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常青基金系列专访|启明创投邝子平:平权利于风险把控,审慎对待边界扩张

赵娜2020-10-16 08:57

“如何在基金发展的过程当中,面对和解决很多内外交困的挑战?有一点就是平衡,不忘初心、不断的在进取心和贪婪之间把握尺度。”在今年10月举办的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谈到中国VC行业发展20年来行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时表示。

前述活动期间,邝子平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对美元和人民币基金募资环境、早期投资的核心竞争力、GP团队的组织结构和文化、管理资产类别的边界等作出分析和解读。

邝子平进入创投行业20余年,是中国市场最早的风险投资人之一。他与软银集团曾经的美国风投业务负责人Gary Rieschel在2006年共同创立启明创投,如今的管理资本量已超过56亿美元。

过去的十数年间,启明创投完成了从美元基金到双币基金管理人的转换,投资领域从最初的TMT拓展到医疗健康和TMT。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一季度,其团队完成了规模为11亿美元的第七期基金第一次募资,到9月30日,该期基金募资完全关闭,总计募资超过12亿美元。谈到全球机构LP对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和中国基金管理人的态度,邝子平表示,募资过程中接触到的国际资本对投资中国的美元基金意愿仍比较高。

“美元的募资到目前为止都是比较顺利的,虽然国际市场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比如脱钩、去全球化,但是国际资本对中国的投资回报还是很看好的。”邝子平认为,全球范围看,机构LP对中国市场投资回报的看好,也反映了国际市场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看好。

谈及人民币基金的募资环境,邝子平认为当前人民币LP市场中国有资本的高占比凸显了国家层面对创新的支持,也提示有必要鼓励民营资本投入PE、VC行业的积极性。

(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

资本“弹药”是安身之本

《21世纪》:人民币基金的募资过程中,对国有资本的诉求,我们的解决方案是怎样的?

邝子平:首先,启明创投人民币基金中,有20-30%的比例是民营资本,到目前为止,启明创投每一期的人民币资金,国有还是不过半,我们希望国有资本的占比略低于50%。

第二,现在国资并不是一个不好的资本,现在他们也越来越市场化。的确很多资金仍带有一定的行政诉求,比如地方政府对注册地的要求。注册地的选择是唯一的,这确实给我们带来不少困扰,也是最难越过的困难。

地方政府基金对返投比例的要求还好,我们选择合作的地区本来就是创新的高产地、也是我们希望寻找优秀投资机会的目标地区。一旦承诺了返投比例,我们还是有信心满足地方政府的诉求的。

《21世纪》:启明创投对人民币和美元基金配置比例是怎样的考虑?

邝子平:首先基金管理人考虑的几个因素中,有一点很重要,我们希望在任何市场环境下、时间里都有资金可支配。如果没钱可投,做基金就没戏了,也不能让一个口袋有钱、一个口袋没钱的情况出现。这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从这点出发,我们目前还是选择相对稳妥的做法,还是会重美元。人民币基金我们很重视,但是从规模上,美元基金的规模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面仍会略大一些。美元基金的募集方面,基本每期的LP都跟上一期一样,只要我们兢兢业业去做、业绩也不错,这些出资人都是很长期的出资。不仅这一期能出资,下一期仍会继续出。

《21世纪》:关于募资和投资的过程及退出地的选择。国内资本市场对大体量项目的承接力如何?中国股市指数涨幅差强人意,是否会影响PE/VC机构的投资收益?

邝子平:到目前为止,国内资本市场还是一个较境外市场回报相对高的出口。

除去一些特别大的企业上市,在中国A股的退出,多是在70亿元人民币至300多元亿人民币,也就是10亿美元-50亿美元的区间,在这个区间里,中国资本市场提供的流动性和估值都是比国际市场略好的。但是超大型的企业上市,中国目前不一定能承接得太多。我们要看看蚂蚁集团上市以后的表现,也许会有一个好的开端。

早期投资当敢为人先

《21世纪》:很多GP的投资策略出现同质化。大家看医药业或者半导体业,启明创投怎么形成自己的风格?

