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性并购井喷?全球并购额三季度环比暴增78% 疫情刺激公司并购抱团

周智宇2020-10-15 17:32

全球并购市场在第三季度井喷式增长,外资参与的中国企业并购表现亮眼。

Refinitiv数据显示,7月至9月公布的全球并购交易量达7860亿美元,较4月至6月的增长3460亿美元。富而德全球并购业务联席主管Robert Ashworth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在第三季度,我们看到“僵尸交易”又出现了,这些在疫情期间陷入沉睡的交易,随着近期经济逐渐好转再次被唤醒。我们也看到随着市场不确定性慢慢消退,买方的积极性重新被激发,并且卖方也准备好了作出回应。

展望未来,Robert Ashworth表示,同等规模公司之间的并购活动(通过反垄断审批的)将会增加,因为这些公司都希望通过规模效应来渡过眼下的难关。

美国买家三季度买买买不停歇

富而德律师事务所10月15日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全球并购市场报告显示,美国卖家是三季度并购额激增的主要推动者。在第三季度,大额交易卷土重来,100亿美元以上的收购案达到10宗,其中包括一宗逾400亿美元的收购交易。美国公司和发起人参与了十宗交易的其中七宗,美国买家在第三季度的交易活增至将近第二季度的五倍,从760亿美元增长到了3580亿美元。

Refinitiv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的并购从交易额和交易量来看,电信、媒体和科技(TMT)均是最热的领域。TMT领域的交易额达3159亿美元,占并购总金额的40.21%,消费品(包含零售)则以1183亿美元并购交易额紧随其后。从交易量里看,TMT领域的交易则高达2736项,占总交易量约28.29%。

Robert Ashworth在采访中指出,从行业细分来看的话,在过去的七个季度当中,科技领域无论是从量还是交易额上都是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在整个TMT行业当中,科技行业仍然是全球并购领域占据最为主要地位的一个行业。

Robert Ashworth表示,科技行业的并购活跃程度在2020年第四季度,甚至到2021年都会继续保持下去。

此外,2020年已经打破了一年内发起特殊目的并购公司数量的记录,并且特殊目的并购公司模式IPO所募集资金额在六月底前就已经超过之前的12个月高点。

Robert Ashworth分析称,这些特殊实体并购企业,或者叫空白支票企业活跃程度有所提升。

10月6日,法拉第未来的新CEO毕福康就表示,公司计划通过与一家特殊收购公司(SPAC)的反向合并来完成上市交易。

随后在10月13日,软银愿景基金负责人Misra也曾公开表示,远景基金计划在两周内通过SPAC上市。

特殊目的并购公司是在若干公开市场(例如,在纽约和伦敦获允准,但在香港不获允准)为并购交易开展集资的公司实体,通常由拥有个人知名度的专业交易人士建立或与拥有往绩记录的投资者集团相关联。

Robert Ashworth分析称,SPAC其实是一个比较独特的美国现象,因为在美国无论是纽交所还是纳斯达克是允许SPAC去上市。

富而德硅谷办事处资本市场业务部合伙人Pamela Marcogliese近期为若干最大规模的特殊目的并购公司交易提供法律服务。他指出,特殊目的并购公司交易曾在市场充满挑战时曾盛行一时。但是如果交易条款变为有利于目标公司时,特殊目的并购公司交易仍会是一个选择,尤其是考虑到相比传统IPO而言这种模式具有若干优势。

中国对外开放令外资在华并购活跃

从过去一段时间的并购交易来看,政策收紧及地缘政治因素对全球并购的影响越来越大。

例如,。由于法美贸易局势趋向紧张,路威酩轩集团(LVMH)决定撤销其以166亿欧元收购奢侈珠宝品牌Tiffany的交易。LVMH董事会在作出撤销交易决定时援 引了法国外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的信函,信中要求将交易延期至2021 年1月6日之后。作为回应,Tiffany在特拉华州针对LVMH提起诉讼,诉称该集团主席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自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一直试图破坏协议。

这一事件在九月下旬发生了转变,勒德里昂告知议会,其信函是因应LVMH所提问题而发出的,尽管他确认沟通过程在当时情况下属正常且有根有据。LVMH的反诉称,除外长要求外,交易的重大不利变更条款中没有有关疫情的除外规定并且Tiffany 没有能够按合同“照常行事”。

Robert Ashworth分析称,在三季度,各国政府在一些并购活动当中的参与活跃程度有所提升,过去可能更多的是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参与到一些跨国并购当中,但像路威酩轩集团(LVMH)收购Tiffany的案例,以及意大利电信与KKR的交易,法国政府和意大利政府均直接插手其中。

Robert Ashworth指出,很多国家现在在涉及到自己国家关键技术或者关键行业的时候,可能都会有某种形式的保护主义抬头,这个主题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然会继续存在下去。

富而德中国区合伙人王庆则补充道,过去几个月,中国企业在面对一些监管的措施时,正在采取保护措施来保护自身业务在本地的利益,政府层面也逐步推出系列应对措施来应对这些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三季度,中国吸引外来投资为960亿美元,超过英国的59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的3580亿美元。王庆分析称,比如说百事可乐以超过7亿美元收购百草味,表明外国企业对中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的成长仍是非常看好。

另外,中国在某些行业取消了一些外资股比的限制,比如说汽车、金融领域等。这均令外资进入中国趋于活跃的状态。

王庆亦指出,“双循环”也给中国境内并购提供更多的机会,展望下一个季度,涉及到中国的并购的市场将会进一步恢复,并愈发活跃。

Robert Ashworth则补充称,全球并购金额与数量在第四季度可能不会像三季度一样有一个井喷式的增长,但仍然会比一、二季度好很多。

Robert Ashworth认为,未来同等规模公司之间的并购活动(通过反垄断审批的)将会增加,因为这些公司都希望通过规模效应来渡过眼下的难关。因应这一趋势,我们也在观察各交易方之间的估值差异是否会通过或有价值权(CVR)和盈利能力支付计划(earn-out)等递延价值工具得到弥合,以及在优质资产匮乏的情况下卖方是否将继续得以掌控交易条款。

此外,卖方交易杠杆必须倚赖特殊目的并购公司大量增加获得支撑,Robert Ashworth指出,这表明可用于并购的资本依然十分充足,尤其是如果考虑到始终有成本颇低的举债方式来为杠杆收购提供资金这一点。同时,无资金的发起人(可以被视作反向特殊目的并购公司,即其在募集投资前寻找交易机会)也在增加。

(作者:周智宇 )

周智宇

海外版记者

重点关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长期跟踪外资在华发展,以及国际政经、经贸及产能合作等。采访过数十位“球”级领导人及外国部长、驻华大使。邮箱:zhouzy1@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