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事件对“金主”北京文化影响几何?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贺泓源 北京报道
2021-01-26 21:50

累计支付投资款1亿元。

郑爽的混乱,与她所谓金主北京文化相比,不值一提。

1月25日晚,北京文化公告称,近期因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发生贷款逾期,逾期贷款本金5亿元。2020年1月22日,北京文化向兴业银行北京安华支行申请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授信期限1年。

“正在积极与债权银行沟通,公司将通过出售资产、电影项目融资等方式,全力筹措资金,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北京文化表态。

北京文化还处在郑爽事件争议中。郑爽因“代孕弃养”引发巨大争议的后果是,主演作品难以上线,作为《只问今生恋沧溟》(原名《倩女幽魂》)主投资方,北京文化现金流持续承压。

这会成为压垮北京文化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郑爽近来以综艺项目为主,图片来源:郑爽微博

“过亿”

有传言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是郑爽“金主”,或许,世纪伙伴原董事长娄晓曦才是郑爽铁杆粉丝。

2016 年 ,北京文化以13.5亿元完成对世纪伙伴 100%股权收购,后者为《倩女幽魂》主投资方。2019年,《倩女幽魂》开拍时,郑爽已处在“不稳定”争议中,手上虽握有赵宝刚导演大剧《青春斗》,但在影视圈口碑相当矛盾。一个例证是,在2020年,她主要在参加综艺。种种原因,娄晓曦选择了郑爽作为《倩女幽魂》主演。

北京文化公告显示,2018年,天津嘉煊与世纪伙伴签订电视剧《倩女幽魂》联合投资协议和《补充协议》,约定双方共同投资联合摄制电视剧,双方投资比例为天津嘉煊40%、世纪伙伴 60%。天津嘉煊作为该剧的承制方负责制作完成该剧,包括但不限于:改编剧本、组建剧组、聘请演职人员以及完成各项拍摄工作及后期制作等。世纪伙伴分五期将投资款支付至天津嘉煊指定账户,第一期款约定为:协议签署后支付人民币3000 万元、收到该剧全部版权证明文件后支付 7500 万元;第二期款为摄制组正式建组时支付投资款的 20%;第三期款为摄制组开机时 支付投资款的 20%;第四期款为摄制组拍摄过半时支付投资款的 20%; 第五期款为摄制组杀青时支付投资款的10%。

公告还显示,世纪伙伴 2018 年3月1日支付天津嘉煊 1500 万元,2018 年 3 月 16 日支付 7500 万元,2018 年 12 月 6 日支付 1000 万元。截至2018 年 12 月 31 日,累计支付天津嘉煊投资款1亿元。 

但北京文化的变动远大于郑爽。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发布“关于转让世纪伙伴100%股权的公告”,拟将持有的世纪伙伴100%股权以4800万的低价转让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几乎同时,娄晓曦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其中提及,北京文化利用《倩女幽魂》等项目助力未完成业绩的子公司,通过电视剧进行利益输送。

“2019年5月23日天津嘉煊提交了《情况说明》,世纪伙伴支付天津嘉煊的《倩女幽魂》投资款 8900 万元、《模范生》投资款 3000 万元,天津嘉煊按照娄晓曦的要求转入其指定公司和工作室,经与天津嘉煊核对并检查相关项目资金使用,核实后金额为 1.15 亿元。为保护上市公司利益,公司收到《情况说明》后立即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世纪伙伴预付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公司根据会计谨慎性原则, 计提减值损失 3000 万元。” 北京文化公告称。

值得注意的是,《倩女幽魂》项目还直接挂钩北京文化业绩造假,并最终引来问询函。

据北京文化公告,2018 年度,世纪伙伴对在制电视剧《倩女幽魂》进行投资收益权的转让处理,对其持有的该剧 60%的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给雅格特,作价人民币 3.8亿元。世纪伙伴确认转让收入 3.58亿元(含税 3.8亿元),并结转相应成本 1.95亿元。约定付款时间分三次:第一次:协议签订后并且世纪伙伴与三家网络平台之一家签署销售合同后 30 个工作日后支付全款的 50%、 第二次:2019 年 6 月 30 日之前支付全款的 30%、第三次:2019 年 12 月 30 日之前支付全款的 20%。雅格特于 2019 年 3 月支付 5500 万元、三家网络平台抵顶应收雅格特 5752.80 万元,余款 2.67亿元逾期。 

