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黎巴嫩爆炸调查指向三方向,总统称不排除外部干扰

师琰2020-08-08 23:38

黎巴嫩总统办公室的最新消息显示,对贝鲁特港仓库爆炸的调查正在指向三个方向:首先要查明引发爆炸的2750吨硝酸铵是如何进入和存储在港口仓库中的;其次,调查爆炸是疏忽还是事故的结果;第三,研究外部干扰的可...

遭到大爆炸摧毁的贝鲁特街头满目疮痍,连日来,人们主动加入清理废墟和帮助慈善机构分发食物的工作。

8月7日,黎巴嫩现任教育部长马伊祖布(Tarek Majzoub)也来到街上,随从把扫帚递给他,准备拍下部长跟民众一起清扫大爆炸垃圾的感人画面。不料正在那里的贝鲁特市民却不肯买账。

 “(爆炸)三天后想要拍照,第一天你在哪?!法国总统从巴黎打败了你和你们所有人!”一个人喊道。

 “穿着西装外套和衬衫要打扫什么?”另一个人揶揄道。

一位中年男子毫不客气地拿下部长的“拍摄道具”扫帚,做出驱赶的姿势。在众人七嘴八舌的指责中,无力争辩的部长悻悻地离开了。

(爆炸后的贝鲁特街头满目疮痍)

(黎巴嫩人纷纷走上街头,清理大爆炸后的城市废墟)

在经历一场毁灭性的经济崩溃并试图用有限的资源抵御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际,黎巴嫩人现在又面临抚平创伤、重建首都和港口的艰巨任务,然而,4日突发的港口大爆炸已让黎巴嫩民众对本该主导这一切重建工作的政府的信任降至冰点。

在像艾尔莎(Elsa Assaf)这样的年轻人看来,周二发生的绝不仅仅是一次事故,而是黎巴嫩国家运转系统问题的最新后果。

有人呼吁本周六下午在市中心举行大规模抗议。一位在爆炸中失去了四位邻居的贝鲁特女市民说:“我们的愤怒不会停止,除非我们看到那些混蛋在监狱里。”但艾尔莎在7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我不支持现任政府,但我认为大爆炸也不应责怪到这个羸弱的政府头上。”

在她看来,实际上导致黎巴嫩步入今日境地的问题已经拖了三十年。“是黎巴嫩人的错,我们必须彻底改变目前这个导致一切问题的系统,跨越不同宗派、实现真正的政教分离,仅凭某几个人是无法改变的。”她说。

卡内基中东中心主任玛哈(Maha Yahya)指出,爆炸本身体现了黎巴嫩治理系统的一些严重功能失调。经济模式面临挑战,治理体系存在问题,以及一些政客不愿将国家利益置于优先地位,这些都不利于黎巴嫩中产阶层及其创新繁荣。

贝鲁特港爆炸会导致黎巴嫩变革吗?玛哈认为,现在不同团体正联合起来组成反对派团体,建立跨越宗派社区的网络,并寻求建立一个承认他们是个人而不只是宗派社区成员的公民国家。

起因调查与救援进展

8月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将通过视频联线,为黎巴嫩举行一次国际捐助者会议,动员国际社会一起帮助贝鲁特重建。联合国将共同主持这次会议,以寻求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与会人员的认捐,并决定如何分配援助,使援助直接惠及人民。

周二发生的贝鲁特港爆炸迄今已造成154死亡,逾5000人受伤,伤者中五分之一需要住院治疗,其中120人仍处于危急状态。

黎巴嫩卫生部长表示,仍有60多人失踪。在为部分首批遇难者举行葬礼后,救援团队正继续寻找仍埋在贝鲁特东部倒塌建筑物下的幸存者,8日,4名废墟中的幸存者被找到,但随着时间流逝,剩下的失踪者希望愈发渺茫。

爆炸造成的损失估计在100亿至150亿美元之间,近30万人居所被破坏,陷入无家可归状态。

多个国家已向黎巴嫩派出急救人员和抗灾物资。由于第一大港贝鲁特港被炸毁,海运的援救物资只能在该国第二大港的黎波里港停靠。该港吞吐量只有贝鲁特港五分之一。因资金短缺,的黎波里的港口扩建计划已在多年前搁置。

欧洲联盟已宣布向黎巴嫩提供3300万欧元紧急援助,以帮助满足贝鲁特的紧急服务和医院紧急需求。欧盟还计划在周日的捐助方会议上评估所需条件后动员更多资金用于黎巴嫩重建。

美国已宣布向黎巴嫩立即提供价值1500万美元的食品和药品。

(中国侨民集资捐助的N95口罩)

