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RCEP可以优先考虑把正面清单转为负面清单;CPTPP可进一步扩员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下一步,RCEP可以优先考虑把正面清单转为负面清单;CPTPP可进一步扩员。

1月14日,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周小川在论坛线上发布会上提出,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应该推动亚洲经济体参与更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协定。他建议,刚刚达成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可以优先考虑把正面清单转为负面清单;而《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可进一步扩员。

周小川指出,新冠疫情已持续肆虐全球一年有余,给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生产生活都带来了巨大损失,然而,“趋近2020年底,几束阳光穿破新冠疫情的重重阴霾,给全球带来了光亮与希望。”

这几束“阳光”是什么?周小川指出,首先,是美、德、英、中、俄等国研制的疫苗获批上市并开始大规模接种,由世界卫生组织等发起、190个国家和地区参与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已获得首批疫苗。其次,是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于9月、10月先后做出碳中和的时间承诺,为全球实现绿色复苏带来了新动力。最后,还有一束光是近期密集达成的多个多双边经贸关系协定。

2020年11月15日,亚太15国签订了RCEP,该协定覆盖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口、三分之一的GDP和三分之一的贸易,是近20年来东亚经济一体化建设最重要的成果。12月30日,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如期完成,是连接中国与欧盟两大经济体的平衡、高水平、互利共赢的协定。12月31日,英国和欧盟正式签署自由贸易协议,确保了英国有序“脱欧”。此外,2020年12月,非洲34个国家正式核准《非洲自由贸易协定》,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于2021年1月1日正式启动,成为非洲一体化的重要基石。

“在疫情暴发之前,国际上日益加剧的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已经导致主要经济体之间贸易摩擦不断,经济全球化遭遇逆境,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系的有效运作受到破坏。疫情下,经济停摆和供应链暂时中断,使多国政策内顾,国际贸易秩序进一步受到威胁。”周小川说,“在此背景下,多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达成,是缔约方推动国际贸易和投资合作的现实选择,将促进全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动全球贸易复苏及贸易规则重塑,是多边主义的胜利。”

近年来,亚洲在自由贸易建设方面步伐明显加快。“过去20年,自由贸易协定数量增长了几十倍,从90年代初的20几个,增长到2020年的近500个。亚洲是缔结自由贸易协定安排的后来者,但是,作为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受益者与参与方,亚洲快速接纳了自由贸易协定,目前全球范围内涉及亚洲经济体的自由贸易协定数量已占总数的一半以上。”周小川说道。

他指出,如今,亚洲区内外已形成庞大的自贸协定网络。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2019年亚洲的商品出口和进口全球占比已达34.0%和32.2%;其中,一些亚洲经济体与自贸协定缔结方的贸易占了相当比例。“在疫情下和后疫情时代,在多边贸易规则失序、少数发达国家对贸易伙伴提高关税的背景下,亚洲经济体作为自由贸易协定的重要参与方,将继续推动区内经济一体化与全球贸易投资发展。”

在当天的线上发布会上,博鳌亚洲论坛正式发布《自由贸易协定:亚洲的选择》。报告由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和印度尼西亚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四家机构共同合作完成,对亚洲的自由协定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就亚洲自由贸易协定和自由贸易区的未来提出了建议。

“我想,当前,亚洲应落实好、用好现有的贸易协定,包括推动刚刚签署的RCEP按期生效,在此基础上,推动亚洲经济体参与高水平、宽领域和广覆盖的自由贸易协定。”周小川就此做出以下建议:

第一,推动亚洲经济体参与更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协定。更高水平是指更高的开放度,涉及减少关税壁垒以及非关税壁垒,提高货物贸易自由化水平,在服务项下和投资领域作出更大的市场开放承诺,对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等其他规则做出规定,以及强化争端解决机制等。我们看到,RCEP超越了WTO和“东盟+1”协定中已同意的开放措施,但在服务贸易上还是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共存;CPTPP提出自身是面向21世纪的高水平贸易协定,在市场准入方面,要求缔约方取消全部关税,实质性减少非关税壁垒,确保国内市场开放和透明。

亚洲金融危机后,亚洲经济体吸取危机教训,实施了更为稳健的宏观经济政策,同时,通过加入WTO和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深度参与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分工,经济实现快速增长。而且,事实证明,参与更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协定可以倒逼国内改革,创造良好的营商和市场竞争环境,提升生产力。下一步,RCEP可以优先考虑把正面清单转为负面清单;CPTPP可进一步扩员,目前RCEP成员中的泰国已申请加入CPTPP,中国和韩国已表示积极研究加入。此外,美国新政府上任后,中美之间如重启对话与合作,相向而行,把贸易协定提升至更高水平,将有力地带动亚太和全球的贸易投资新发展。

第二,参与更宽领域的自由贸易协定。在第三次全球化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下,全球制造业呈现服务化趋势,服务贸易蓬勃发展;科技迭代激发数字经济和数字贸易快速发展,疫情加速了数字经济的应用与发展,成为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的新动力。亚洲经济体要与时俱进,推动自由贸易协定加入电子商务、环境、金融服务、竞争政策等新兴贸易议题。RCEP已把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竞争政策、政府采购、中小企业等内容写入。CPTPP更为综合,比RCEP多出10个章节,包括金融服务、国有企业、劳工、环境、透明度和反腐败等方面的条款。亚洲经济体可结合自身国情,参与更宽领域的自由贸易协定。

第三,参与覆盖更广的自由贸易协定。亚洲很多国家政府都高度重视拓展自身自由贸易协定网络,加入更多的自由贸易区。但是,中、日、韩等亚洲主要经济体之间却一直没有达成自由贸易协定。RCEP的签署,首次把三大经济和贸易体联结在一起。中日韩三国完成自贸协定谈判,将成为区域一体化的核心动力,发挥亚洲作为全球经济增长极的重要作用。同时,用好开发性金融和发展援助等机制帮助欠发达国家提高能力建设,加快国内改革,更快地融入亚洲自由贸易协定网络。在此基础上,加强RCEP、CPTPP的协同,推动建成覆盖面更广的亚太自由贸易区。

第四,通过亚洲实践推动世贸组织改革和多边贸易规则重塑。2020年以来,多个多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投资协定的成功签署,反衬出世贸组织在更新和调整全球贸易规则上困难重重。这也体现出全球化短期内转向区域化,并通过区域加强合作来影响全球治理的趋势。亚洲经济体在走出疫情恢复增长后,通过参与更高水平、更宽领域和更广覆盖的自由贸易协定,推动在电子商务、服务经济、数字贸易等领域形成亚洲通行的规则,可有力地推动全球新兴贸易议题的谈判,为世贸组织改革和多边贸易规则重塑做更多的贡献。

“作为全球贸易大国和主要市场,中国一直积极参与和推动亚洲自由贸易网络构建,成为亚洲和全球经济贸易增长的重要支撑。2020年,中国有力地全面控制疫情,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实现正增长。2021年,中国将全力推进构建新发展格局,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在重视扩大内需和畅通国内市场的同时,加大国际合作和高水平对外开放。”周小川说道。

他指出,不久前公布的制定“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提出,中国将“实施自由贸易区提升战略,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在加大自由贸易协定和投资谈判力度的同时,中国对标自由贸易协定高标准,正在全国2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进行政策试点,加快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中国一直积极参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毫不动摇地支持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

相关阅读:

商务部答21记者:RCEP国内核准程序将在6个月内完成

(作者:郑青亭 编辑:陈庆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