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天道教育创始人石凌空:留学产业短期阵痛,未来将趋于理性

21世纪经济报道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凌芯

短期内中国留学生的求学计划面临诸多考验。

无论是对于已在国外留学还是准备留学的中国人来说,今年都是顾虑重重的一年。疫情已是一大问题,地缘政治风险又带来签证收紧等政策风险,短期内中国留学生的求学计划面临诸多考验。

但尽管受疫情与地缘政治风险夹击,彻底取消留学计划的人并不多。国际高等教育咨询机构QS日前发布的《新冠疫情如何影响全球留学生》调查结果显示,全球留学生中超半数表示留学计划受到疫情影响,其中中国留学生受到影响的人数占比达到三分之二,在受影响的留学生中,约有一半学生决定推迟留学计划或更改留学国家,但彻底放弃留学的人数占比不足10%,其中中国留学生占比仅为4%。

此前6月18日,中国教育部官方发布《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仍旧指出要把培养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摆在重要位置,教育部国际司负责人明确表示,疫情对出国留学的影响将是暂时的,《意见》重申继续通过出国留学渠道培养现代化建设需要的各类人才,积极开拓优质教育资源合作渠道,拓展出国留学空间,同时大力完善“平安留学”机制。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日前就留学产业的未来发展等问题专访了天道教育创始人石凌空。他在2002年即创办了致力于欧美高端留学申请服务的咨询机构,从业近二十年,每年输送数千名中国留学生进入美国常春藤、英国G5、日本帝国大学等高校。今年疫情冲击下,叠加美国现任政府对华外交收紧,天道教育旗下主要美国留学业务已受波及,石凌空估计今年上半年整个留学行业收入普遍会比去年同期下降30-50%,下半年可能会回暖一些,但经营压力明显提升,他期盼“阵痛”过后,一切能在未来回归正轨。

天道教育创始人石凌空。受访者供图

 疫情与地缘政治双重风险

南方财经:疫情对中国学生出国冲击有多大?今年上半年出国留学人员有所减少,你预计未来中国出国留学市场需求是否会显著下降?

石凌空:国际教育行业整体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受到了三波冲击,不仅仅受国内外疫情的影响,而且也深受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影响。2至4月是国内疫情,打上半场;3至5月份是国外疫情,打下半场;6月份开始的美国黑人之死引起反种族歧视的BLM运动,美国大选在即,从而国际关系日趋紧张,对国际教育带来第三波冲击。

2019年出国人数是70多万人,我们谨慎乐观的预测,本次疫情会导致市场出现波动,会导致市场需求在一两年内的小幅下降,估计会有20%的下降,其中美国下降会最多,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家也会出现小幅下挫,英国有可能保持平稳,日本可能略有增加。就是说,不会是断崖式下跌,长期还是会回稳。

目前的疫情和国际关系会导致客户的签约迫切性降低,现在客户的消费意愿会滞后一些,购买力可能会下降一点。尤其是两年后才出国读书的学生,虽然给孩子和家庭做长期出国规划是必须的,但是家长因为目前的不确定性会更谨慎一些。

不过从更长一点的时间尺度来看,国际关系对留学的影响并不只有今年这一次。1999年炸馆事件后中美关系紧张,2001年海南撞机和“911”事件带来的签证收紧,短期都对留学市场产生了影响,但是现在看来,也都没有阻止中外文化、教育交流随着经济发展而进一步增长的大趋势。而疫情更是一个短期因素,相信随着有效疫苗在年底前的上市,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会较快的得到控制。我认为留学市场:短期阵痛,长期看好;疫情总会控制,出国趋势长期不会受到影响。

南方财经:目前疫情对中国家庭是否选择国际教育影响有多大,已经选择国际教育的家庭是否会改变最初的选择?

