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见|刘永好的新“财思”与新希望 当金融和科技遇见传统农业产业链

慧见包慧,拍摄,林钊宇,姚志城 2020-08-20 07:00

导读:在采访中,刘永好为什么对黄峥特别赞许?十几年前,他错失了马云,现在有什么想法?女儿刘畅原本是个爱时尚的女孩,什么能量策动了她,来个接地气的转身——“养猪专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农牧业一向挣的是辛苦的慢钱,但风水轮流转,2019年猪肉价格的疯狂飙升,迎来超级强周期。新希望2019年生猪养殖营业利润暴增8712%,2020年因为疫情和瘟疫,猪肉价格接着暴涨。这让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决定不下调今年的增长指标。

8月4日,刘永好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慧见》栏目独家专访时称,为耕者谋利,为食者造福,让中国农牧企业跻身世界农牧行业前列,就是新希望集团的“新”希望。

刘永好身上沉淀了鲜明的时代烙印,与共和国同龄,做过知青,与改革开放同步创业。在80年代初,他和兄弟们白手起家,开创了一个农业帝国。之后,他又把金融和科技引入了传统农业产业链,利用资金杠杆撬动养殖市场,从单一的饲料加工延伸到产业链上下游的各个角落,试图建立一个从农户到渠道的产业链新模式。

疫情后新增300亿投资

《21世纪》:创业初期,你自己动手做了不少生产设备,在正大就看了一眼进口颗粒机回去就做出来了,这奠定了你最重要的商业理念:成本控制。现在还这么认为吗?

刘永好:到现在我还这样认为,我学机械,对机械很敏感。小时候吃太多苦,知道要节约,到今天我们还是比较节约。

《21世纪》:新希望今年受疫情影响有多大?

刘永好:疫情影响主要在一季度,很多养殖户都受影响,二、三季度逐步好转。去年计划今年销售额和利润都要增20%,一开始觉得完不成,年初因为非洲猪瘟导致猪肉价格暴涨,市场非常好,加上农产品是刚需,所以决定不下调目标。今年,我们销售利润、税收和用工都会有20%甚至更多增长。

《21世纪》:疫情是否会让公司更保守,停止扩张?

刘永好:不会。我们一年要生产400多万吨肉蛋奶产品,都是老百姓的刚需,关系民生,不管什么情况下人总要吃饭。由于非洲猪瘟等原因,再加上疫情上半年我们毛猪存栏量大幅降低,最低下降了40%,导致猪肉暴涨,比正常年景上涨了一至两倍。为了老百姓 “猪肉自由”,我们在今年逆势扩张,将增加300亿投资,还要新增超过2万人就业。

《21世纪》:新增300亿投资来源于哪里,投向哪里?

刘永好:资金来源于多年积累,创业38年来没哪年不盈利,去年也盈利80多亿,今年继续保持了较好的盈利,国家也给了些支持,包括低利率的防疫专项贷款和产业补助等。我们也发了公司债、企业债,进行了增发。今年贷款利率普遍下降1%左右,三年期的债券年化只有三点几。

《21世纪》: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很多救助企业的措施,你有什么建议?

刘永好:我们有10万员工,光社保减免都接近4亿。但我觉得经济要复苏,更多还是要靠企业自身努力。像我们这样的企业资金压力不会那么大,中小企业更大。银行要看三年财报的,看抵押物,疫情期间一些服务性企业大半年没开张,希望国家要支持实体企业,特别要支持小微企业。因为他们是解决就业的主体,也更困难。

《21世纪》:经过这次疫情,很多民营企业都在反思自己的商业模式,民营企业该怎么办?

刘永好:疫情期间我做了调研,回收近7000份问卷,反映集中的是资金困难、税收偏高、企业该不该裁员。我的建议首先是保就业,有了就业,就有了民生,有了消费,有了一切的基础。国家可以对每增一个就业给些政策支持等。

疫情客观来讲是天灾,四川的企业没办法,全国的企业没办法,全世界所有企业都没办法。一个警示是:顺时要考虑逆境,手有余粮,心里不慌,杠杆不宜太高。第二个警示是要有Plan B,主营受到影响还有其他手段来对冲。

刘永好言,为根者谋福利,为食者造福,就是新希望集团的“新”希望。视觉中国

对民生银行和新网银行的期望不同

《21世纪》:你是民生银行的发起人之一,为什么又联合雷军筹建了新网银行?

