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邦普循环副总裁李和敏:中国动力电池循环核心技术可达世界领先水平

21世纪经济报道 骆轶琪 佛山报道
2020-11-26 05:00

编者按

从11月17日起,21世纪经济报道开始推出系列专题“高成长企业论——发现粤港澳大湾区‘瞪羚’样本”,计划连续推出十期。该系列报道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粤港澳大湾区总部、粤港澳大湾区中心与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联合策划执行。

该系列报道聚焦粤港澳大湾区的高成长企业,我们试图通过深入的一线采访和实地调研,呈现活跃在大湾区战略新兴产业的“瞪羚”企业的群体故事,挖掘大湾区创业者们对各自所在产业的探索、发现和努力,也试图呈现他们的奋斗、选择和思考。

今天第8期,我们将聚焦新能源动力电池回收行业。今年新能源车与作为核心部件的动力电池生产商的股价、市值屡创新高。有这样几个年轻人,多年前即看到电池回收的巨大市场空间。生产、消费、回收,再投入生产,形成一个商业闭环。风口已来,他们是如何抓住机遇的?瞪羚报道组为你揭秘。

李和敏 邦普循环副总裁

不同于传统的高新技术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之间的公司往往有着密切的股权关系,这尤其常见在下游整车与动力电池厂商之间,动力电池厂与上游把控着核心技术环节的厂商之间。

比如大众、戴姆勒等车企纷纷通过参股方式与电池厂商深度合作,上游电池厂商通过股权收购完善技术和业务布局等。

这体现出该产业极强的生态关联度,同时也意味着其间公司的发展颇有点“一荣俱荣”的味道。

近年来,随着产业链生态外延的扩展,以及全球核心厂商对技术的引领,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实力得到了进一步夯实。

邦普循环副总裁李和敏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时就指出,目前无论从核心四大材料产业布局,还是电池循环核心技术等角度来说,中国产业链厂商都具备了足够的竞争实力。

当然囿于产业角色所限,动力电池回收产业一直处于被动跟跑状态,但也正因如此,更考验着厂商“比别人先走一步”的能力储备。

构建产业生态闭环

《南方财经》: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是一个看起来强产业生态的发展脉络,上下游公司之间常见股东关系。在宁德时代成为邦普循环控股股东之前,公司怎么构建自己的产业链生态?

李和敏:在宁德时代入股之前,我们主要通过创新商业模式、优化竞争策略来拓展上下游产业链。

我们最为成功的商业模式之一是把供应商和客户锁定,因为电池厂的电池要报废回收处理,同时我们循环处理之后的新材料成为了他们的原料。只要我的回收技术与他的正向开发技术同步迭代,就完全可以一直保持稳定的供应链关系,同时给客户带来稳定的成本效益。这又进一步推动我们的规模和经济效益逐年攀升,形成良好的商业发展模式。

《南方财经》:在强产业生态关系背景下,邦普循环有没有产业链扩张计划?并购和投资计划会遵循什么脉络?

李和敏:15年来我们一直围绕电池循环这一核心业务不断拓展上下游。

我们以废电池为原料生产前驱体,往下做到正极材料,往上开拓了报废汽车拆解和矿业,不断丰富电池大循环产业的内涵。

《南方财经》:在新能源汽车还没有如今天这般大规模推进时,公司在电池循环回收方面的人才体系培养是怎么积累下来的?

李和敏:公司要成长,个人要成才。在人才培养方面,我们坚持“人才自育”原则。一方面是强调骨干人才和关键人才由企业自己培养的发展理念,把人才培养“导师制”作为推进人才梯队建设的重要举措,重视应届毕业生的引进和培养。另一方面,邦普鼓励员工善于提升自己,培养自觉学习、主动学习、终身学习的习惯和能力,突显自身价值,促进企业发展。

《南方财经》:公司摸索出具备竞争力的“逆向产品定位设计”、“定向循环”等技术路线背后,怎么构建在产业链、产学研之间的创新网络?

