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音乐关停,最后一天的歌单有《我爱你》《再见了》

21综合
2021-02-05 15:45

今日0点,虾米音乐今日正式关停,目前进入虾米音乐App,页面只剩停服公告、资产处理及退款申请等选项。

关停前一天,所有虾米用户的日推歌单是一样的,《好久不见》《Thank You》《Best Friend》《你一直在》《I'm Sorry》……《我爱你》《再见》《My Love》。

早在1月5日,虾米音乐发布官方声明表示,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2021年2月5日正式停止服务。

具体时间安排如下:

2021年1月5日10点:停止账号注册、会员充值、虾币充值、专辑购买等服务,开启用户个人资料与资产处理通道。

2021年2月5日0点:停止所有歌曲试听、下载、评论等所有音乐内容消费场景,停止个人资料导出或下载,仅保留账号资产处理、网页端音乐人体现服务。

2021年3月5日0点:除网页端音螺平台音乐人(即原“数字音乐新场景”业务)授权服务维持运营外,其它运营均停止,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将无法登录。

虾米音乐表示,12年的陪伴,说不出口的再见,和你们的美好故事会成为最珍贵的记忆收藏于心。

对于此次停服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未来,欢迎更多音乐人加入音螺(即“数字音乐新场景”),创作更多美好的音乐,让更多的人聆听。

资料显示,虾米音乐成立于2008年,是国内最早的数字音乐平台之一,拥有3000万首海量曲库,至今已吸引了4万多原创音乐人入驻,拥有1000多个曲风流派、5亿多个优质歌单。

网友告别虾米:

谁推倒了虾米?

走过12年的虾米承载了许多人的青春回忆。如今虾米宣布关停,人们在感叹“爷青结”的同时,也在追问背靠巨头的虾米为何黯然退场——是在版权争夺大战中错失先机,还是在内部定位尴尬发展受限,又或是如虾米创始人南瓜所言,虾米音乐是死在太多人不介意?

或许都有。在虾米发布的一封名为《再见之前,想对你说》的信中,虾米称在发展过程中曾错失了一些关键机会——“在音乐版权内容的获取上,没能很好地满足用户多元化的音乐需求,这也是我们最大的遗憾。”

回顾虾米发展历程,2015年是个重要年份。2013年1月,虾米被阿里收购,两年后与天天动听合并为阿里音乐。同年,国家版权局组织开展网络音乐版权秩序专项整治,要求平台下架未经授权传播的所有音乐作品。起家于UGC(用户原创内容)模式的虾米不得不大量下架歌曲,用户歌单第一次出现大量灰页。

在此之前,各大平台已纷纷开始独家版权布局,与唱片公司和版权代理公司签订长期协议。当时国内数字音乐行业呈现腾讯音乐(QQ音乐)、海洋音乐(酷我和酷狗音乐)和阿里音乐(虾米和天天动听)三足鼎立之势。

很快,行业迎来洗牌。2016年,腾讯QQ音乐与海洋音乐合并,成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并斥巨资签下多个厂牌的独家代理权,一跃成为行业巨头。

行业格局突变的这一年,阿里音乐将核心资源倾斜到阿里星球——在天天动听的基础上推出一个以粉丝经济为核心的互动交易平台。尽管有高晓松、宋柯和何炅等明星加持,阿里星球也逃不过关停的命运。2016年年底,阿里星球宣布全面停止音乐服务。

与此同时,国内在线音乐平台竞争加剧,并卷入版权游戏的漩涡——音乐版权费用水涨船高,甚至出现抢夺独家版权、哄抬授权价的情况。

有业内人士曾告诉南都记者,现在唱片公司卖版权基本采用打包出售的方式。一个百万级曲库里,可能大部分歌曲的收听量并不高,平台获益甚微。而为获得曲库,音乐平台事先预付了高额的保底金,很多时候却面临无法回本的情况。在他看来,音乐正版化并没有解决合理购买版权途径的问题。

虾米版权失守的这两年,在线音乐行业竞争格局日渐稳固。2013年创立的网易云音乐以音乐社区的独特定位抢占一席之地;2018年12月,TME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招股书披露已拥有中国最大的音乐版权曲库。

《2020中国移动音乐行业报告》指出,移动音乐行业步入成熟稳定期,腾讯音乐集团的三大音乐产品稳居第一,凭借强大的资金支撑,迅速构建版权屏障,和网易云音乐以“一超一强”形态攻占超过90%以上市场。

关停之后,虾米转向商用场景服务

从行业头部平台掉队的虾米,在内部也面临被边缘化的处境。虾米前员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虾米一直处在音乐和互联网电商的夹缝间,两个行业互相不理解,一定程度上导致虾米辛苦积累的资源,在关键时间点都拱手相让给其他平台。

2019年9月,阿里宣布以7亿美金领投网易云音乐。随后,阿里88VIP更是在会员节期间推出网易云音乐黑胶年卡权益。种种举动让外界猜测,阿里似乎打算放弃虾米音乐。

火花音悦CEO陈鑫告诉南都记者,“阿里牵手网易云音乐,年前又爆出虾米将解散的消息,所以在业内看来,虾米关停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一款承载许多人青春记忆的软件最终黯然离场,令人唏嘘。按照时间表,虾米关闭服务器的日期定在3月5日0点,届时及以后用户将无法登录。

虾米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在更多音乐商业场景服务上进行探索,依托全新的“音螺”平台持续创新,服务音乐人及业内合作伙伴,让音乐内容赋能更多场景。

“音螺不是一款全新的App,而是业务名字,转向音乐的商业场景服务。”上述虾米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

据悉,音螺是基于虾米音乐的版权曲库能力,实现音乐内容管理、分发的专业平台。官网介绍,目前音螺已和数十家顶级商业平台实现音乐内容分发合作,一些音乐作品还可在淘宝、天猫精灵、阿里云等平台曝光。

从事音乐版权工作的陈鑫向南都记者解释,音乐商用场景包括车载系统、智能终端、在线背景音乐、线下商超播放系统、信息流广告音乐等等。在他看来,虾米借音螺转商用赛道,定位类似于TME的爱听卓越,避开了版权的劣势,同时能更好地借助阿里在To B领域的资源、品牌,起到很好的协同效应。

据南都记者了解,2014年,腾讯音乐创建爱听卓乐,开始深耕国内B端音乐服务市场,目前已在手机、车载、IoT等智能终端领域,为多家企业打造音乐解决方案。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商用版权市场规模为1.9亿元,行业整体仍处于起步期。但结合越来越多的商用音乐侵权案得到受理和胜诉,预计未来两三年内,监管政策会逐渐介入数字音乐B端应用,并推动这一领域的正版化。

“音乐To B方向未来三年有数百亿规模潜在市场。阿里擅长做To B业务,无论是技术、产品和销售,音螺在阿里加持下有很大机会做好。”陈鑫说。

故事的结局——虾米退场,音螺登台。深谙用户听歌品味的虾米“让音乐人赚到钱”的理想终究没能实现,那活下来的音乐平台有可能吗?

来源:综合自南都(记者李玲 实习生黄慧诗)、新浪微博及公开资料

(编辑:毕凤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