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数字政府进化论:两年上线3个APP打造服务闭环,全国首推“管运分离”创政企合作新模式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郑玮
2021-01-12 20:56

近几年,建设数字政府已成各地深化“放管服”改革热词。

中共广东省委十二届十二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制定广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再次强调加快数字化发展,推动数字化优化升级,建设“数字湾区”、数字政府、数字社会,提升公共服务、社会治理等数字化智能化水平。

中国数字政府建设最早或可追溯至2000年的“数字福建”,旨在构建以福建省为对象的数字化、网络化、可视化、智能化信息集成及应用系统。许多观点认为,这是数字中国的思想源头和实践起点。

此后,中国各地政府亦兴起一股数字化改革浪潮。中投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全国共有31个省级政府构建覆盖省、市、县三级以上政务服务平台,其中21个地区实现省、市、县、乡、村服务全覆盖。截至2020年3月,中国在线政务服务用户规模达6.94亿,较2018年底增长76.3%,占网民整体的76.8%。

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2017年广东即提出要在全国率先打造“数字政府”,要大力推进政务信息化建设体制改革,并以此推动广东省政府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建设走在全国前列。此后3年,从电子政务到智慧治理,广东正逐步探索建立起一套特色数字化治理机制。

两年上线3个APP打造移动政务服务闭环

“大概是2019年中下旬,我们公司要求员工统一下载使用‘粤商通’软件。”东莞市常平锐骋企业管理服务中心业务主管陈金融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

“粤商通”是广东省在2019年8月正式推出上线的涉企移动政务服务平台,主要服务对象为全省超1300万商事主体。

陈金融表示,“目前通过‘粤商通’办得最多的就是工商登记和税务登记。以前我们做工商登记一般都是到现场办,整个流程办下来大概需要3-4天,现在通过‘粤商通’办理能够节省近一半的时间。”

广州市镒辰钢铁有限公司秘书长李晶晶则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着重介绍了“粤商通”上的“刷脸认证”功能。

“这个功能让我印象比较深刻。作为经办人而不是企业所有人,我在日常操作公司业务时经常碰到需要企业主认证的环节,通过‘刷脸认证’功能,我可以把认证链接通过微信直接推给我们董事长,他刷一下脸就完成了对我的授权,我就可以继续操作企业相关业务。这个是特别便利的。”李晶晶指出。

截至今年1月初,“粤商通”已上线961项涉企高频服务事项,并集成158类电子证照,可为企业提供事项办理、政策推送、政企互动、融资借贷以及人才招聘等移动服务,日均访问量保持在500万次。

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信用处一级主任科员林惠强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指出,“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现在是‘放管服’改革到了最后‘服’这一关,所以‘粤商通’产品重点还在于服务,我们现在一直研究的也是如何给企业增加服务。”截至1月2日,“粤商通”市场主体注册用户突破600万,掌上涉企服务惠及近半数广东市场主体。

2019年8月上线的“粤商通”是广东推出的第3个移动政务服务平台,在此之前,广东已相继推出面向个人用户的“粤省事”,和面向公职人员的“粤政易”。

2018年5月,全国首个民生服务微信小程序“粤省事”及同名公众号正式上线发布。作为“元老级”移动政务服务平台,“粤省事”累计实名用户数在2020年12月中旬突破9000万,上线高频服务事项达1675项,其中1207项实现“零跑动”。通过“刷脸”登录后,广东本地居民可在“粤省事”上关联身份证、社保卡、驾驶证等87类电子证照,实现“一机在手”带齐所有证照。

在广州珠江新城上班的许女士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现在通过“粤省事”还可以查询所有五险一金明细,非常方便,“以前就需要携带医保卡到银行查,忘记带卡就会很不方便。”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从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获悉,目前“粤省事”平台正推进线上线下政务服务“适老化”改造,以适应老龄用户需求。“粤省事”设计的大字体、宽间距界面降低了老年群体使用门槛,“粤康码”也在最近增设了为亲属添加健康码和保存离线“粤康码”功能,方便老年群体出行。

“粤政易”是广东在2019年1月面向全省公职人员推出的移动办公平台,旨在推进跨地区、跨层级、跨部门政务协同。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了解到,截至2020年12月11日,“粤政易”已上线超600项移动政务应用,公职人员用户突破160万,公文办结率达99.50%。

随着“粤省事”、“粤政易”和“粤商通”逐个上线,广东省已基本构建起以广东政务服务网为底座,以“粤省事”、“粤政易”、“粤商通”三个移动平台为专业化分支端口的“3+1”政务服务闭环。

全国首推“管运分离”创新政企合作模式

2017年11月,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在全国率先研究部署广东省“数字政府”改革建设,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广东“数字政府”改革建设方案》,按下了广东数字政府建设的加速键。

此后2018至2019连续两年,广东省级政府网上政务服务能力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电子政务研究中心开展的网上政务服务能力评估中均名列第一,辖内深圳和广州两座头部城市亦分列2019年重点城市网上服务能力榜单第一、二位。

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在2017年,广东人口迁入率飙升至14.40%,大幅高于2016年(9.72%),2018年广东人口迁入率更进一步提高至17.02%。同期广东人口总量亦持续走高。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末至2019年末广东常住人口从1.0849亿人增加到1.1521亿人,4年间增加672万,相当于一个特大城市人口规模,人口密度也从2015年的604人/平方公里提高到2019年的641人/平方公里。

除人口外,作为经济大省,广东商事主体也一直保持高度活跃。截至2020年11月底,广东全省实有各类市场主体1373.13万户,位居全国第一。

人口和市场主体规模的不断扩大使传统治理模式和“人海战术”越来越难以适应现代治理需要。土地是有限的,服务者也是有限的,面对资源瓶颈,如何发挥数字技术赋能增效作用全面提升政府治理效能,成为了广东政府深化改革的新课题。

此外,随着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政府治理能力也要跟上服务对象的需求变化。2020年7月,人民网发布《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指出,截至2020年3月中国手机网民规模已达8.97亿,较2018年底增长7992万。手机已成为多数市民生活必备工具,人们对移动办事需求相应增加。

作为先行者,广东亦为全国数字政府建设实践探索出一些新路径。“广东是在全国率先推出‘管运分离’,创新政企合作新模式的省份。”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国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蒋余浩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指出。

借助省内高科技企业集聚的优势条件,广东通过腾讯联合三大运营商成立数字广东公司,再联合华为共同对广东各级政府数字化转型进行专业运营建设,“这个新模式把政府的管理者与运营者两个角色加以区分,政府专注于政策供给和公共配套服务,专业技术工作交由最具专业技术能力的人去做,使广东在较短时间内实现‘弯道超车’。”蒋余浩表示。

政企合作模式也赋予数字政府建设倒推数字产业发展的能力,数字政府成为数字产业重要消费者。作为“数字中国”重要组成部分,数字政府建设与数字经济、数字社会发展相辅相成,在整体数字化革命链条中扮演关键角色。

需要注意的是,广东数字政府建设还处在“爬坡”的过程中。蒋余浩指出,当前政务数据孤岛化现象依然严重,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未能充分有效地为提升普通劳动者的发展能力服务,也是十分突出的问题。

蒋余浩建议,“未来可通过完善政务数据资源资产化管理政策和制度,进一步推动政府数据的开放、利用和共享,同时探索建立政务数据信息的协同共享体制,培育和协助多元主体利用政务数据信息制定公私决策,使一般民众真正分享政务信息价值,最大程度实现技术赋能社会的效益。”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郑玮 编辑:洪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