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璟制药董事长盛泽林:肝癌新药多纳非尼商业运营团队主要管理人员已到位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赛男,王涵西 上海报道
2020-07-28 11:31

科创板一周岁生日已过。

回望来路,科创板有了很多制度性突破,包括第一家红筹企业上市、第一家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第一家未盈利企业上市等。

2020年1月23日,泽璟制药在科创板上市,成为首家在A股上市的未盈利企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值此科创板开市圆满周年之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泽璟制药董事长兼总经理盛泽林进行了专访,分享在此过程中公司收获的经验、以及登陆科创板之后对业务的推动作用。

借力资本完成创新和商业化

《21世纪》:生物医药企业,特别是以创新药为主的生物医药公司,目前上市的平台较多,比如美国市场或是香港市场,公司当初选择科创板上市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盛泽林:公司原来也考虑过去香港上市,但我们作为本土的科技创新公司,更加倾向于抓住我们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机会,也相信我们国家的资本市场一定能够理解、欢迎并支持像我们这种没有营收的创新型公司的加入和成长。

科创板推出的第5套上市标准,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可以帮助中国的科技创新企业借助资本力量,获得必要的资源来完成我们的创新过程和最终实现商业化,使很多注重研发、注重科技,但还没有盈利、还没有从市场上获得销售收入的公司,仍然能够把科研坚持下去、直到产品成功。因此,科创板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契机,使我们能够有了上市的机会。我觉得这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在监管理念上一次重大的突破。我们非常幸运地能够成为第一家以第5套标准上市的医药科技公司。

《21世纪》:创新药研发等,需要资金的密集投入。选择在科创板上市的时候,有没有对国内较为冗长和复杂的上市审批流程产生担心?后来在科创板上市的过程中,您对注册制带来的改变有怎样的体会?

 盛泽林:科创板作为国家资本市场改革的重大制度创新,对审核流程进行了很大的优化,我们之前未有过这方面的担心,公司实际经历的上市审核流程也比较顺利。注册制的实施使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的流程更加透明,效率更高,所花费的时间更短,能使公司尽快获得所需的资金;同时在发行定价上相较以前也有创新和突破,能够更好地反映公司价值。

《21世纪》:您如何看待在泽璟制药之后,陆续有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申报科创板或明确科创板上市意愿的情况?

 盛泽林:像泽璟这样的制药公司由于前期研发投入大、周期长,研发的药品销售之前,需要进行大量投资,包括新药的发现、开发、临床前的研究以及临床研究、药品的商品化准备、生产设施建设和销售准备等等,这些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因此创新药制药公司在前期发展阶段普遍存在亏损且急需资金支持,在科创板设立之前,很多公司只能转向香港或海外市场上市融资。科创板的适时推出为像泽璟这样的生物制药公司带来了希望。

针对第二个问题,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和趋势,反映了众多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对科创板制度包容性的认可和对科创板发展的信心。

接受市场监督

《21世纪》:从一家成长期的企业直接转变为上市公众公司,登陆科创板为泽璟制药带来了怎样的挑战,又有哪些收获?

 盛泽林:科创板上市对泽璟来说是提供了更好、更多的机会,同时也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对公司的成长和进步是大有帮助的。

首先从资金上来说,公司在科创板募集到了足够的资金,能够让公司可以在短期内有充足的资金来推动多个新药的研发和产业化。公司上市之后也受到了当地政府包括苏州、昆山市政府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公司在2020年4月被苏州确定为首批16家潜力地标培育企业之一,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现在这种大环境下,当地政府的支持对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和帮助。

其次,上市大大提升了公司的品牌和知名度,对未来的研发和产品销售等方面也都会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有了更好的品牌,未来有更好的销售,也可以更多为股东和社会服务。面对高度竞争的市场,我们上市之后站在更大的平台上,公司也可以有更多更好的条件,去进行资源的整合。

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更大挑战。作为公众公司,需要更规范的管理,面临的是一个更高要求的监管体系,需要接受市场的监督,这也是一种公平的方式来回报投资人对我们的支持。

《21世纪》:科创板的投资者结构有其高门槛和专业性的特点。对于科创板上市后,公司对二级市场投资者等有怎样的体会?

 盛泽林:二级市场投资者方面,感觉机构投资者普遍专业性很强。目前科创板的投资者结构确实对公司各项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在与各类投资者的交流中也将本着专业认真的态度,及时回应投资者关心的问题,让更多的投资者认识和了解公司。

《21世纪》:公司是首家未盈利上市企业,上市前对投资者接受度的预期是怎样的?如今上市已有半年,感受如何?

 盛泽林:在公司上市前,市场上之前还未有过像公司这样无收入未盈利的企业,因此在投资者对公司的价值判断及发行定价方式上,还是存在不同观点的。

上市半年来,通过与市场各方的接触,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市场各方包括广大投资者对公司的关心和期望。经营一家公众公司和以往相比,确实有很大差别,比如在日常经营决策中需要根据情况严格履行三会审议程序,并做好各类临时公告和定期报告的披露工作,充分考虑对市场和投资者决策的影响。可以说压力是有的,我们将切实履行作为一家公众公司应尽的义务和责任,用健全的公司治理结构让广大投资者放心,用良好的业绩回报投资者。

为多纳非尼上市组建商业团队

《21世纪》:泽璟制药能够从众多未盈利企业中率先突围登陆A股,背后有哪些核心驱动力?

 盛泽林:我们认为,公司能够顺利IPO来源于公司多项核心竞争力,包括领先的新药研发技术平台、拥有差异化竞争优势的产品管线、优秀的研发团队提供技术保障、拥有自主的商业化生产能力及卓越的临床合作体系等。

公司注重同时布局大病种疾病和罕见病、广谱性和特效性,注重实现在研药品领先性和可及性,从而形成产品管线的差异化综合竞争优势。目前公司的产品管线拥有11 个主要在研药品的 29 项在研项目,其中 4 个在研药品处于 NDA、II/III 期临床试验阶段、2 个处于 I/II 期临床试验阶段、1 个处于 IND 阶段、4个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子公司GENSUN在研10余个临床前项目,专注于研发肿瘤免疫治疗和肿瘤免疫微环境调节抗体药物的研发。

其中多纳非尼是小分子靶向1 类新药,具有多重抗肿瘤机制,对多种晚期恶性肿瘤均具有显著的治疗效果。多纳非尼共获得 4 项“十二五”和“十三五”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立项支持,是目前国内唯一完成 III 期临床试验的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国产分子靶向新药,并获得新药特殊审批资格,于 2020 年一季度提交 NDA,有望成为治疗晚期肝细胞癌一线药物。

《21世纪》:就多纳非尼在获批预期及未来商业化运营方面,公司做了哪些准备?从产品上市到销售盈利,公司预计何时迎来业绩收获期?公司目前的生产布局和上市规划是怎样安排的?

盛泽林:按照国家药品审评中心CDE的流程,公司的多纳非尼正在审批过程中,后续将积极配合开展审评、药品临床试验现场检查、药品生产现场检查和审批等环节,力争尽早获批。

目前公司商业运营团队主要管理人员已经招聘到位,商业团队骨干均具有丰富的肿瘤药物销售经验,产品上市前将完成整个商业运营团队组建,为产品上市销售做好充分准备。

公司接近商业化的主要在研产品包括多纳非尼、杰克替尼和外用重组人凝血酶。公司的规划是在未来几年,能不断有创新药物进入市场。

(作者:张赛男,王涵西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