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江县扶贫样本: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春天

骆轶琪2020-11-19 05:00

从早年间回收废品到如今成为备受喜爱的月嫂,身边的朋友都觉得,43岁的陈灿根彻底变了个人。

“那些90后、00后宝妈会告诉我用洗面奶、敷面膜,我自己都感觉说话时候声音变得温柔多了,认识的人对我的态度也完全变了。”她笑着说道,从2019年开始参与当地家政服务的培训课程之后,她和家人的生活条件和个人状态都得到了巨大改善,眼下对她的派单已经排到了今年底。

一改平江县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固有形象,接下来陈灿根甚至开始考虑,在升级为金牌月嫂之后,将为孩子在县城买房列为下一个生活目标。

这还只是脱贫攻坚背景下,受益于政策支持和企业带动后的一个个人缩影。

2018年5月,碧桂园集团与湖南省平江县签订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结对帮扶协议,集团湖南区域(原)组建7人专职、区域全员参与的扶贫队伍,驻扎在扶贫一线。

由于具备更广泛的社会资源和灵活的市场化能力,企业往往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不同于捐献物品和资金的方式,真正参与到脱贫攻坚生态链条中,企业的角色往往能“授人以渔”,并在产业后端提供就业机会,完善整个扶贫环节。

随着2019年3月,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布文件,宣布经考核,同意平江县脱贫摘帽。在确保脱贫攻坚稳定性的基础上,为推动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新的工作规划也就此开启。

碧桂园平江县丽江田园综合体。资料图

小角色的大转身

10月末的一个午后,陈灿根抱着雇主家熟睡的婴孩出门散步,与人交谈轻声细语,孩子在她怀里安然度过这午休时光。

当时她正异常忙碌准备着接下来人社局组织的职业技能大赛。去年因为正上单赚钱,不敢请假出来参加培训而没能成功过关,今年她正为此全力以赴。

原本害怕耽误照顾孩子想跟雇主请假,没想到当时备受信赖的她得到诸多宽限,这一单的宝妈有空了就帮助她纠正普通话,练习着如何参赛开场,不亦乐乎。

很难想象在几年以前,她和丈夫还是以回收废品为生,整天说话大着嗓门,却常常在生活中吃亏,还要辛苦拉扯着家里的3个孩子长大。

变故发生得很突然。2010年陈灿根母亲遭遇车祸,治疗花费了几十万,举家一下子背上巨额债务。在2019年8月,经村干部介绍,她参加了当地组织的家政服务培训,并取得初级证书。不仅培训免费,还领取了800元生活费。

“领证”之后却不敢“上岗”,还是培训机构的老师刺激她“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她的第一桶金才在去年9月正式到来。

“当时要去广东工作,69天我赚了1.1万元,回来之后立刻就被安排上班了。”陈灿根回忆道,之后就基本没怎么休息过,除了今年初的特殊情况略有影响,如今她已经带过了约26个婴孩,工资也从早期的3000元/月,到现在的7000元/月,在这些基本工资之外,还会碰上加班费和一些额外的奖励,至今赚了9万多元。

今天的情形是她怎么都想不到的。原来因为初中没有毕业,到处都没有机会,深受生活窘迫之苦。但现在,旁人开始高看她一眼,“收入增加,人有自信了,别人都说我年轻了不少,体重也减轻了。”

本身喜欢小孩,让陈灿根深深迷上了这项工作,“我带过的小孩子都长得很好,有的一个月可以长三四斤。”说到这些她不无骄傲。

2019年12月她继续考取了中级证书,今年1月开始学习催乳师,成为金牌月嫂是她的职业理想。

生活中类似的机缘巧合也发生在了黄购奇身上。原本依靠饲养豪猪为生的他怎么都没料到,祖传产业会帮了他大忙。

今年初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豪猪买卖生意被取缔,他想到了祖传的酱干生产工艺。

“跟现代工艺不同,祖传工艺是采用24味中草药加上土鸡熬制出来。其实原来我们也有酱干产业,只是规模没有那么大。”黄购奇介绍道,在当地财政部驻村书记的牵头下,碧桂园前来帮助扩大生产、帮助招工,并且打通销路、帮请设计公司做包装设计等工作,加上村集体制度的推动,产业迅速扩充开来。

“今年我们已经拿了5000元给贫困户分红。预计明年总产值保守估计在300万人民币以上,明年可以拿到10多万给贫困户分红。”黄购奇如此预估。

从精准扶贫到乡村振兴

陈灿根和黄购奇成功实现角色转换,离不开当地由企业操刀的就业扶贫计划。

培养出几十位“陈灿根”的培训机构平江县雅贝家政服务培训学校,是碧桂园经过多番调研后敲定的委托培训合作机构,签约时要求的条件之一是,就业率达到60%。

据平江县雅贝家政服务培训学校负责人方珍然介绍,目前学校已经可以实现65%-70%就业率,最高一期学生就业率还突破了85%。

“碧桂园帮助我们扩充教学场地,早期我们只有一间教室,在2019年搬进了一个300平米的地方,今年在平江县人社局等要求下,我们现在的学校楼上楼下有三层大约有1000平米的教学面积。”她介绍道,就业信息也得到不少帮助,碧桂园还会与学校一起去更下沉的市场宣讲,以期吸引更多人前来学习,“帮助更多女同胞和贫困户”。