邝子平:我觉得同质化不能简单地把它作为很负面的认识。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有潜力的行业和领域,都能看得到。

从我们的角度,不是略早一点投入一家企业,而是略早一点进入到这个赛道。这考验着市场的数千家投资机构,尤其是几百家比较早期的投资机构。数千家投资机构,尤其是几百家比较早期的投资机构,就是在这方面考验他们的功力。

比如启明创投开始投新药研发时,是从再鼎医药开始的,那时投其实没有太多的竞争。因此,怎么样通过自己对行业的认知、分析,来下决心做敢为人先的事,这是我们希望能做到的。

现在我个人在区块链技术和隐私计算两个领域花蛮多的时间。将区块链技术作为底层技术来提供可信赖、去中心化的技术场景,在中国是否真正有一个很好的未来?我们还不知道,但需要做这样的尝试。这两个方面,如果有一个预判对了,对启明创投而言就是很好的提前布局。

《21世纪》:之前曾提到平台型或to C大企业,无论现在还是未来都值得期待。还有一类是小而美的企业,尽管可能面临市值天花板。我们怎么评估这两类企业?

邝子平:大家的梦想永远都是“我投出下一个大平台”,尤其在美元基金里,我们认为VC行业的魅力就包括这种“可能性”。假如除去一个项目能够有100倍回报的可能,这个行业就没有今天这么精彩了。

在中国市场上,受本土政策因素的影响,投资小而美的对我们同样是有帮助的。当前中国的资本市场环境中,企业有三、五亿的收入,能够持续健康成长,作为某个细分领域最大的企业,也能够实现很好的退出。

因此,我们不会太墨守成规,比如一定按过去美元的规则要求有巨大的国际市场。目前中国资本市场欢迎小而美的行业龙头企业上市,我们也非常乐于投资这类企业。

平权利于团队稳定和风险把控

《21世纪》:论坛圆桌环节讨论了团队的问题。启明创投是平权的合伙人文化,在重大决策中的效率如何把握?

邝子平:平权文化对团队稳定肯定是利好。(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提到进入这个行业的都是高学历、名校出身、高智商。这么优秀的一群人,谁愿意永远去打工?所以一旦业绩出来了,大家都希望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平权对稳定性是有好处的,但是对于决策的敏感度可能有所欠缺。平权文化带来的不仅是归属感,还能让我们规避很多风险。单独一个人不可能看到各个方面,伙伴们能够不时互相提醒。所以权衡利弊,我们认为平权机制还是利大于弊。

《21世纪》:代际传承或者说接班的问题,怎么考虑?

邝子平:启明创投一贯的平权机制对我们是有帮助的。不会说,某一个星期天回来,我们的领导者突然变成另外一位领导者。我们是一个群体,可能其中一位开始淡出,但其他三位、四位仍一直都在。所以这对启明创投这样一家平权机构来讲,是比较平滑的转变。

比如我们另外一位创始人Gary已经慢慢在中国这边淡出,他现在将更多精力放在启明美国基金。有朝一日我也会慢慢淡出,但那个时候我们一定已经有很多同事在管理班子里。所以这一点我比较有信心,企业传承的话题确实是我们已经考虑的。

审慎对待投资边界扩张

《21世纪》:市场上资金和项目都比较集中,LP投基金喜欢头部机构,项目拿融资也喜欢头部机构。非头部突围的机会在哪里?

邝子平:从我们这十几年来跟LP打交道的经验来看,到最后还是看回报。能够投到头部项目,对LP决策的影响会低于对持续获取新项目的影响。对企业家来讲,在自己所在领域或相关领域投出过很优秀的企业,这样的投资机构是能慧眼识英雄的,也愿意一块来合作。

我认为LP到最后还是“算账”的。即便是一家新兴基金,只要在某些领域有过人之处、能够投出好项目、带来高于市场水平的回报,都还是有机会的。

投到好项目有不同的做法,有些新基金是以相对高的估值投入到比较稳妥、已经看得见摸得到的好项目。另一些是在某些领域进行投资,创始人是行业的老行尊,可以有更早的投资机会。方法各不相同,都是有机会的。

《21世纪》:现在有比较流行的词是“跨界”,机构也在跨界,从早期到成长或并购,也有一些涉足二级市场。启明创投有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邝子平:我刚刚也在大会上提到一个话题,在中国做(创投)这个行当一定要有进取心。跨界的话题我们每年都在讨论。这是一个审慎的讨论,目前我们不会做,但是未来还没有定论。

如果我是在美国的VC机构,肯定会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不会做”。但中国市场发展很快,不进则退,我们的心态是既要抛弃贪婪心、又必须要有进取心。

(作者:赵娜 编辑:林坤)

赵娜

创投版记者

专注私募股权和创新企业报道,关注教育、出行、消费领域的科技应用和商业变革,欢迎交流 zhaona@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