(俄罗斯在爆炸后援建的野战医院已开始运转)

阿拉伯国家联盟负责人盖特(Ahmed Aboul Gheit)8日说,将寻求动员阿拉伯力量为黎巴嫩提供支持。在与黎巴嫩总统奥恩(Michel Aoun)会晤后,他表示设在开罗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已准备好协助对爆炸进行调查并竭尽所能提供帮助。

爆炸后的黎巴嫩目前也面对粮食危机挑战。联合国粮农组织驻黎巴嫩代表萨德(Maurice Saade)确认,贝鲁特的爆炸已摧毁黎巴嫩惟一的主要粮仓,没有大的库存。

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言人表示,爆炸和对港口的破坏将加剧黎巴嫩严峻的粮食安全形势,由于该国严重的金融危机和COVID-19大流行,这种情况本已恶化。该组织将为黎巴嫩成千上万家庭提供食品包裹,也随时准备向黎巴嫩提供供应链管理、后勤支持和专门知识。

世界卫生组织也表示,正在为贝鲁特部署价值170万美元的个人防护设备,爆炸摧毁了港口储存的大批新冠疫情应急物资和设备。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警告,贝鲁特有10万名儿童所住房屋遭到破坏并流离失所。而为5.5万名儿童服务的120所学校处于不同破坏状态。

(慈善组织在街头清点分发人们捐助的衣物)

对于爆炸的调查目前由黎巴嫩政府任命的一个调查委员会进行。

法国总统马克龙要求国际社会应对这起毁灭性的爆炸事件进行公开、透明的调查,防止真相被掩盖。他警告受危机打击的黎巴嫩将“继续沉没”,除非该国领导人进行改革。

来自黎巴嫩总统办公室的最新消息显示,对贝鲁特港仓库爆炸的调查正在指向三个方向:首先要查明引发爆炸的2750吨硝酸铵是如何进入和存储在港口仓库中的;其次,调查爆炸是疏忽还是事故的结果;第三,研究外部干扰的可能性。此前总统还表示不接受国际调查。

奥恩称:“爆炸原因尚未确定。有可能通过火箭、炸弹或其他行为受到外界干扰。”但他不同意外国介入调查。

一位前港口工人谢哈迪(Yusuf Shehadi)现身媒体,称发生爆炸的12号仓库里,放有30-40尼龙袋烟花,他亲自看到过这些约十年前海关没收的烟花,与2700多吨硝酸铵存放在同一仓库,这可能是引发爆炸的决定性因素。

黎巴嫩海关负责人和贝鲁特港口总经理等已被批准逮捕,作为对爆炸案调查的一部分。

有传言称,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团体在港口仓库内存放武器可能是灾难起因,亲伊朗的真主党领袖尽管没有担任任何官方正式职位,但被西方世界认为对黎巴嫩政坛有相当大的幕后影响力。

黎巴嫩真主党领导人纳斯拉拉(Hassan Nasrallah)现身电视讲话,坚决否认有关说法:“我们在港口没有任何东西,没有武器库、没有导弹库,也没有导弹、步枪、炸弹、子弹或硝酸铵。”他称,对公正和透明的调查存在“共识”,任何责任者都要承担责任,任何人都不应受到保护。

马克龙来访 

8月6日,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中断度假匆匆飞抵贝鲁特,当打着黑色领带、挽起白衬衫袖子的他直接出现在受灾最严重的吉玛泽(Gemmayzeh)街头时,激动的黎巴嫩人把法国总统层层围住,要求他帮助改变黎巴嫩。

劫后余生的黎巴嫩人握着法国总统的手,彷如握着救命稻草的画面,被媒体传遍全世界。

尽管黎巴嫩政府宣布4天之内调查委员会将公布调查结果,厘清各方责任,但社交网络群情激愤。就在马克龙到达同时,一些黎巴嫩人再次走上街头,指控一些政客们面对经济和社会危机的无能。

“帮帮我们,您是我们惟一的希望!”

当马克龙在街头停下来与居民交谈时,有人大声喊道。充满期盼的市民们从被爆炸摧毁的破损窗户和破烂的公寓阳台上现身鼓掌。

一位身着黑T恤衫、带着红手套的女子穿过保镖、来到马克龙面前,慷慨激昂地恳求马克龙将法国的财政援助排除在黎巴嫩官员的控制范围之外。

“我理解你的愤怒。我是为你们来的。”马克龙紧紧拥抱了她以示安抚,人群发出欢呼。

他承诺向该国领导人提出一项“紧急改革路线图”,并敦促他们进行全面变革。

黎巴嫩著名演员伊塔尼(Ziad Itani)在社交媒体上对黎巴嫩领导人写道:“我在吉玛泽的家已经消失了,第一个探望我的人是外国总统……看来这不仅仅是一次访问。吉玛泽大街上发生的事情将是历史性的。”

有黎巴嫩公民在星期三建了在线请愿书,要求将黎巴嫩置于法国的下一个十年授权之下”。已有超过6万人联署。

今年21岁的艾尔莎却不这么看。

“交给法国?绝不!”她对记者说:“我和我的父母、家人都很感谢法国以及其它国家提供的帮助,但是,黎巴嫩人应该明白,我们好容易独立了,不管多惨,无论如何不能把自己的国家交给别人来管理。”

“不!别来接管我们!”