石凌空:目前的形势对每个年龄段的学生和家庭群体影响是不一样的。我们从初中生,高中生和大学生三个群里来分析。

12-15岁的初中生:如果已经在国际学校就读,他们基本上必须走国外的升学体系,所以这部分学生求学路径不会改变太大;但在读国内教育体系的初中阶段家庭,会考虑高中阶段是读国际学校选择出国还是读国内的公立学校选择考国内的大学,今年有些家长受国际形势的影响,部分会产生一些动摇。当然也有家长非常坚决走出国读书这条路,毕竟孩子要出国那是三年之后的事情。这部分家长基本受过非常好的教育,也非常具备国际视野,普遍还是认为孩子应该去英美等发达国家读书。

15-18岁在国际学校/公立国际部/留学海外高中在读的高中生:这类学生的选择余地非常小,因为高中三年的学习没有为国内高考做准备,只能出国读大学。高中阶段选英澳加教学体系的,还是会坚持原来的选择。高中阶段选择美国教学体系的,本来的目标是美国,现在会同时考虑英国和加拿大。

18-22岁在校大学生,这类学生分成两个群体。一类是已经在国外的本科生群体,鉴于目前的经济形势和就业市场的困难,在国外读完本科的很多会考虑继续读研究生,他们国内考研的可行性很小,继续海外升学读研的规划不太会改变。另外一类是国内大学的学生,这类学生有国内就业、国内考研,或者海外读研三种选择,这类群体变数就比较大。不过如果一个家庭已经决定让孩子去国外就读研究生,这笔预算基本已经准备好,教育支出是中国家庭里刚性支出一般不会占用,都会预留出给孩子。出国深造也只是时间问题,今年部分家庭会让孩子延后一年再考虑出国读研究生。

 中产阶级不变的教育焦虑

南方财经:21世纪进入全球化以来,中国家长对待出国留学的态度有什么变化?现在已经进入学历通胀时代,造成的一种后果就是学历在贬值,未来出国留学还是镀金/性价比高的好选择吗?

石凌空:我们分析一下本世纪头30年,以10年为单位,归纳总结中国家庭的出国留学观念的改变。

第一个十年(2000-2010年):我归纳为中国家庭是主动选择出国。这个时期出国的人是以读硕士和博士为主,主要想通过出国来改变自己职业路径,甚至说改变自己的命运,目的比较明确。一些人是同龄人中佼佼者,必须要靠奖学金才能出国,一些人通过自己工作几年的财富积累才能出国,比如说我本人,是工作了接近8年,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并且拿到了奖学金,才能够有能力去美国乔治城大学攻读MBA。这段时期也有一些孩子出国读本科,都是个人都有一定的想法。他们很多学生还是国内教育体制公立学校出来的,而不是国际班或者国际学校,他们既要完成国内教育体系的学习任务,还要同时准备托福和SAT,AP等国际考试和课程,没有一定的主观能动性是很难接受这个挑战的。

第二个十年(2010-2020年):我归纳为中国家庭是被动选择出国。这个时期出国的很多家庭有一点点小盲目,有一点点随大流。比如说出国读高中吧,很多家庭根本就没有分析清楚自己孩子的特点,尤其心智成熟度是否适合读国外高中,看到周围有朋友把孩子送出国,自己也把孩子送出去了。这个十年,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很多家庭有一定财富基础,能够为孩子出国读本科和研究生提供资金保证,而且国际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并且蓬勃发展,而且质量也越来越好。这样很多的孩子选择国际教育,是父母规划安排的,例如高中就读国际学校;而学生本人自己随大流,按照父母规划好的方向出国读书。

第三个十年(2020-2030年):也就是未来的10年,我认为中国家庭会理性选择出国。本次疫情无疑强化了家长这一理性的选择。留学选择是一个家庭对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孩子的成长教育和家庭甚至于家族的规划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也是私人银行和家族办公室把自己客户的子女规划纳入到增值服务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新的十年,家长送孩子出国读书,已经不是为了光宗耀祖,不是因为含金量有多高,也不是单纯为了拓宽视野,学习专业知识,而是为了学习另外一种文明。就是说,我们就是要提高孩子们的选择权,能够自由在两个市场(中国为首的朋友圈和美国为首的朋友圈)和两个文明(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之间顺利切换,游刃有余,成为真正的全球化人才。

南方财经:您怎么看待部分中国中产阶级家庭的教育焦虑?后疫情时代,他们是否会产生更多主观的疑虑,包括对出国留学安全性的担忧?

