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票房200万以下影院生死劫:超三成未复工 遭大片严防死守

贺泓源贺泓源,周圆缘2020-09-15 16:34

离国家电影局确定的2020年八万块银幕目标,还差一万多块。

很多小影院,可能很难撑过这个“冬天”。

复工以来,全国电影票房已突破50亿元。9月14日,拓普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9日,全国单日票房水平与去年同期开始接近,超过1万家影院恢复营业,但仍有1807家去年有票房产出的影院还未复工,未复工影院数量占比为15.79%;未复工银幕数量9097块,未复工银幕数量占比13.34%;未复工影院2019年累计票房为45.21亿,未复工影院2019年累计票房占比7.05%。

在未复工影院中,年票房200万以下影院占比超六成。拓普数据显示,在还未复工的影院中,2019年票房5000万以上的影院有1家,为耀莱成龙影城(五棵松店);200万以下的未复工影院数量有1114家,占未复工影院数量的61.65%。从各票房未复工的影院数量来看,年票房越低未复工的影院数量越多,200万以下年票房影院是未复工影院的重灾区。

严防死守

另一头,年票房200万以下的影城们,还遭遇着大片的严防死守。8月14日,《八佰》进行全国首轮点映,随后,影院们收到了发行方案。其中包括:年票房在1000万元以上的影院,可以参与8月14日的点映;8月17日-19日,部分票房在200万以上的影院可参加点映。8月21日正式上映时,年票房在200万以上的影院,实行正常分账方式放映电影。票房在200万以下的影城,则需按上年实际票房的3.5%核定保底金额,并在8月19日前将该笔保底费用预交给发行方指定账户,才可放映《八佰》。作为复工后上映的头部大片,据灯塔数据,截至9月15日发稿前(15:05),《八佰》票房已突破27.02亿元。

对此,小影投们的选择是,放弃上映。一位南昌的影投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院线通知要缴纳3.5万保底金(约为2019年票房的3.45%)。按50%票房分账,需要至少赚6万块钱才能回本,加上人工、房租、水电,要赚到至少8万才能保证不亏本。而他的影院,从复工到现在,票房只有不到3000元。“做影院这么多年,票房能到什么地步其实自己都很清楚,很明显亏本。我为什么要去交这个钱?”他说。

据灯塔数据,南昌市(包括南昌县)共有10家2019年票房在200万以下的影城。按照《八佰》的发行规定,这些影城都应缴纳3.5%年票房作为保底金。记者联系了其中的7家影城,有3家电话已提示欠费或空号,剩下4家影城,没有一家缴纳保底金上映《八佰》。

除《八佰》外,9月14日,将于9月25日上映的《夺冠》片方发布抵制偷漏瞒报行为的通知,称如发现影城有偷漏瞒报等行为,发行方将选择与该类影城终止合作,停发影片后续密钥,并终止该类影城影片发行方后续所有影片密钥提供。并公布了种种重拳监察方式。偷票房最大剑指,便是年票房200万以下影院。

这背后是片方与影院的猫鼠游戏。多位影投人士表示,票房产生后,影院先拿到50%,其后,多个账户汇给院线,再与片方结算,时间一般在3-6个月。对华谊来说,传统模式账款周期长,同时,被“偷漏票房”风险不小。

事实上,影院“偷漏票房”在业内屡见不鲜,特别是缺乏规范的小影院。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在去年4月公布了当年第1批被举报严重违规电影院,共5家,均是因为售票系统与实际观影人数不符,这是总计公布的第32批。

有万达电影高管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万达院线此前之所以不开放加盟,担心“偷票房”占据很大因素。

且由于疫情影响,小影院资金压力巨大,减免的专资费用等,都助长其偷票房动力。

艰难选择

但部分人的“偷票房”行为,最终使得整个群体成为电影业的重点关注对象,拉高了所有主体成本。

另一位在南昌的影投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不会上映《八佰》,他开了五六家影城,从大城市到小县城,旗下最大的一家影城,复工到现在,票房不到20万,实际收入只能拿到10万。“租金高达20万,再加上经营成本,至少要有40万票房才能勉强不亏。”

他的乡镇影院,票房均在200万以下,抗拒《八佰》更大理由是“赚不回来”。此外,另有当地影院经理表示,工资早已发不出来,都是老板“垫付”。

前述南昌影投负责人大力布局乡镇影院的背后是政策推动。2018年末,国家电影局印发《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的通知,其中提到,到2020年,全国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电影院银幕总数达到8万块以上,并出台相关激励政策,特别针对中西部地区(含国务院规定全面比照享受西部开发政策的地区)县城(县级市)新建(改扩建)影院。

影投老板们看着政策红利入局,但现实相当惨淡。“虽然有补贴,但根本不挣钱。更不用说疫情后。”另有影投负责人称。

大数据也在印证着影投负责人们的说法。拓普报告显示,从各省份未复工的影院数量占比来看,新疆由于疫情影响,现在还未复工。西藏超过33.33%的影院还未复工。宁夏、重庆、贵州未复工的影院数量占比超过20%。其余省份影院复工情况良好,未复工影院占比在20%以下。TOP10省份平均未复工影院占比为27.86%,西部省份复工率相对较低。

此外,从目前各票仓还未复工的影院数量来看,二线城市未复工的影院数量最多,占全国未复工影院总数量的33.99%;五线城市有353家,占票仓影院总数量的22.03%,是复工率最低的票仓。由于五线城市的单体影院最多,票房低于200万的影院最多,因此受疫情影响最大。

对于这种局面,业内早有预料。“好的点位已经被占据了,我们扩张速度正在放缓,下沉很谨慎。”电影局相关政策出台后,有上市影投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影投老板们的选择,似乎也代表着未来方向。“难,但只能熬着,毕竟投了这么多钱。出路在哪,我也不知道。”前述开有多家影院的影投负责人说道。

依据前述报告,全国总银幕数6.8178万块,离年底8万块的目标,仍有较大距离。

(配图来自拓普数据报告)

延伸阅读:

《八佰》“保底”发行背后:影投弃片 院线踟蹰

记者观察丨投资电影还是好生意吗?

(作者:贺泓源,周圆缘 编辑:徐旭)

贺泓源

21产经版记者

研究泛文娱产业生态,在一线思考。微信:petrjjr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