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坐拥653个图书馆 ,从“机器换人”到留住农民工,东莞经历了什么?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李果,实习生谭琪齐 成都报道
2020-06-30 16:23

爱看书的农民工吴桂春,他在东莞经历了怎样的17年?

爱好读书的湖北籍农民工吴桂春,因一则在东莞图书馆的留言,顺利找到了新工作。

6月29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里每个镇都有图书馆。图书馆的普及让更多人有机会读书,城市整体发展的加速,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公共文化服务”。

(吴桂春在东莞图书馆留言。图片来源:东莞图书馆)

东莞到底有多少图书馆?来自2019年东莞市统计年鉴的数据,2018年底其公共图书馆数量达到了653个(含市级图书馆、社区级图书室等),这一数据在21世纪经济研究院所统计的国内经济总量排名前列的9个地级市中,遥遥领先。

而以吴桂春在东莞工作的时间为尺度,我们发现,其在东莞的17年,亦是这座以外来务工者聚集为特点的城市,发展结构发现重大变化的17年。

东莞公共图书馆达到653个

如何让外来人口与户籍人口享受同样的公共服务,这是东莞市一直在努力推进的工作,亦是在城市发展新形势下,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关键之举。而公共图书馆,作为城市公共资源的一部分,承担着资源共享、社会教育等职能。

21世纪经济研究院选取了经济总量较高的9个地级市进行比较分析。其中包括来自广东省的东莞、佛山和珠海;浙江省的温州、金华;江苏省的无锡、苏州、南通;福建省的泉州。

由于各个地区的经济、文化等发展情况不同,公共图书馆的建设也存在较大差异。的九个地级市的常住人口人均藏书量为1.33本,远超过2017年中国人均藏书量0.7本的数据。苏州的人均藏书量位居第一,每一个常住人口拥有2.99本藏书;东莞为1.29本。在公共图书馆数量方面,东莞以653个公共图书馆遥遥领先其他8市,温州以13个公共图书馆位居第二。

在藏书量方面,苏州位居第一,有3214.36万册藏书,从人均藏书量来看,数据选取在九个地级市中,东莞市是户籍人口与常住人口“倒挂”情况最严重的城市。截至2019年底,户籍人口为251.06万人,常住人口却达到846.45万人,这表明该城市外来人口规模达到595.39万人。

庞大的外来人口,如何认同本地文化,如何融入本地生活,图书馆的存在,则是其中关键的催化剂。可以看到的是,东莞图书馆的数量,与本地区经济发展有正相关性。从2000年的18个到2018年的653个,尽管其中有阶段性起伏,但也如东莞的GDP一样,不断增长。

东莞仍有300余万外来务工者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注意到,东莞市的统计年鉴中,对外来暂住人口与外来劳动力进行了单独统计。这也是国内少有的对外来劳动力进行统计的地级市。 

最新统计时间为2018年。在453.45万的暂住人口与外来劳动力中,来自广东省外人口为325.60万人。主要来源地为湖南、四川、广西、湖北、江西,分别为58.48万人、32.05万人、47.27万人、33.12万人和21.38万人。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发现,东莞省外劳动力的高峰期发生在2004-2008年之间。而这名喜欢看书的湖北籍农民工吴桂春,亦是在这一时期来到东莞的。

具体而言,东莞对来自广东省外的暂住人口与务工人员的统计,最早于1990年,彼时总量为32.27万人,1994年突破百万。2000年突破200万。2004年数据翻番,达到409.66万人,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点480.71万人,此后呈现较明显的下降趋势,但2015年跌至本周期最低的309.99万人后,2016-2018年开始回升,到2018年达到325.60万人。

而上述数据也符合东莞GDP在2008年以来的变化情况。即在2008年金融危机等因素影响下,东莞的GDP增速从2005年的19.5%,下滑到2009年的5.7%,沿海制造业也在此时发生了较大规模的内移现象,如四川、重庆等地开始承接相关产业的转移,由此带动了部分务工人员的返乡潮。

其中来自四川的外来务工人员,变化幅度最明显。2006年达到87.59万人,2016年下降至31.95万人,重新回到了2000年的水平。

但需要注意的是,外来务工人员的数量变化,也与其户籍地的经济发展有关。如四川省的一项统计表明,2012年以来,四川农民工迁省内转移人数首次超过省外输出人数。此后,这一趋势延续。

其主要的因素在于,随着经济发展,四川省内就业收入与外出务工差距持续缩小,以及当地多级政府到广东、浙江等川籍农民工务工大省所开展的“回乡创业大会”,也对农民工返乡产生了推动作用。

但2008年后,东莞开始了进一步推进以电子制造业为主的技术密集型产业,随着经济的回暖,也促使了本地区产生了更多适宜外来务工者的就业岗位。

东莞工业用工数量保持较稳定趋势

而从用工结构看,外来务工者在东莞从事的主要职业,依然围绕工业展开,这数量以百万人计。吴桂春亦是东莞百万“工人”中的一员。而商业、服务业从从业者数量在几十万。

来自东莞统计年鉴的数据,从事工业的人员,其峰值为2006年的482万人,此后逐渐下滑,最低点是2016年的301万人,到2017年回升到316万人,2018年又减少至310万人。

从事商业的外来劳动力峰值,为2008年的56万人,2017年回落到最低点32.87万人,到2018年又增长到37.76万人。

从事服务业的外来劳动力数量峰值,同样为2008年,到达41.79万人,2015年最低谷时为19.65万人,2018年回升到25.99万人。

东莞的用工结构也反映出该城市以工业经济为主的发展方式。2000年-2018年,东莞市的工业占GDP比重平均值达到51%。

但这一占比在2012年后开始发生较显著变化,即以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占比开始超越工业,2012年-2018年,东莞工业占比平均值为48%,但第三产业占比在这个时期上升到了51%。

而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东莞的工业经济也在谋求转型。2014年,东莞启动了“机器换人”工程,以提高产品质量和降低用工成本,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当地的用工需求。

但从数据上观察,尽管“机器换人”导致东莞用工人数减少,但并未出现拐点式的变化,依然相对稳定的,吴桂春依然可以在闲暇时间,来到这座城市的图书馆阅读书籍。

但来自2020年初所发生的疫情影响,则成为了一个突发因素,如这名爱好读书的农民工,失去了原有工作。 

吴桂春在东莞的17年时间,经历了这座以外来务工者聚集为特点的城市,发展结构出现重大变化的起起伏伏——最终我们看到一个温暖的结局——他未想离开的城市,也未放弃他。

(作者:李果,实习生谭琪齐 编辑:周上祺)

李果

政经版记者

常驻成都,关注区域政经新闻,跟踪消费领域变化。邮箱:liguo@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