石凌空:目前中产阶级这一个群体的危机意识较重,学区房现象就是最好的体现。即使参加国内高考,各种高额的补习班费用支出也是一项重要的家庭负担。20年前,人才竞争就是高考,是唯一的路径。后来又增加了出国这条路。我们做高端留学业务,会发现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小官二代”和“小富二代”。他们有雄心,有能力,有资源,而且还勤奋,在求职和创业方面真的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出国读书只会强化他们的优势。有视野有资源的家庭还是会认真考虑留学这个选择,也让孩子能够和一些内卷化的竞争区分开来。疫情时代,家长们对出国安全性,主要是身体健康的安全性,人身平安的安全性等这些顾虑都大大加重了,但是我认为这还不是他们深层次顾虑的问题。

留学产业的机遇与未来

南方财经:你从业近二十年,今年对天道教育和整个留学行业意味着什么?对留学咨询公司与行业带来哪些影响与变化?

石凌空:今年的黑天鹅和灰犀牛,对整个留学行业是一次洗礼,一次检验。其中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主要靠营销导向的企业,这次会被洗牌。一批中小型企业,包括个人工作室,最初发展得益于出国风口红利,实质没有太多竞争优势的,这次会被淘汰;大型企业会被逼改革,会减员增效,会拓展产品线,甚至改变商业模式。

南方财经:长期来看,在留学的国家选择方面,需求和主要去向是否会有变化?天道以前服务最多的留学生群体去向是美国吗?天道会根据市场需求改变主攻国家方向吗?

石凌空:美国、英国、澳洲、加拿大、还有日本仍然是主流留学国家。2019年,其中去美国37万人,英国11.8万人,日本9万人,加拿大8.3万人,澳大利亚9万人。这些国家基本上都是发达国家,教育水平比较高,和我国也有着密切的经济人文往来。这些国家的学习经历是留学生们非常看重的,此外日本和德国也有留学向好趋势。

天道的客户群体最多的是美国,每年我们输送5000名学生进入美国大学攻读高中,本科,硕士和博士。其中就读常春藤级别顶尖名校的一年有620名左右的学生,是行业中输送学生进入美国前30名校最多的机构。天道在没有发生疫情之前,已经在布局英国和日本的高端留学,去年有500名学生进入了英国的G5级别的英国高校,300名学生进入了日本7所帝国大学。我们不会因为疫情而改变原来的布局,应该还是会坚持既定的战略发展方向。

南方财经:留学作为一个产业来说,目前最大的挑战、问题与困难是什么?未来机遇又在何方?天道有何战略布局和应对?

石凌空:疫情造成的暂时不安全性和国际关系的复杂性,造成了中国家庭在做孩子人生这一重大选择的时候,犹豫不决,决策拖延。中国家庭出国留学会更趋于理性,但是市场需求不会消失,只会暂时调整。后疫情时代,这个行业的消费者对从业人员和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出国作为家庭的奢侈品,更加强调服务的内容和质量;企业需要真正提供有价值的家庭规划和人生规划,而不仅仅是一个出国考试提分和最后阶段的留学申请文案工作。让留学成为人生成功过程中的一个加油站,需要我们所有国际教学工作者不断提高专业能力。培养国际化人才是家庭的需要,也是国家的需要,这个市场长期看好,机遇属于不断变革创新的企业。未来三年,天道教育会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变革和完善布局:第一、超越边界,提供一站式的服务。第二、通过整合上下游产业链,降低留学成本。第三、基于线下的优势,布局线上,形成共生生态。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凌芯 编辑:曹金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