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游持续“冰冻”,十一黄金周导游“抢单”国内游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陈洁,实习生康婉莹 广州报道
2020-09-16 16:02

带团“僧多粥少”

2019年,国庆7天,全国出境游突破700万人次。

但是2020年,这一繁荣的出境游市场几乎处于全面“熄火”的状态。

“现在境外基本就没有复苏的迹象,大家都想的是把人往回接,想要出国旅游的话非常麻烦,风险也比较大。”此前主要做境外游导游的徐可(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导游做久了,都喜欢做境外游,因为出境对于导游来说会好一些,资源比较多,尤其出境领队的收入有时候也不仅仅是靠带团。

但是今年以来,境外游却按下了暂停键,许多从事境外游工作的导游,也处于半失业的状态。

“现在航线都没有恢复,境外游也都全面停止了。”一家大型旅游平台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也进行了内部业务层面的调整。”

这意味着,很多旅游从业者需要抢国内游这块蛋糕。

比如,徐可自己就接了好几个省内带团游的单子,但不是自己的公司的。“仍然有很多旅游从业人员属于停工状态,部分人直接转行。从收入上看,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团少。”他表示,僧多粥少导致不少旅游从业者需要兼职。

境外游仍“熄火”

世界那么大,哪里也去不了。

对很多喜爱在十一期间出国旅游的人来说,今年的黄金周并没有那么好玩。

9月11日,文化和旅游部网站发布赴捷克旅游安全提醒:近期,由于捷克境内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快速反弹迹象,文化和旅游部提醒中国公民暂勿前往捷克旅游。

事实上,在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仍未平息的情况下,一家大型旅游平台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出境游基本全部暂停,资源配置内部也进行了调整。

境外游有多大的市场?今年6月20日,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公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文化和旅游发展统计公报》(以下简称《公报》),2019年,出境旅游人数15463万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3.3%。

但是,自从1月以来,出境游的大门就已经关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携程查询一款热门的欧洲旅游产品,发现最后一个评价的日期为1月底。

对于主要带出境游的导游来说,这意味着没有生意。

赵平(化名)就是其中的一员。作为2009年入行的老导游,他本科就学习旅游管理专业,而且在入行之后也不断的学习,最终在近几年成为一个非常抢手的出境游导游。

他表示,目前中国是全球很大的旅游客源地之一,在海外的消费能力惊人的,尤其是在五一、十一、春节这三个时段,国外非常欢迎中国游客。

但赵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的出国游仍然处于一个封闭状态,且“恢复没有时间表”。“出国游主要的目的地,比如说欧洲、美洲和东南亚地区,仍然受到疫情的影响,目前我们预判出国游的恢复还没有时间表,未来逐步恢复的时间应该还会很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周边的人了解到,不少在美国的留学生或者旅游者,如果成功回国,都经历过“抢票”的经历,一位母亲表示,为了让在美国的儿子回国,她抢了两个月飞机票,最终花费十万元,成功让儿子回国。

这也印证了徐可所说的“大家都想的是把人往回接”。作为一位资深的境外游导游,徐可也面临很尴尬的处境。他表示,之前在黄金周前后,一旦带团出去就觉得人太多了,一个月不回家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今年的情况并非如此。

带团“僧多粥少”

根据《公报》,2019年末,纳入统计范围的全国各类文化和旅游单位35.05万个,从业人员516.14万人。其中,各级文化和旅游部门所属单位66775个,减少60个;从业人员69.49万人,增加2.43万人。

增长的从业人员,所对应的是旅游热度的不断上升。《公报》的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旅游市场和出境旅游市场稳步增长,入境旅游市场基础更加牢固。全年国内旅游人数60.06亿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8.4%;入境旅游人数14531万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2.9%;全年实现旅游总收入6.63万亿元,同比增长11.1%。

但是,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导游的生意大为缩减。

徐可表示,导游的生存其实是挺艰难的,主要是工作不稳定,只有出团才能有收入。“我到8月份都没有接到过团,所以临时找了个其他工作,等着旅游行业的恢复。”

赵平也表示,面对疫情和停工,他难免有一些焦虑,也尝试过转行,但是觉得不合适就还是回来了。“如果是在旅游行业时间长,转行是比较困难的,年龄、经验、技能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尽管重新回到旅游业,但赵平认为,他最常做的出境游,到春节恐怕都难以恢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形势比较严峻。出境游不能得到释放,国内旅游这一块也比往年要差。”

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后了解到,即使国内旅游有所恢复,但是很多人更乐于选择自由行,跟团游的热度明显下降,这导致导游能够分配的单子不多。

“僧多粥少”的背景之下,不少之前主要接境外游的导游,也在国内游“抢单”。徐可就是其中一员,他近期去其他公司接了几个省内团,发现省内团确实有一定恢复,但是各地恢复的情况不一。“甘肃那边感觉恢复得比较好,地方上都在做旅游宣传。”

他发现有一些同行群里也在找导游,不过单子都不多。前几天他去了一个旅行社,办公室很多位置都是空的,“大部分旅游人还是没有事情做。”

赵平更是表示,其实这几年团队游的比例下降了很多,越来越多人选择自驾游,所以说从以前面对几十个人的大团队,到现在面对一个小家庭或者十几个人的小团队或者精品游,旅游的新模式逐步形成,公司也在顺着这个趋势去调整,提供的服务也更加个性化。

事实上,在疫情的影响之下,新的旅游趋势更快的浮出水面,导游们也将经历一轮大“洗牌”。

(作者:陈洁,实习生康婉莹 编辑:周上祺)

陈洁

政经版记者

关注人口、老龄化、交通、环保、心理健康等领域。邮箱:chenjie@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