刘永好:(上世纪)90年代银行不给民企贷款,所以我在全国工商联主席会上提出建议,由全国工商联牵头,由民营企业家来投资组建商业银行,民生银行作为中国第一家由民营企业投资发起的民营银行在1996年成立了。

24年来,民生银行资产接近7万亿,这么大体量要做创新、做变革有难度。我想成立新银行尝试科技金融,于是就找到小米和红旗连锁联合发起新网银行,去年在管信贷资产规模已过千亿。

新网银行依靠科技来服务在普通银行无法获贷的从农村进城的年轻人,在农村的农户、新型农场主,规模都很小,没信用记录,没抵押物。新网银行不要担保,不要抵押,也不看三年财务报表,就依靠大数据和智能化,新希望还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专门来做这个事。

《21世纪》:你对民生和新网银行都有什么期望,对民生银行有什么不满意?

刘永好:新网银行想走科技金融、普惠金融的道路,民生银行已是中大型银行,现在发展正在过难关,正在迈步子。最近我还一直在增持民生银行。

民生银行发展到现在,成就是显而易见的,也存在不足,比方说在法人治理结构上可以更完善,在激励和约束体制上还要下功夫,要敢于善于激励优秀的人,干部可以更年轻化等。但不同股东对银行有不同的看法。

《21世纪》:新希望有自建电商平台的打算吗?

刘永好:我们现状是主要依靠现有的电商平台,而不是自建。网上销售是潮流,年轻人都在线上消费,要适应新格局。怎样把肉、蛋、奶产品卖给全国老百姓,不能单靠过去传统的一级二级三级批销体系。不同子公司都组建电商销售团队,在培养相应线上销售体系,把线上和线下结合起来。

《21世纪》:创业38年来你开疆拓土,新希望从单一到多元,你如何看待多元化和转型的焦虑?

刘永好:我希望新希望集团也有新的希望,新希望主体是做肉蛋奶产业链的,新希望六和是中国最大饲料生产企业,也希望成为全球最大饲料生产企业。我们养猪,也养鸡、养鸭,另外屠宰肉食品加工,中央大厨房的建设,冷链物流基地的建设,还有商品市场的建设,接下来就是线上和线下一体化营销体系的建设等,这是我们的主业。我们70%以上利润来源主业。新希望六和去年50多亿税后利润也主要源于饲料养殖产业。

《21世纪》:从饲料行业横跨到金融背后是什么逻辑?

刘永好:对民生银行只是财务投资,并不主导。新网银行是为我们主业产业链的上下游服务,比方说养猪、养鸡的养殖户和经销户。我们还成立了新希望金融服务公司,两者结合为养猪户提供金融服务。

比如说养猪户在我这买饲料,以前要通过经销商提供一定贷款赊欠服务。现在打开手机APP一键就能买了,通过我们的物流送到养猪场,缺钱也能一键获得融资,甚至一键销售,比如跟屠宰场联动,扣除借贷剩余的钱再给他,这样的产业链金融是为主业在服务。

农村金融是很大的产业,还有相当市场空间。这些养鸡户、养鸭户、养猪户,农村进城的青年,农村小商户没有财务报表,没有可抵押的资产,我们试图通过金融科技的能力和手段服务他们,这是我们做金融的初衷。

《21世纪》:公司的互联网小贷,跟新网银行有冲突吗?

刘永好:我们互联网小贷公司主要做农村养殖户、种植户的业务,新网银行更多的是做农村进城务工青年的业务。两者客户群体不同,贷款规模也有显著差异,前者平均贷款额度有三五万,而后者大概是三四千。

人和公司都会犯错,最后悔错失投资阿里

《21世纪》:公司在实业和投资领域都收获颇丰,未出现重大战略失误的秘诀是什么?

刘永好:每个公司都会犯错,我也犯过不少错,只不过大家没看到,知道犯了错误就去改,我觉得这更重要。

《21世纪》:你犯过的最大的错是什么?