据碧桂园平江扶贫项目部负责人舒子建介绍,碧桂园在当地的扶贫方向是“4+x”,“4”即党建扶贫、产业扶贫、教育扶贫、就业扶贫,“X”则是因地制宜、因城施策的其他扶贫模式。根据实际情况,在四个板块中各有侧重。

“平江县的教育发展比较好,因此花的精力较少。就业和产业扶贫本就是当地县委县政府从2019-2020年连续2年脱贫攻坚文件提及的重点,也是未来乡村振兴发展的重点,可以实际解决乡村经济和增收问题,所以也会是我们的重点。”他补充道。

只是在完成精准扶贫的阶段性工作之后,关于平江县下一步的路怎么走,成为需要思考的方向。

这就要回到当地自身的特色着手。平江县毗邻湖南省会长沙市,地处湘、鄂、赣三省交界,具备一定的优越地理和人文环境。

这个自东汉建县至今有1800多年历史的县城,是全国粮食、牲猪、木材、楠竹、黑山羊、水果等农产品生产大县,历史上有屈原、杜甫等文化名人加持,红色资源同样丰富。平江八景现在是联合国绿色产业示范区和全国生态建设示范区,被列为全国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

基于此,2019年全县三次产业结构为15.4:39.3:45.3,且近年间仍在改善二三产业的比重。这成为碧桂园在当地推动田园综合体项目的基础。

综合体项目由财政部、平江县委县政府和碧桂园三方共建,并被定义为乡村振兴示范项目。

据碧桂园平江县丽江田园综合体项目负责人赵康乐介绍,经过此前的观察、设计、定义之后,11月开始,项目已经全面启动建设,预计在2021年5月1日可以对外商业化运营。

“项目的设计初衷是,以第一产业为主导,融合第二、第三产业,用第一产业带动二、三产业发展。”他指出,今年的疫情让大家意识到,单纯的第三产业或者第一产业,难以独立支撑起经济圈层的发展,打造联动的产业生态才是长期可存续的发展模式。

根据规划,在项目中建设绿色有机标准的五彩水稻田作为第一产业,以立体套种方式套养鱼虾,可自给自足也有观赏价值;中间建设的民宿商业街作为第三产业,碧桂园计划在当地设立创投基金,让村民在其中自主创业成立手工作坊或民宿等项目。

“这样的设计逻辑之下,无论是否有游客、来多少人,都不会直接影响到运营。”赵康乐分析,旺季的时候,综合体中全部项目都可以变成第三产业配套。淡季的时候,就要发展第一产业,实现三大产业联动。“考虑到长期投资回报问题,我们做好两手准备。如果明年旅游市场复苏,可以正式接待游客,也可以实现自身良性循环。”

乡村振兴的要义在于全面联动,碧桂园在这一田园综合体项目中采用“企业+合作社+村民”的经营模式。企业带动村合作社,自然会带动村集体经济和村民的发展。“怎么跟村民融合、跟市场接轨、发挥市场优势,这是一个大学问,我们也在继续摸索。”赵康乐总结道。

改变观念是一切的始源

从精准扶贫,到脱贫摘帽后的乡村振兴,碧桂园在当地探索也历经多个发展阶段。

据舒子建介绍道,在平江县工作的1.0阶段是按照集团的常规工作扶贫,是把扶贫项目中特别是涉及产业的项目落地建设。2019年团队进入扶贫工作2.0时期,开始根据实际需要以及政府指导,在原有项目基础上做提升,同时开始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建设自选项目。比如平江县团队最早提出的“庭院经济”、此后因地制宜建设的“田园综合体项目”等。

脱贫摘帽后,更多目标落脚在了增收层面。“去年下半年开始,推动创业致富带头人培训、从事消费扶贫等工作。围绕人和项目,帮助他们本身的管理人员综合素养提升,同时帮助综合项目发展。”舒子建预计在2021年,将重点把丽江田园综合体项目准备完毕,实现平台效应,从而希冀进一步让党建、教育、就业、产业四大扶贫模块结合在一起发挥效用。在这其中,观念的改变是最根本,也最艰难的。

舒子建坦言,刚开始做扶贫最大的困难是,需要不断沟通协调,要改变当地人对碧桂园参与扶贫工作的认识,团队做了不少工作。

“平江县在2014年就开始大面积扶贫,到后来真正思想上进、缺资源的,都在前几年实现了脱贫,剩下的都是需要改变观念的人群。”他续称,这时候就需要“以老带新”,让已经实现脱贫的就业带头人去各地宣讲培训,当地人用家乡话沟通会顺畅很多,不带理论地展示效果明显。

“我们发现很多没参加过工作的劳动力有所畏惧,这其实和我们刚毕业走入职场是一样的心理。就业带头人会很大程度打消这些疑虑,让贫困户发现工作没有那么需要害怕,只要找好方向提升自己就会有回报。以此传递下去,自然而然有人会来报名。”舒子建总结道。

(作者:骆轶琪 编辑:张伟贤)

骆轶琪

资深记者

资深记者。关注硬件产业生态上下游,喜欢研究前沿科技的发展脉络和产业上市公司财报。联系邮箱:luoyq@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