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中国丨聚焦城市更新与治理创新 郑永年:城市发展应注重顶层设计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何柳颖 广州报道
2020-11-21 22:20

郑永年说,中国的城市发展,不仅要在微观层面使城市变得更好,同时也要加上顶层设计。

11月20日,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广州)在广州开幕。在21日的“城市更新与治理创新”平行论坛中,华为企业BG全球智慧城市业务部总裁郑志彬指出,原来强调智慧城市要“打破孤岛”,而实际上“打破孤岛”是不对的,因为不可能。“今天我们提出来连接孤岛,应该是跨领域,把这些孤岛之间连接起来共同发挥作用,这条路我们看到它一定会走下去。“此外,谈及智慧城市的要素,他还提到,要从云的融合走向数的融合,把数据融合起来发挥价值。

谈及中国城市的发展,香港中文大学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表示,世界城市的发展趋势,是城市越来越大,但其安全性令人担忧。他建议,中国的城市发展,不仅要在微观层面使城市变得更好,同时也要加上顶层设计。

城市更新有哪些经验可借鉴?

广东省人大常委副主任王衍诗指出,城市更新与治理创新,是当前全世界城市发展新阶段面临的重要议题。尽管世界各国、各地区城镇化过程中的开始时间、发展速度和水平存在着悬殊差距,但城镇化过程还是具有共同的规律。大体经历了城市化、大城市郊区化、城市更新这样的发展过程。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看,城市更新大体呈现如下的规律:由拆除重建式的更新到综合改造更新,再到小规模、分阶段的循序渐进式的有机更新;由物质环境的更新到注重社会效益的更新,再到多目标导向的城市更新。

广州市海珠区副区长孙伟表示,广州市海珠区旧村改造是2009年开始的。“我们目前所在的琶洲地区以前就是海珠区比较大的琶洲村所在地。现在是高楼林立,2009年的时候启动了海珠区第一个琶洲村旧改项目,这个旧改项目走在全国最前面,琶洲村改造完成了之后从以前的一个渔村,一个农村,大量的耕地变为现在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区域,迎来了全国很多的参观考察。”他提到,改造的过程中将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另外原来的村委撤销,成立了很多居委,经济联社从以前的村委,在这个片区的中心作用逐渐慢慢转变成为整个大的区域、大的基层社会治理的一支力量。

广州市增城区则通过存量土地的二次开发,破解土地利用效率低,规划布局散乱,公共配套能力不足等一系列问题。广州市增城区区委常委及宣传部长广新力总结了增城的系列做法:一是通过城市更新促进城乡融合发展。二是通过城市更新完善公共配套基础设施。三是通过城市更新提升低收入人群的居住条件。四是通过城市更新提升历史文化遗存保护水平。

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及穗港澳区域发展研究所所长张光南则在会上以珠海横琴自贸区和澳门的合作创新为例,阐释了城市跟城市之间联动协同的几种合作创新模式:一岛两制的模式,珠海横琴自贸区在这个岛上有一块地方是给澳门大学建设和管理,是横琴的土地,但是以澳门法治管理;在自贸区的中医药产业园区,是横琴出地、澳门出资的模式;横琴引导、澳门中小企业联合发展的模式,在横琴的励骏友谊广场中小企业联合的模式。

保护城市遗产与记忆

党的第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推进城市生态修复、功能完善工程,统筹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合理确定城市规模、人口密度、空间结构,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强化历史文化保护,塑造城市风貌,加强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和社区建设。

王衍诗认为,成功的城市更新要特别注重城市遗产的价值。城市要在保护和传承中得到更新,城市的新旧建筑要通过城市更新产生协调的美。他强调:“历史存在是城市的记忆,时代新生是城市的生命。城市更新不能中断城市记忆,而应是记忆的延续和历史的升华。要加快推进城市更新和治理创新重点立法,充分发挥立法的引领、推动、保障作用,让城市更新和治理创新更有坚实的法律保障。”

国土资源部调控司原司长刘随臣也表示,要注重城市内涵的提升,探索历史文化街区、名镇、名村和历史建筑的保护和利用的新途径、新模式和运行的新机制。

广新力提出,要坚持保护与改造同步,保护优先的原则,利用改造契机提升文化遗存保护水平,在改造中保留祠堂、祠像、供水堂等自然景观以及历史风貌建筑,并进行修缮提升利用,建设具有岭南文化特色的地区及历史文化休闲街区,省级历史文物在周边旧厂改造的过程中,详细制定保护方案,确保历史文物的安全,高质量保留历史留下的印记。

加强智慧性与安全性

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华为企业BG全球智慧城市业务部总裁郑志彬多年来专注研究智慧城市的建设。他认为智慧城市是有本源需求的,“它有哪些本源需求?就是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它一定是人本价值,一定是以人为核心,以人本价值为核心打造城市,真正让老百姓有获得感。”

他在会上提出,智慧城市有两个基本要素,一是从云的融合走向数的融合,把数据融合起来发挥价值。二是原来智慧城市说打破孤岛,实际上打破孤岛是不对的,因为不可能,“今天我们提出来连接孤岛,应该是跨领域,把这些孤岛之间连接起来共同发挥作用,这条路我们看到它一定会走下去。”

郑永年则在主旨演讲时特别强调城市安全的重要性,“从这次新冠疫情看,我觉得我们的城市是非常不安全的。世界现在的趋势是城市越来越大,日本1/3的人口集中到东京周边,使得它的三线城市、四线城市大量死亡。”

他认为,城市变大,从工程上可以实现,从政府管理角度也可行,但从历史来看非常令人担心,城市越来越不安全。“智慧城市不讲信息安全的话,即使智能化也是死城,我觉得还是还缺少一个顶层设计。”他说。

他认为,中国城市的发展不仅要在微观层面使城市变得更好,同时也要加上顶层设计。“市场大了,资本太主导了,城市会衰亡;政治太主导了,城市会死亡,怎么求得中国以前所说的中庸平衡,我们要考虑到。”他表示,在顶层设计方面还缺少一个统筹的考量。

(作者:何柳颖 编辑:和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