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基失利:11只发行失败 72只被迫清盘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11-25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11 月23日,所有一级债基今年以来平均净值增长率为2.41%,二级债基平均净值增长率5.5%,中短期纯债基金平均净值增长率为0.90%,长期纯债基金平均净值增长率仅为0.03%。

债市一边是需要按比例配售,另一边则是新基金不断募集失败的消息。

根据同花顺统计, 今年以来,发行失败的基金数量达22只,超过2019年全年的数量20只。发行失败的案例中,11只是纯债基金,占比50%,成为失利的重灾区。

“债市今年流年不利,出现两波明显的调整。一波是今年二季度末,货币政策并没有如预期的大水漫灌,导致债市回调;第二波则是年底的违约事件,这一波杀伤力更大,至今债市还没有恢复元气,一定程度上也让投资人对债基更是避而远之。”有分析人士表示。

小公司成发行失利主阵地

进入11月份,募集失利的情况有所加速,目前已经有5只债基遭遇募集失败。比如东兴基金旗下的东兴臻至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因募集期满,未达到规定的基金备案条件,故基金合同未能生效。这已是该公司年内第二只募集失败的债券型基金。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这种情况并不奇怪,行业马太效应会越来越明显,基金产品数量不断增加,这就要求基金公司在品牌渠道、业绩管理等方面提升自身影响力,同时加强品牌效应。

“公募基金的数量已经接近8000只左右,其实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不但是公司间拼得热火朝天,就是公司内部的竞争也是白热化。刚刚成立的小公司,因为资金和人员匮乏,除非是此前已经有一定的积累,如睿远基金,否则很难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行情中脱颖而出。往往还容易陷入恶性循环,规模越小,越是请不起优质的基金经理和研究员,业绩越差,最后导致规模更小。现在排名前十的基金公司基本上占据了市场60%以上的市场份额,赚的盆满钵满,小公司则艰难度日。”华北一家基金公司的负责人表示。

上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发行一只基金的费用不低,少则十几万,多的几百万也有,对小基金公司来说也是沉重的负担。比如印发宣传手册、路演费用、渠道佣金,以及宣传的视频等等。“我们公司的预算少,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发行是一种负担, 如果发行失败,则前期的投入全部报废,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72只债基被迫清盘

从今年募集失败的基金来看,债基成为重灾区。

募集失败的基金中,有一半来自债基阵营。私募排排网未来星基金经理胡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债券基金其实流年不利。今年债市经历了两波调整,一波是宽松预期落空。7月以来,利率出现上行,导致债市出现调整。另一波则是近期信用债出现违约,特别是AAA级债券的违约,对市场造成较猛烈冲击,债券甚至出现泥沙俱下的情况, 这也让债基的收益跟着跳水,有债基甚至一周的跌幅达到10%,堪比权益类产品。因此处于对债券市场继续调整的担忧,再加上权益市场表现亮眼,所以资金逐步开始从债市流入到权益市场,导致债基发行困难。

和偏股型产品超30%的平均收益率相比,无疑差距巨大。

除了开源不利之外,债基的赎回压力也十分明显,债基份额今年出现持续下降。

从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来看,三季度末债券型基金资产净值约2.68万亿元,较2020年二季度末下跌13.93%(一季度为11.48%,二季度为1.11%)。

由于赎回猛烈,今年已经有72只债基被迫清盘, 远超去年同期的43只。有业内人士分析,债券基金更受机构资金青睐,今年债市表现低迷,年末又出现信用债违约事件,加剧了机构的赎回意愿。部分遭遇资金方赎回的基金,又找不到其他资金来源,就会选择清盘。

天风证券研报指出,近期国企债券违约在信用市场引发了动荡,对于股票市场而言,信用市场的风险并不是孤立的。一旦信用市场的风险偏好下降,信用溢价会出现上升,带来信用收缩的效果,同时一级市场会出现发债困难,放大信用收缩的效果。在这个过程中,机构的抛售行为还会加速信用溢价的上升。从长期来看,债券市场会继续朝着打破刚兑、市场化定价的方向推进。打破刚兑必然带来无风险利率的下行,对于股票而言则意味着风险溢价将会上升。在信用风险逐渐市场化定价的环境中,股票资产的风险收益比也在上升。

(作者:叶麦穗 编辑: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