公司,国泰航空占香港国际机场客运量57%、货运量占41%,对于香港航空业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陈茂波坦言,在全球航空业处于冰封之际,国泰航空无法在商业市场获得融资支持,因此主动向特区政府寻求支援。

国泰航空主席贺以礼在6月9日的记者会坦言,此次规模达到390亿港元的资本重组方案,是国泰航空唯一可得到的计划,疫情对全球航空业构成冲击,全球对航空业的贷款及定息市场已关闭。如果没有特区政府对国泰航空的投资,国泰航空将被迫倒闭。

为何以土地基金投资?

根据香港特区政府披露的资料显示,政府将通过土地基金进行此次投资。为何选择以土地基金形式进行投资,而非类似香港海洋公园的做法,通过向立法会申请向国泰航空注资?

陈茂波坦言,立法会审批这些项目,作为议员本身的职责需要问不同问题,国泰航空作为上市公司,两大大股东太古、国航都是上市公司,此次的投资涉及很多价格敏感信息,目前这种处理方法在合理机制下,确保政府资金得到合理运用。

21世纪经济报道翻查资料显示,土地基金由临时立法会于1997年7月1日决议通过成立,以接收和持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土地基金在扣除开支后的所有资产,包括所有应收帐项。1997年7月1日特区政府成立,净值1970亿港元的“特区土地基金”移交特区政府。香港金融管理局获财政司司长指示,负责管理基金资产的投资。

1998年11月1日起,土地基金的资产与外汇基金合并,并作为外汇基金投资组合的一部分管理。两个基金合并后,土地基金仍是一个独立的政府基金,与财政储备中其他基金的管理方式完全相同,也存放于外汇基金内。根据最新立法会文件显示,“土地基金”目前结余约为2200亿港元。

据悉,此次香港政府共投资273亿港元,其中70%即195亿港元用于认购优先股,其余78亿港元为过渡性贷款。除政府投入外,国泰股东亦以供股筹集117亿港元,国泰航空重组集资规模达到390亿港元。陈茂波透露,此次投资项目预期内部回报率为4%-7.5%,相比过去6年投资外汇基金的投资回报率3.7%更高,符合土地基金取得合理投资回报目标。

首次向私人公司注资

事实上,这是香港特区政府首次为私人公司注资,此前获政府注资的香港海洋公园是一个法定机构,成立的目的是要将海洋公园作为公众康乐及教育公园管理,并以自负盈亏的形式运作。

香港航空此前也出现财务危机,特区政府为何并未出手?陈茂波回应表示,虽然两家航空公司出现问题,但性质不同,香港航空财务问题已经持续相当长时间, 而国泰航空在疫情前有盈利,全球疫情令航空业停摆,受到前所未有打击,市场失效,国泰占市场比例大,对香港航空网络发挥作用大。

同时,他表示,政府此次决定注资的准则,要减低关键行业系统性风险,保住香港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香港作为区内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面对很大竞争。2018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台,明确指出香港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联系内地与国际,这肯定了香港的地位,给我们更大的空间,开拓更多的航权。”

相比其他国际航空枢纽,香港航空业高度依赖国际航班。“其他航空公司,即使国际航班停止,还可以营运国内航班,然而疫情打击下,国泰航空的营运几乎完全停顿,运载率暴跌了97%-99%。”陈茂波表示。他坦言政府的主要考虑准则是确保系统性重要的关键行业的公司营运。

他透露,特区政府此次的注资将是一个中期投资,时间跨度约为三年以上,“疫情过后,业绩得以改善,尽快偿还贷款。这点在优先股的股息设计上亦可以看到端倪。” 此次特区政府认购的优先股的股息前三年为3%,其后为5%、7%、9%,越晚赎回成本越高,特区政府希望恢复正常业务,尽快偿还债务。

此外,特区政府将派两名观察员列席国泰航空董事局会议,确保政府的权益,直至国泰航空偿还所有融资及赎回优先股位置。但观察员没有投票权,不会干涉国泰的日常运营,将由资深、经验丰富的法律、商界人士担任。

国泰“迫降”

国泰航空是香港第一家航空公司,同时也是全球排名第八、亚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在香港的市场份额高达80%。一直以来,国泰航空主要针对高端商务客,打造“高富帅”的品牌形象。然而,近年来,随着亚洲廉价航空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起,不断蚕食传统航空公司的市场份额,国泰也有些坚持不住了。

事实上,国泰航空的业绩在疫情发生以前已经深陷泥潭。2016年开始,国泰航空出现连年亏损的窘境,两年内合计亏损18.34亿港元。在2018年短暂扭亏为盈后,受到香港社会冲突影响,国泰航空在2019年下半年已亏损4.34亿港元。

同时,过去数年,由于过度对冲油价,一度导致国泰航空的业绩遭遇滑铁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翻查资料显示,国泰航空在2014-2017年的四年期间,因燃油对冲合约导致的亏损竟然高达241.7亿港元。

此外,运营成本高于其他竞争对手亦是国泰航空的一大软肋。根据国泰的年报显示,国泰全球聘用逾3.4万名员工,香港员工占2.8万人;整体员工开支占集团营运开支19%。集团今年分别于3月及4月宣布关闭温哥华及美国所有外站,裁减433名机组人员。

国泰航空目前主要的业务包括经营定期航空业务、航空货运、航空饮食及航机处理,旗下子公司包括国泰港龙航空、香港快运航空(HK Express)、香港华民航空(Air Hong Kong)及香港机场地勤服务有限公司。

(作者:朱丽娜 编辑:张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