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向右,英特尔向左

21Tech倪雨晴2020-06-25 19:59

对于未来的计算平台,他们各自在布什么局?

在信息量爆炸的开发者大会之后,苹果将迎来更为繁忙的一周,因为它要协助开发者们转移Mac芯片阵地。

没错,这场软件发布会最重磅的部分是硬件。苹果宣布,其电脑Mac未来将使用自研的ARM架构处理器,来代替英特尔处理器,并计划在今年年底推出第一款产品。

当然,苹果并非一次性替换所有Mac的英特尔芯片,在一段时间内两者将共存,过渡大概需要2年时间。英特尔随后很peace地回应:苹果是我们多个业务领域的客户,英特尔将继续支持他们。并没有诸多媒体标题中渲染的“恩怨情仇”。

而更有意思的,在于这两家科技巨头对于未来方向的抉择。像苹果这么重视云端服务的公司却开始强化本地计算,长期inside PC、做本地计算的英特尔则加速转向云端计算。

还记得去年英特尔将手机基带芯片业务出售给苹果吗?双方行动都很果断,逻辑与当下“换芯”其实一脉相承。英特尔向左转向云端,苹果向右转向本地算力,对于未来的计算平台,他们各自在布什么局?

苹果的计算野心

苹果的故事从来都是以软硬件一体化为基础,而自研一直是苹果的长期策略。此次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在软件和硬件上的双重进化,扩大了苹果的核心优势。

软件侧,从iOS到MacOS更新中,APP Clips、AirPods、iPad Pencil等拥有的全新功能令人眼前一亮;硬件侧,ARM架构的自研处理器面世,大家惊喜地发现,原来本地计算还有故事可以讲,因为芯片代表着算力能力。

大家常说苹果生态的逻辑是做闭环系统,如今看来,算力层面也是如此。随着苹果手机、平板、电脑的CPU全部用上自研芯片,苹果将形成闭环的算力生态。这些终端的芯片服务于终端产品,结合自有操作系统,苹果将通过软硬件整合,从底层来优化应用、交互。

或者说,苹果的本地算力更为封闭,开发者将为新Mac重新更改、定制应用。是什么动力能够让苹果孜孜不倦地秘密研究?

首先是提高生产效率的诱惑,苹果追求性能和能耗的最佳比。

此前就有软件行业人士向21Tech记者表示,即便英特尔给苹果定制了很多产品,但在现有英特尔结构上,几乎没有优化空间,苹果已经在性能上榨干了英特尔。即便强如Adobe的软件产品,在现有的Windows、Mac OS上也没有能力做更大优化,因为在现有的传统操作系统和芯片的组合下,它的性能已经到达了极致。

苹果想必也感受到了算力的瓶颈,采用自研芯片将带来哪些改变?苹果在发布会上演示道,在搭载苹果A12Z芯片的新Mac上,视频剪辑工具Final Cut Pro中,不仅4K视频可以流畅播放、动态调整、智能剪裁,还可以同时播放三个4K视频流;三维建模和动画软件Autodesk Maya同样也得到优化,在Maya中打开一个超过600万个多边形组成的模型后,不仅可以灵活移动,在使用texture和shader功能过程中依旧流畅。

这就是苹果自研芯片和Mac OS结合后带来的变革,而现在,如果在i7或者i9的电脑上运行三维动画渲染和制作软件3d Max,仍容易卡顿。

接下来,苹果或为软件行业带来新的动力,而强大的计算能力也在为AR、VR的落地铺路。成倍提升的计算效率将让Mac获得新生,生产效率的提高也成为苹果的新壁垒。

效率之外,自研芯片还能进一步加固原有生态,采用苹果芯片的Mac能够直接运行iPhone和iPad中的APP,做到真正的三个平台无缝兼容。当操作系统和底层芯片上一体化整合、打通,一些强大的应用功能才能更好地实现。

集邦咨询分析师姚嘉洋向21Tech记者分析道:“整合软硬件所带来的好处,不仅是在产品开发与设计上能拥有更高的自主性,相较于其他竞争对手,也能形成一定的准入限制,对手无法轻易复制。以现今的智能手机市场为例,即便苹果在市占率排名第三的位置,但以获利表现上看,仍是各大手机业者中的佼佼者。”

英特尔变身“云”特尔

看似“被抛弃”的英特尔,实则影响有限。

一方面,在电脑市场上,Mac销量占比并不高。根据IDC数据,2019年全球PC出货量排名中,苹果位列第四,其出货量为1.7684亿台,仅占据了6.6%的市场份额。英特尔在苹果电脑上的收入占比也不大。

另一方面,硬件公司英特尔已经从PC中躲进了云中,从以PC为中心,转向了以数据为中心。以往的PC行业中,英特尔占80%甚至90%的份额,现在英特尔要抢夺的是数据市场。

英特尔多位高管都曾强调:“未来看整个数据市场,英特尔只占市场份额的20%、30%,所以发展空间很大。英特尔的Data center、Memory、IoT都会继续增长。”

这也意味着,英特尔一直在从PC的“Inside”到“Out”,再跨入到更广阔的数据市场当中。随着企业业务云化、数字化的深入,大公司们都在提供芯片算力和算法的成套解决方案,来帮助企业处理海量数据。

从近几年的业绩来看,英特尔的转型印记也十分明显。2018年英特尔营收708亿美元,数据相关业务(Data-centric,包括数据中心、物联网等)占比已经达到了46%;2019年英特尔营收720亿美元,数据相关业务占比为48%;2020年一季度,英特尔营收198亿美元,以数据为中心的营收达到101亿美元,同比增长34%,占总收入的51%。

这意味着,今年开始,英特尔面临着主营收入的结构性变化,收入支柱转换为了数据相关业务,其中最大的来源是数据中心(受益于服务器芯片需求增长)。

姚嘉洋表示:“在数据中心或是云业务上,Intel的处理器业务不会轻易受到动摇,这在Intel的DCG(数据中心业务)营收表现上可以看出端倪。但在AI运算加速芯片上,Intel仍然会面临如GPU、FPGA业者(如NVIDIA与XILINX)的强力竞争,在这方面,Intel能否有办法维持自身的AI运算加速芯片的竞争优势,还需要看后续的情况。

从现阶段来看,服务器整体生态系统仍然是以英特尔为主,ARM阵营虽然有产品推出,但还是要考量到运算效能表现与AI等相关运算运度的工作处理能力,再加上服务器本身的生命周期较长,若没有一定的灵活度与稳定性,替换掉既有的Intel平台没有那么容易。”

毫无疑问,英特尔正在云计算的路上继续加速,去年卖掉手机基带芯片后,英特尔很快以20亿美元收购芯片制造商Habana Labs,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以色列,是一家为数据中心提供可编程深度学习加速器的厂商。

取舍之间,可以看到英特尔云化的追求,整体上正在从C端终端转向B端。相比于英特尔对于移动终端业务进行战略性的挑选,苹果在终端加重了硬件、本地计算的砝码。

英特尔向左,苹果向右,各自又延伸出新的舞台。

(作者:倪雨晴 编辑:刘雪莹,李清宇)

倪雨晴

IT版记者

关注华为、富士康、TCL等通信、家电制造业,也关注人工智能。欢迎找我分享故事、爆料内幕,邮箱niyq@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