李和敏:成立以来邦普就很重视自主研发与产学研合作,与清华大学、中南大学、湖南大学、华南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等多家知名高校及科研院所达成战略合作,广泛开展废旧电池材料提取工艺技术、高质三元材料合成工艺技术、汽车与电池拆解回收装备研发等多元研发合作。

为了进一步激发创新活力,我们提出今后要坚持创新“双驱动”战略,走好内外研发两条路线。一是建立外部的产学研开源平台,打造国家级创新中心。以政府和行业科研平台为依托,以及利用龙头企业自身研发平台载体,主要开展基础科学和产学研研究,以开源形式与外部各单位合作,所有成果服务于行业,为国家相关部门决策提供参谋和建议,推动产业链健康可持续发展。

二是巩固企业内部的自主研发平台,重点发展应用与产业化研发平台。以企业研究院、基地技术部、工程部等为主,根据市场趋势和客户需求,主要开展以产业化为导向的产品应用研究,促进科技成果内部转化和商品化。

《南方财经》:公司目前一年的研发收入占营收比重大约是多少?未来研发投入会有什么趋势?

李和敏:研发收入占营收比重达3%以上。近年来我们一直在加大研发投入,研发比例呈逐年递增趋势。

崛起的中国产业力量

《南方财经》:目前国内外新能源汽车市场在快速发展,你认为接下来国内动力电池产业链要与国外产业链竞争,优势和需要努力的地方在哪里?

李和敏:动力电池产业链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的一部分,整个产业链较长,上游可追溯到锂、钴、镍等矿产资源端,中游是四大锂电材料及其他辅助材料,动力电池的下游是新能源汽车,整车之后是下游运营与服务等环节。

在材料端,中国四大材料产业的布局已经成熟,整个产业链布局在全球范围来说都是非常完善的。中国材料企业已经向全球主流电池厂供应体系渗透。

在矿产资源端,中国锂资源虽然丰富但禀赋不佳,镍、钴资源匮乏,对外依存度较高。

而三元动力电池中的镍、钴、锰、锂等元素含量均较高,回收的产品可以直接应用于三元正极材料领域。磷酸铁锂电池虽不含钴、镍等价格较高的稀有金属,但在废旧锂电池中锂的含量达到1.2%,因此电池拆解回收实现原材料再利用的价值凸显,这将会很大程度上降低生产成本和缓解原材料供需紧张的问题。

因此通过电池拆解回收,实现原材料再利用至关重要,这也是邦普一直努力的方向,目前通过我们的技术,使废电池中镍、钴、锰等核心金属回收率可达99.3%以上。

《南方财经》:在动力电池循环回收领域,你怎么看国内和海外在技术成熟度方面的差异?

李和敏:在电池循环领域,无论是自动化拆解、粉体制备,还是全过程清洁循环利用技术,我们的技术都可以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南方财经》: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在高速发展,你认为公司在接下来的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最大挑战会来自哪些方面?

李和敏:从整个产业链来看,一方面,低成本高质量的产品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另一方面,正向制造端技术路线一直在演变。

产品一直在迭代,导致回收端的原料体系越来越复杂,但回收产业一直处于被动跟跑状态,缺乏技术话语权。要改变现状、领跑行业,关键还是要提高核心竞争力,提高研发能力。

总而言之,要把握住产业变革的趋势,比别人先走一步,凡是别人没想到的,我们要先做到,只有快人一步,我们才能领先。

《南方财经》:邦普循环怎么定义企业长期的成长目标?

李和敏:长远来说,“成为世界一流的电池定向循环服务商”一直是我们不变的愿景。

短期目标来看,我们制定了“2025战略规划”,坚持以循环为核心,围绕新材料、电池回收、矿业、汽车回收四大主营业务,规划建设8大基地,以“创新双驱动”战略为支撑,在技术路线上做前瞻性布局。

文字记者|骆轶琪

文字编辑|曹金良

出镜记者|徐于婷

摄像记者|盛 捷

视频编导|陈琛萍

配        音|刘锦阳

监       制|方晓茸

统    筹丨 李锐 于晓娜 祝乃娟 张伍生

出品人|蔡万麟  任天阳

相关阅读:

邦普循环:锂电回收挖金矿,新能风口闭环经

投资者说丨走过爆发和冷却,动力电池 再生产行业进入成熟发展期

进入专题:

聚焦丨发现粤港澳大湾区“瞪羚”样本

(作者:骆轶琪 编辑:曹金良)

骆轶琪

资深记者

资深记者。关注硬件产业生态上下游,喜欢研究前沿科技的发展脉络和产业上市公司财报。联系邮箱:luoyq@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