刘永好:有的人叫错误,有的人叫丢掉了一些机会。2011年集团销售已接近800亿,到2013年还没破千亿,我们就研究为什么。有人说民营企业的机制比较好,活力比较足,但在创业初期,公司规模小,所有事老板都得清楚。这时,公司机制活一点,就算一言堂都没问题。因为效率最高,利益和风险都压在他头上。

当企业有数万员工,在全球布局几百家工厂,管理半径变大后,民营企业也要转变新机制。于是,我们开始大量推行子公司合伙人机制,让主要管理者成为股东,把他的利益和公司利益捆绑起来。到今天,新希望集团旗下已经有100多家合伙人企业,400多个合伙人。

《21世纪》:你最后悔的是错过了什么机会?

刘永好:2001年,我受邀到日本大阪中日经济研讨会上做关于中国民营企业的主题演讲。当时,我发现,坐在前排的一个小伙子,个子矮矮的,形象长得很特别。他听我讲完后走过来说:“我姓马,我的公司叫阿里巴巴……”

那时,阿里巴巴刚创业只有一年,正好碰到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期。他希望我关注互联网,希望我能在电商方面做投资,我对这个小伙子印象特别深,对阿里巴巴印象也很深,但后边我没投,这是个很大的失误。

《21世纪》:当时的判断失误在哪里?

刘永好:现在回过头看是不够敏锐,知识面不够,沉浸于饲料业,成天考虑怎么把产品卖给农民。这也对,但我们应该跳出这个圈,看更多的事。既要埋头拉车,脚踏实地把养猪做好,养鸡做好,还要抬头看路,更要不时抬头看天,看行业发展的方向,看经济社会的走向。当时,不管是哪个方面,新希望比阿里巴巴都要强多了。但是,今天以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最重要的代表了。

我们错失了互联网的机遇,不能丢掉未来10年20年工业互联网带来的巨大的变化,这就是我总结的教训。我们三年前就加大了信息化、数据化、智能化投入,之后好处大到我都没想到。比如今年初,非洲猪瘟猖獗,中国有30%-40%的猪没了,但我们损失不到10%。这就是因为我们养猪的智能化程度比较高,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非洲猪瘟的感染率。

《21世纪》:业内对新希望的质疑多集中于多元化和主业盈利能力方面,投入科技可以提高盈利能力吗?

刘永好:科技提高主业盈利能力仅仅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提高你的生存能力、创新能力、发展能力,当有一天你发现再怎么努力都没用的时候、人家远远把你超越的时候、你被淘汰的时候,你就会后悔早几年应该怎么样,我觉得这就是科技的力量。

《21世纪》:公司在今天的体量你觉得还会死吗?可能是什么原因?

刘永好:每个生物都会死掉的。人的生命只有百年,中国的百年老店不多的,数一数不会超过100个。我们提出要创造百年老店,靠什么?我们快40年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传承好。所以说,五新理念中新青年尤为重要。

谈农业和电商:后浪要向前浪学习

《21世纪》:靠一个人的资本原始积累,从千元到千亿元人民币,你用了38年,但拼多多的黄峥靠一群人的资本,从一个想法到千亿美金市值,只用了5年。心里会不平衡吗?

刘永好:农业难做,利润低,风险高,不单市场风险,还有自然风险,政策风险,怎么办?我们不能用传统的方式去做,由年轻人去做就显得尤为重要。社会在进步,在发展,总会是一代超过一代。

当我作为前浪被冲在沙滩上的时候,我由衷地为后浪们感到骄傲。这其中也有我的女儿,还有黄峥这样的优秀企业家,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未来所在。我也非常关注这些年轻人,一直在跟他们交流,觉得这是我该补的课,希望差距小一些。

《21世纪》:你也经常跟后浪进行对话?

刘永好:对,经常跟后浪对话,这是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跟后浪们在一块交流,讨论学习、沟通。黄峥是我女儿刘畅最好的朋友之一,他们经常在一块聊天,年轻企业家优势在于学新东西,比如互联网、电商、数字科技。

前两年,一批互联网“独角兽”们组团去国外考察,请刘畅参加,刘畅说“我爸也想参加”。结果,我就参加了这些80后90后组成的独角兽考察团,跟他们在一块学到很多,我知道了他们在想什么,他们讨论的问题我也听得懂。

《21世纪》:你的财富是靠企业盈利积累来的,黄峥的财富是靠企业的估值上涨来的。你靠市场,他靠资本市场。拼多多和新希望市值差距很大,如何评价这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存在哪些优劣和对错?

