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预计中国“十四五”末成为高收入国家,城镇化率仍有超20%提升空间

21人口论夏旭田 2021-01-13 10:41

中国城镇化户籍人口与常住人口相差2.45亿,农民工市民化后消费可提高27%。

1月12日,在第九届中国工业发展论坛暨“面向‘十四五’的中国工业”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发表演讲称,中国预计在“十四五”末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后者的平均城镇化率高达82%,而中国目前仅有60.6%。

他指出,相比刚刚迈过60%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中国的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更是只有44.4%,两者之间有16个百分点、2.45亿人的差距。

他认为,未来必须加快推动以农民工市民化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其中户籍制度改革是关键。

上述研讨会上,蔡昉指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是建立在低城镇化水平的基础上的, 2019年中国城镇化率是60.6%,过去40多年中这一数字的提高速度是全世界各个国家中最快的,这是因为中国起点太低:1978年,中国只有17.9%的城镇化率。

他认为,到今天为止,中国的城镇化率依旧偏低,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行列,后者的平均城镇化率是65%。

预计中国在“十四五”末进入到高收入国家的行列,而后者的平均城镇化率更是高达82%。这意味着,相比高收入国家,中国的城镇化率仍有20多个百分点的差距。

更重要的是,中国自身还有巨大的不平衡之处:中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是60.6%,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44.4%,两者之间还有16个百分点的差距,这16个百分点的差距相当于2.45亿人。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有2.9亿农民工,其中1.17亿是离开农业、但没离开本乡镇,就地转移的农民工,有1.74亿是离开了自己户籍所在乡镇、进城务工的农民工。2020年的调查显示,2019年年底,在城市稳定居住的农民工有1.35亿。

蔡昉指出,这部分农民工就业不够稳定,享受不到基本的公共服务,现行户籍制度从供给侧制约了农民工对经济增长做更大贡献,从需求侧又制约了他们通过消费促进国内经济大循环。

即便农民工工资没有上涨,仅仅纳入城市户籍,其消费就可以提高27%。

因而,他强调,未来必须加快推动以农民工市民化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其中户籍制度改革是关键。农民工获得户籍将加速社会人口的横向流动,同时又增加了纵向流动的新机会。

蔡昉指出,农民工的市民化是未来中国培育、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一个主要方向,也是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的一个重要手段。

(作者:夏旭田 编辑:李博)

夏旭田

政经版资深记者

关注工业、数字经济、外贸、电商等领域,邮箱:xiaxt@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