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建议科创板实施T+0、取消涨跌幅限制、将交易时间延长至和港交所一致、取消打新时的市值配售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周莹,实习生井然 北京报道
2020-07-22 20:45

7月22日,科创板开市一周年。

从无到有,科创板作为资本市场深化改革“试验田”的示范性和引领性已跃然而立。

一年间,140家科创公司在此扬帆起航,合计融资2060.94亿元。金山办公、中芯国际、中微公司、沪硅产业、寒武纪、澜起科技等市值已超千亿。

在这一年中,分拆上市、再融资、并购重组、非公开转让等制度细则不断落地,打通了红筹企业回归的“最后一公里”……一份亮眼的“成绩单”见证了科创板这一年的经历。

开板之初,首批科创板上市公司曾被集体爆炒……一年后,科创板整体估值依然高企,而破发也已渐次出现,市场化定价机制逐渐显效。

值此科创板开板一周年之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教授董登新,畅谈科创板一年来的运行情况和今后的期待。

《21世纪》:科创板开市一年来的表现怎么看?是否是理想中的注册制?

董登新:目前科创板运行比较平稳,基本符合市场的预期。整体的走势也得到了市场和投资者的认可,尤其是注册制改革,是比较成功的。深交所创业板注册制的改革,它几乎全套照搬。这从另外一个侧面也证明,科创板注册制的运行是成功的。

《21世纪》:目前科创板仍处于相对较高的估值,对此如何看待?

董登新:科创板的高估值很大程度上还是供求失衡的结果。

目前的科创板上市公司只有130家左右,他们的流通股本大多都比较小,所以目前还没有条件、没有能力承接大机构和大资金的进入。一般的资金,包括散户的资金进来,很容易把股价投的面目全非。

主要的问题,一个是扩容太慢,再一个就是新股供给相对也不足,供求严重失衡。所以从另外一方面反映了投资者对科创板的给予了非常高的期望,这应该是高估值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21世纪》:7月22日科创板迎来大规模的解禁,会不会对市场造成冲击?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有什么需要注意?

董登新:科创板的高估值确实是带来了比较多的泡沫。有些个股的估值高得相当离谱。所以在解禁期满之后,有一部分小股东可能会抛售减持。减持是一种市场行为,尤其在公司估值过高的情况下会诱使一部分股东减持,这是很正常的一种现象。

科创板上市公司的减持,一方面有利于流通股本的分散、流通股本的扩大,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平衡市场的供求,对消除泡沫是有帮助的。

科创板的定价难度很大,很专业。散户除了参加市值配售之外,个人建议不要轻易参与科创板的炒作。市值配售目前还是稳赚不赔的,散户一方面可以参与市值配售,另外一方面可以通过购买科创板基金间接参与,尽量不要直接到股市搏杀、短炒,这样很容易被套住,蒙受损失。

科创板还是一个高风险市场,散户要慎重。

 

《21世纪》:今年两会期间,上交所回应代表委员的关注时表示,研究推出鼓励吸引长期投资者的制度,为市场提供更多长期增量资金,稳定投资者预期、熨平股价过度波动带来的市场损伤。科创板可以如何吸引长期资金?

董登新:长期资金,一方面是有赖于制度的导向,比方说长期资金来源,最重要的一个通道是公募基金,要加速公募基金的股票基金做大做强。因为现在的公募基金中,股票基金非常弱势、非常短板,而股票基金是股市的最重要的长期资金之一。在这方面,目前监管层需要鼓励引导。

第二个方面是养老金的入市。这个规模会不断增长,不断扩大。养老金是真正意义上的长期资金。而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在明年就可以实现,到时会有更多养老金入市。当然更重要的是企业职业年金现在也在不断的推广普及。

第三个方面包括保险资金,还有资管产品当中的一些权益类产品,都可以作为长期资金的来源。

通过沪港通、深港通、QFII这些管道进来的外资当中,将来可能也会鼓励长期资金的进入,尤其是QFII进来的大部分都是长期资金。当然通过沪港通、深港通进来的,有相当部分是国际游资,属于短炒。

我想一个市场如果真的不断做大做强,来自境外的长期资金会不断增加。

 

《21世纪》:上交所曾表示,适时推出做市商制度、研究引入单次T+0交易,保证市场的流动性,从而保证价格发现功能的正常实现。对此你怎么看?

