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各制造业协会抗议声不断,鸿海滞留印度港口货物缓慢通关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周智宇,实习记者纪苏芸 深圳报道
2020-07-03 22:35

印度对自中国进口货品实施的额外查验影响已对印度本土制造产生冲击。

鸿海集团在当地时间7月3日表示,在依规定向当地海关进行申请后,目前货物通关程序已经畅通,滞留港口的货物正在缓慢清关。此前,鸿海有150余批载有智能手机和电子零件的货物积压在钦奈港。

受到印度近期对来自中国的进口货品实施额外查验影响,鸿海在印度南部两座工厂的运作受到影响。工厂人士称:“鸿海状况很糟糕……很多员工没有事情可做而要留在宿舍。”鸿海在泰米尔纳德邦和安德拉邦拥有两家组装工厂,主要组装苹果及小米智能手机。

自6月25日起,印度海关“扣押”中国进口商品的消息陆续传出。在没有印度政府任何公开通知或声明的情况下,印度海关对来自中国的集装箱消极报关,导致大量中国制造的电子元件等商品积压在印度港口,苹果、思科、戴尔和福特汽车的产品均在受影响之列。

有从事对印跨境电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货物在6月末运输到印度之后,印方海关一直以各种理由延长清关手续,导致印度方面的贸易商一直无法拿到货物。

另有消息称,上汽旗下的名爵汽车也有部分货物被滞留在印度南部港口。名爵汽车2019年起在印度销售,并承诺投资6.5亿美元在印度进行生产。

印度的措施也影响了两国间物流运输。6月26日-7月5日,德国物流公司DHL暂停从中国至印度的货运服务,原因是两国边境紧张导致通关延迟。美国联邦快递公司也表示暂停中国发往印度的货物运输,并指目前积压货物已超出控制范围。

在7月3日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近来印方一些政治人物不断发表有损中印关系的不负责任言论,中印关系需要两国共同维护,印方应同中方相向而行,维护两国关系大局。中印务实合作本质上是互利共赢。为两国务实合作人为设置障碍,违反世贸组织相关规则,也将损及印方自身利益。 

赵立坚强调,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在印的合法权益。

货物堆积扰乱制药、汽车供应链

印度的做法引发供应链或被扰乱的担忧,不少印度游说团体和当地行业组织已经敦促印度政府进行干预。

印度药品出口促进委员会称,关键的制药原材料由于不明原因无法清关,如果不能首先让这些货物通关,制药业的生产和供应链将受到影响。

上周,药品出口促进委员会已寻求印度海关部门加快从中国进口货物的清关手续。印度药品出口促进委员会主席Dinesh Dua表示,“如果没有优先处理相关货物,制药行业的生产和供应链可能会被打乱”。

Dinesh指出,延迟放行货物已经阻碍了关键原材料、中间体以及API(活性药物进口)的供应。

印度政府数据显示,印度是全球第三大药品生产国,印度超过60%的API(活性药物进口)需要从中国进口,特殊情况下,印度对这类原材料的依赖程度可达90%。另有媒体报道称,API的托运货物已开始清关。

汽车制造业也同样受到印度近期对自中国的进口货品实施额外查验影响。

此前由于疫情的影响,不少印度车企无法从中国进口零部件,造成部分零部件的短缺甚至中断,2-3月期间不少汽车制造商曾降低生产计划。

根据联合国数据,在2018-2019财年,印度从中国进口约46亿美元的汽车零部件,占印度进口总额的27%。而在2019-2020年上半财年(即2019年4月-2019年10月),印度从中国进口了近20亿美元的零部件。

印度最大的汽车制造商马鲁蒂铃木公司董事长RC Bhargava说:“许多电子零部件无法在印度制造,缺少这些零部件,我们也无法造车”。

RC Bhargava指出,长期连续进口“的确不符合任何人(印度本土制造业)的商业利益”。但他强调某些产品仍在继续进口,因为质量和价格的问题,“选择的余地不大。”

印度汽车制造商协会(SIAM)主席Rajan Wadhera表示,随着增长回升,汽车制造行业正在“自我拼搏”,最好避免在此关头再造成任何破坏。

印度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协会(ACMA)主席Deepak Jain表示,即便单个零部件的缺乏,也可能导致整个汽车生产线的停产。

暂停进口可能进一步损害印度企业

目前也有不少声音担心,这可能会进一步损害印度企业的利益。印度公路交通和运输部部长加德卡里(Nitin Gadkari)表示,在国内口岸暂停中国产品进口将给此前下订单的企业造成损失。他指出,如果货物因为原产于中国而被滞留或退回,则可能要多花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到达印度,当地企业将蒙受损失。

印度本土手机制造商Karbonn Mobiles的董事长兼创始人Sudhir Hasija表示,公司有五批货物滞留在印度港口。

Sudhir Hasija 说:“检查已完成,政府计划对它们征收关税和消费税。现在,我被告知他们正在等待发布说明,我没有收到进一步通知。”

印度手机与电子协会(ICEA)主席Pankaj Mohhindroo在一份声明中称,在受到疫情打击后,该行业已经陷入了严重的困境,仅恢复了正常水平的不到40%。

Pankaj Mohindroo此前致信印度财政部长Nirmala Sitharaman,称无论原因如何,这样的举动(对自中国进口货物清关中断)都会适得其反,更何况是在没有任何事先通知的情况下。

伦敦国王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哈什·潘特认为:“全面禁止中国货物进口是不可行的,这将是一个自欺欺人的主张。”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明江认为,印度目前很多对华经济上的负面措施都是临时性且可逆转的。尽管中印关系紧张及印度对华经济抵制料将持续数月,但未来随着两国关系逐渐缓和,经贸往来会随之恢复。

(作者:周智宇,实习记者纪苏芸 编辑:李艳霞)

周智宇

海外版记者

重点关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长期跟踪外资在华发展,以及国际政经、经贸及产能合作等。采访过数十位“球”级领导人及外国部长、驻华大使。邮箱:zhouzy1@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