对于《倩女幽魂》项目会计差错,北京文化称,雅格特于 2019 年 3 月支付 5500 万元,后续雅格特未按约定履行付款义务。2019 年公司内审及资产清查组持续关注《倩女幽 魂》转让协议进展情况。2020 年 4 月 13 日访谈雅格特法人,其确认相关权利义务没有移交给雅格特,仍由世纪伙伴实际实施,雅格特目前没有支付后续合同款的安排。依据合同约定的实际执行情况,《倩女幽魂》的权益并未实质转移给雅格特。 2020 年 4 月 2 日,北京文化通过访谈娄晓曦并经其 本人证实,原《倩女幽魂》转让协议确认收入不实。 2020 年 4 月 26 日,世纪伙伴与雅格特签署了《倩女幽魂》转让协议之解除协议,世纪伙伴收回雅格特对《倩女幽魂》60%的投资份额。 

“架构”

事实上,北京文化与世纪伙伴的矛盾,早已从公司架构上就埋下伏笔。

客观上,北京文化只是一个壳,当初摩天轮借壳上市,后来又装入伙伴世纪和星河文化,公司真正经营业务的,是摩天轮、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最初,这几家公司初始商誉高达15.8亿,2019年后,还剩下1.19亿。星河文化由著名经纪人王京花创建,以艺人经纪为主营业务。

北京文化这种模式,更像是一种金融合作,给了下属子公司相当大主动权,但也埋下隐患。

2021年1月3日,北京文化公告,于12 月 31 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以下简称“北京证监局”)《关于对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179 号,以下简称“警示函一”)和《关于对宋 歌、张云龙、陈晨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180 号,以 下简称“警示函二”) 。

在警示函一中,北京证监局明确指出,北京文化在2018年报财务信息披露不准确,2018年度多计营业收入约4.6亿元,多计净利润约1.91亿元;并认为该公司在对子公司管理、预付款及投资款管控、项目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问题。因此,对北京文化予以警示,将相关违规行为计入诚信档案。

在警示函二中,北京证监局明确,宋歌、张云龙、陈晨分别作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及董事会秘书,未按规定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对其予以警示,将相关违规行为计入诚信档案。

在收到警示函的前几天,北京文化发布公告,总裁宋歌、董事会秘书江洋、财务总监贾园波均选择辞职。宋歌仍担任董事长,江洋与贾园波均仍在公司任职。

另一头,从北京文化影业模式来说,比起制片公司,更像投资公司。在2018年,其投资《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芳华》等多部电影均实现大卖,但没有一部为第一出品方,均为参投。《流浪地球》第一出品方为中国电影。

《流浪地球》刷新国产科幻片想象,图片来源:豆瓣

“北京文化的模式,从好处来讲,真正实现了制片分离,似乎是种专业化。但没有制作能力的影视公司,到底又有多少壁垒?”有上市影视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他认为,北京文化模式,就是一场资本冒险。

2020年三季报显示,北京文化前三季度营收仅1308.11万元,同比-98.84% ;净亏损1.17亿元,同比-130.49%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6377万元,同期短期借款8.96亿元。

这场冒险还在继续,或许与郑爽并不相关。“该剧(《倩女幽魂》)款项极有可能不能流入公司”,2020年7月份的公告中,北京文化透露。

延伸阅读:

Prada“遭遇”郑爽:一家大牌的尴尬自救

(作者:贺泓源 编辑:李清宇)

贺泓源

21产经版记者

研究泛文娱产业生态,在一线思考。微信:petrjjr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