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发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薛宏立:金融市场高波动时期的变、备、战之道

陈植2020-08-09 17:53

8月9日,由南方财经全媒体旗下《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联合主办的2020年中国资产管理年会隆重举行。

浦发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薛宏立在当天下午举行的“不确定性下的机遇”分论坛做主题演讲表示,“明变,有备而战”,这是他们发布的2020年市场展望主题,出自于《易经》,怎么变,怎么备,如何战,很大程度影响着金融机构在今年市场波动过程的整体回报与风险控制能力。

他指出,所谓“变”,反映的是固收市场变动的大趋势。当前宏观环境处于长期的新旧格局转换期。因此他们发布避险蓝皮书发布时,“明变”包括两个方面,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的第三“变”,概括而言,分别是中美全面竞争下的全面对抗之变,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换档降速之变,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潜在增长力的打击之变。在这种变局下,黄金走势其实引领了整个货币体系的转换预期,能反映金融市场“百年变局”唯黄金而已。在过去百年中,或者近几十年间,黄金的价格变动实际上反映了美元相对于黄金贬值的趋势。

“年初以来,金价涨幅大概在34%左右,沪深300涨幅在16%左右。怎么看金价?从长期趋势而言就是美元针对黄金贬值的过程。在这个变局下,人民币汇率反映的是外部风险高于内部风险。在整个变局下,国内债券市场交易逻辑也在内外之间切换,这种切换基本也是起源于外部之变在内部政策转换之间的变局。”他指出。有了变,如何备?在变局之下,金融机构的思维和策略的常备该如何切换,他认为应保持多元分析的思维,比如说历史观(过去和现在)、全局观(国内和国外)、市场观(宏观和微观)。从正向与逆向,从前瞻与反侧,从仰视与俯视的角度审视所有影响变量。比如从多元分析模型看中国经济,降速换挡是肯定的,但是仍有韧性。刚才提到经济环比复苏的同时,同比也是增长的。可能经济增速高点在明年1季度,大概测算在13%左右,因此去除疫情的冲击,中国整体经济韧性是比较强的。

薛宏立还表示,从多元思维看中国债券市场,长期均值回归,短期波动加大。看均值回归,但是趋势是不变的,均值在变。比如整个经济换挡降速,——用历史的观点加上对未来前瞻性预测的观点来看,整个均值一定是在下降的。所以说整个均值回归不是回到过去高均值,而是回到未来的低均值。因此在变局中的策略常备,是通过金融智能投研“看得准”,通过量化交易“做得到”。

至于如何战?怎么看变局中的“战”?他坦言要顺势而为,危机一定是“危中寻机”。在整个三大变局下,所有的宏观逻辑都要被颠覆,要重建新逻辑,验证新逻辑,转变惯性思维和常规策略,不变化就不会有新策略,会被反向逻辑套进去。今年二季度,无论哪个市场变化都充分验证了这一点。

“所以我们要居安思危,因为我们都没有经历过,我们只能畅想、设想,所以推荐一个工具,就是逆向极限压力测试,它会把所有在策略中的缺陷放大,从而审视是否能承受策略缺陷之重,来衡量是不是要变”。他指出。变局中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在今年二季度被发现了,被痛苦的验证了——即当前固收和理财为什么会出现估值波动?是因为IFRS9实施使估值资产从交易账户扩大至银行账户,IFRS9之后变成了数千亿甚至上万亿。大家知道2018、2019年估值的波动不明显,体现为盈利,但是今年二季度5月份、6月份、7月份被放大了。因为国外成熟应用的IFRS9有套期制度的准备,有套期市场的配合,这两点在国内都不太具备。各家银行基本没有建立套期制度。我们的对冲市场仅仅是利率互换,期权今年刚推出,期货市场也刚刚允许几家大行加入,并且这里的交易还存在基差风险,是无法对冲的。所以在二季度,估值波动成为商业银行之痛,波动在几十亿到上百亿之间。估值波动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各商业银行固收组合需要重点防控的风险。

“如果没有预设交易策略,没有清晰的交易纪律,在上半年这个过程中各个固收的组合将承受市场波动的风险。” 薛宏立表示。

 

(作者:陈植 编辑:马春园)

陈植

高级记者

长期关注全球宏观经济,私募股权,外汇期货,金融科技与产融结合。邮箱:chenzhi@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