刘永好:我们从事的基础产业,肉蛋奶产业是传统农业的一部分,我们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你看刘畅做新希望六和的董事长,市值从将近300亿上下变成现在1400亿上下,我觉得她做得非常不错。

电商是个新兴的业态,在中国仅有10多年历史,而最近几年,大家都觉得电商的红利已经见顶了。但像黄峥这样的年轻人,从基层入手,农村包围城市,用低廉的价格和服务来赢得了市场。

《21世纪》:那你内心有不平衡吗?

刘永好:我觉得我不存在平不平衡的问题,我更重要的是认同他们,学习他们,希望我们更多的年轻人像他们一样,中国有更多一些像拼多多的企业。

《21世纪》:你创业时中国的经济体制正处于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之中,作为与中国改革开放共同成长的民营企业家,你的人生哲学和经营哲学是什么?

刘永好:大部分人的智慧、能力天生都差不多,更多靠后天的学习。我特别有好奇心,学习能力蛮强。另外我心态好,遇到再大困难晚上一样睡觉,一样能吃饭。不会因为谁做得很好,远远超过我就心里不平衡。我觉得应该通过竞争互相学习,友商首先是友。不要把友商看成敌人,所以我敌人不多,就能安心睡觉,好好吃饭,这也是我身体好的原因。

谈女儿:“刘畅进步很大”

《21世纪》:你是怎么培养女儿为接班人的?

刘永好:刘畅是我的女儿,她也是集团新青年计划中的一员,经过7年锻炼后才让她担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还请了陈春花老师做联席董事长带了三年。

刘畅进步很大,她以前不喜欢饲料,喜欢时尚,说养猪臭臭的,脏。现在,她变成养猪专家,能够热爱这份事业。其实不管养猪,做时尚,做互联网都是一样的,商业不分贵贱。

一般的二代传承都去做投资、做互联网、做金融这些事,但我把农业最大一个公司交给刘畅,而我去学习和做新东西,我做互联网金融,做新网银行,我乐得跟年轻人在一起。

《21世纪》:回顾创业38年来的经历,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回到过去,可以改变一件事情的走向,你会回到哪一年,想改变什么,为什么?

刘永好:穿越的机会可能在我身上没了。100年以后或许科技进步了可以穿越。假如说用我现在的智慧穿越回到过去,我还是喜欢做农业,尽管它慢一些,苦一些,我觉得坚守这里是对的。

《21世纪》:你认为外界对你和公司最大的误解是什么,现在的新希望和过去比有什么改变?

刘永好:很多人认为我们是生产饲料的。对,我们是生产饲料,养猪,养鸡,但也做肉食品加工,做冷链物流,做产业链。通过智能化的再造,使养殖业上了新台阶,我们做现代农业,做智慧城乡。不同在于现在的新希望更注重对年轻人的培养,更注重科技投入,更注重成为一个学习型的组织。

谈财富观:吃穿用度30年没怎么变

《21世纪》:你如何看待财富,如何管理个人财富?财富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刘永好:其实,说我有钱,我没这种感觉,因为我现在吃、用、穿等和10年前、20年甚至30年前都几乎一样,不比员工们好多少。但我觉得这种平常的生活挺好,这样我能睡得着觉,也是保持青春活力、身体健康的源泉。

我也不买好车,也没有飞机,也没有什么名牌,我觉得人家喜欢豪车私人飞机也没问题,对拉动消费有好处。但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个资金用在多养猪,养好猪,让老百姓能够吃得上猪肉,实现猪肉自由上。

我们企业家的本质是什么?生产产品创造价值。让我自己的生活,员工的生活,消费我们产品的老百姓的生活,都过得更好。只有大家都过得更好,才有能力消费更多的产品,推动经济的进步和发展。

《21世纪》:上一次在公司发火是因为什么事情?

刘永好:办公室装修多花了好多钱,我狠狠地批评了他们: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为什么要装修?现在疫情经济下行期间,国家都过紧日子,企业更要过紧日子。难道今年我们盈利多了,就可以乱花钱?那是不行的。

《21世纪》:你是过了而立之年才开始创业的,对现在越发年轻的创业浪潮中的“后浪”们,有什么建议和忠告?

刘永好:认真学好本领,或者在公司好好做,发现机会创业都可以。不要怕失败,失败了算什么?你还有两只手,还年轻,去送外卖都能活下来。但是,就算是送外卖,你也要比别人送得更好。

(作者:包慧,拍摄,林钊宇,姚志城 编辑:李伊琳,剪辑,许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