艾尔莎有个中文名字叫武思维。她是幸运的。这个刚从大学毕业、进入出版社工作的美丽女孩上周二傍晚下班后正在办公室楼下等车回家,爆炸就在这时发生了,她没有受伤,还留在办公室的几位同事和上司均被爆炸冲击波造成的碎玻璃不同程度扎伤。

如今回想那一刻,她不无后怕。若不是当时司机来晚了,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她或许正在港口附近被爆炸彻底摧毁的路上。港口距离她的办公室只有几分钟车程,位于她回家的必经之地。

艾尔莎相信,那些向马克龙发出请求的黎巴嫩人只是出于绝望和伤痛,失去工作、失去家人的他们已经被巨大的悲伤摧毁了,对为什么要选择法国“接管”自己都不清楚。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像溺水的人想抓住能抓到的一切,”艾尔莎说,“马克龙是爆炸后第一个访问的外国元首,这个时候不管是谁来,他们一样会这么做。”

在她看来,一些政客无力回答和响应人民的基本需求,与此同时却又使自己先富裕起来。“贫富差距太悬殊了。”

Leil Zahra跟她持相同观点。“马克龙的访问对我们而言非常痛苦,这正是基于两国之间的联系,”他说。

留在黎巴嫩还是离开?

大爆炸再次揭开了许多黎巴嫩人藏在心底的伤疤。

事件发生后,一位年轻的妈妈说:“我从女儿眼里读到了难言的惊恐,受够了,结束了,我要离开这里,我的孩子值得更好的生活。”

因为多年陷入战乱和地区冲突,黎巴嫩是拥有海外侨民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个500万人口的国度,海外侨民比例高达1500万人。海外侨民寄回给国内家人的钱,也是该国最主要的外汇来源之一。

但是艾尔莎并不打算离开。这位性格刚毅的姑娘今年刚从黎巴嫩大学汉语专业毕业,能讲一口流利英文、中文,还略通法语和俄罗斯语。她喜欢“梅花香自苦寒来”的腊梅,也很钦佩中国历史上的女皇武则天,目前在贝鲁特一家出版公司从事图书翻译工作。

她说自己当然会留在黎巴嫩,不会侨居到那些她拥有语言能力而且不必担心生计的国家,因为比起那些国家,自己的国家还很落后,需要每位年轻人投入建设并参与改变。

爆炸发生后,一位摄影师朋友给她发来自己拍的照片和一段文字:

“花还活着,我给它们浇了水。伤害是巨大的,心痛是深深的,我捡起了我可以捡的东西,我损失了大部分东西,我还活着,我更坚强,没有什么能让我放弃梦想,家,成就,永远都会的。如今我幸免于难,我有另一个机会去努力,另一个机会去生活,另一个机会来钉牢它。”

(摄影师回到自己被爆炸摧毁的房子,不忘给花儿浇水。)

这就是黎巴嫩人。

在当地侨居19年的华裔女商人赵颖也完全没考虑过离开。黎巴嫩华人不多,算上使馆、中资机构和维和部队,总共也就400人左右。

这位外表柔美、内心刚毅的女子当年爱上在北京研习中医的黎巴嫩帅小伙,如今两伉俪与两个儿子一起生活在贝鲁特,丈夫的中医诊所在当地颇受欢迎,自己一手创立的旅游、出口和投资生意这些年也遍及中东、北非、南欧和中国等市场。

本来完全有实力迁居到任何平安富裕之地的赵颖对记者说:“我哪儿也不会去,我爱这里,我的家在这里,我会和不屈不挠的黎巴嫩人一起帮助清理街区、捐款捐物、做所有力所能及的事。”

“贝鲁特历经多次摧毁和重建,这次我要跟贝鲁特一起重新崛起。”她说。

(注:所有现场照片均由本文被采访者提供。)

(作者:师琰 编辑:李艳霞)

师琰

高级记者

常驻伦敦,辐射欧洲。外面的世界,与你息息相关。邮箱:shiyan@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