董登新:科创板的交易制度还有很多创新的空间,包括做市商制度,纳斯达克都是做市商制度。对于科创板的定价,由于专业性很强,难度很大,做市商在这方面有很强的定价能力,对市场的价格有很好的导向、均衡能力,所以我觉得科创板可以率先实行做市商制度。

而且科创板在新股上市头5个交易日没有涨跌幅限制,将来可以推广到整个科创板市场。不管新股、老股可以统统取消涨跌幅限制,我觉得是可行的。在科创板的头5个交易日的股价涨跌中,如果我们剔除第一个交易日的话,其他4个交易日的涨跌幅都比较小,基本上都控制在20%以内,所以取消涨跌幅限制应该没问题。

科创板我觉得确实更需要T+0,因为科创板股票的交易定价,需要有一个充分的博弈过程。要想达到充分博弈的话,确实需要给他T+0回转交易的机会,这样能够让科创板的股价博弈更充分、更均衡。

 

《21世纪》:科创板开市以来有哪些制度亮点和重要进展?

董登新:科创板带给A股市场最大的改变就是注册制。证监会把IPO审核权下放给证券交易所,从而大幅提升了IPO的效率,缩短了IPO的周期,极大的降低了IPO成本。当然也使得IPO这一纸批文的身价大幅下跌,这是来自注册制改革的一个重大的制度效果。

第二个就是退市制度改革。我们刚才讲到了“三废”,“三废”改革就是废除暂停上市,废除恢复上市,废除重新上市。这对垃圾股的打击非常大,垃圾股的壳资源价值将进一步贬值。

第三个,科创板的注册制改革使得股价的信号重新恢复正常,低价股更低,高价股更高,也让一元退市标准大放光彩。

 

《21世纪》:近期有大量中概股赴港二次上市,红筹回归A股的相关制度也在不断完善。你认为红筹回A的政策还可以如何完善?

董登新:中概股回归,沪深交易所和港交所之间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差距,尤其是港交所的国际化基因非常强大,这是我们内地的沪深交易所明显不及的地方。

当然这个问题是市场开放性、包容性的问题。尽管我们推出注册制改革,A股市场的包容性大幅提升,但是跟港交所比还是有差距。所以我们看到了大批一线的、一流的大品牌的新经济概念公司在选择回归的时候,还是优先选择了港交所。

最近的中芯国际、蚂蚁集团纷纷登陆A股市场,这是一个很好的进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大品牌的新经济概念公司到科创板挂牌,包括像港交所已经挂牌的腾讯、阿里、京东等,这样能够提升科创板的国际地位和它的市场影响力。

当然科创板也应该主动对接新三板的转板机制,因为新三板转板制度将来会为科创板提供不断的上市资源。

 

《21世纪》:科创板还有哪些配套政策修订值得期待?

董登新:科创板在一些细节上需要进一步完善,比方说T+0、涨跌幅限制,还有交易时间要延长,目前A股市场交易时间是全球最短的。个人建议,最起码要先把A股交易时间延长到跟港交所完全一致,同时开盘同时收盘,中间不休息,这样能够使得沪深港三地市场的互联互通更加一体化,有利于沪深港的投资者,有一个同步的交易,效果会更好。

另外,我也建议科创板应该尽早取消打新时的市值配售。因为市配它是属于核准制下的一种福利,奖赏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也就是说只要你在二级市场持有股票市值,就可以参与打新,分享股价的暴涨。因为核准制有新股定价的窗口指导,比如新股发行市盈率不能超过23倍,故意留给了一个比较大的炒作差价给打新的投资者。

尽管曾经把市值配售作为一种福利送给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但是科创板是市场化的、完全自由的定价,而且科创板亏损企业也可以上市。科创板的这种市场化定价规则,使得市值配售不再是一种福利,不再是稳赚不赔。

 

《21世纪》:如何看待科创板对科技创新的作用?

董登新:科创板是科创企业的专属市场,有比较高的硬核技术的要求,希望科创板可以沿着市场定位坚持下去。当然我们也担忧,科创板有没有足量的、源源不断的上市资源供他筛选,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民族资本、企业,能不能孵化出更多的高科技企业来。实体经济是科创板发展的基础,科创板应该有大格局、有高远目标。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股市也是第二大,科创板应该有信心去对标纳斯达克,提高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科创板的开放性、包容性要持续推进,要成为A股市场的标杆,比如现在开创的CDR,吸引更多优秀的外国企业到科创板发行。如何通过沪港通、深港通的管道吸引更多国际资本进入科创板,应该是未来科创板努力的方向。

(作者:周莹,实习生井然 编辑:朱益民)

周莹

财经版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版记者。从上市公司出发,寻找K线跳动背后脉络,记录资本市场生态变迁。坐标北京,欢迎交流。微信zhouyingsmile,邮箱zhouyi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