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中能源预警

21信用预警观察崔海花,卢先兵,梁佳璐(实习) 2021-02-23 21:10

2月23日,冀中能源再一次成为债市“网红”。

根据媒体报道,冀中能源集团2月23日与银行召开会议讨论三月到期债务可能的偿还方案,会议由当地国资委组织。参会银行多数也是未来两月冀中能源集团到期债券的持有人,公司寻求银行为到期债务再融资提供帮助。地方国资委在几周前首次提出设立债权人委员会,原计划在会上提议成立债权人委员会,以便更好地与其银行协调,但由于潜在的负面影响,该委员会遭到了来自银行的抵制。

受此影响,2月23日16:00时,18冀中能源MTN003(101801239)银行间显示最新成交价64.9000元,较昨收价93.8466元,跌幅-30.84%。18冀中能源MTN003最新债项评级AAA,票息5.38%,剩余期限0.68年。

河北最大煤企的高负债与多元化

根据官网介绍,冀中能源集团成立于2008年6月,以煤炭为主业,制药、现代物流、化工、电力、装备制造等多业务发展。总部在河北省邢台市,控股冀中能源(000937.SZ)、华北制药(600812.SH)和金牛化工(600722.SH)三家上市公司,拥有一家财务公司。综合实力位居世界500强第347位,中国企业500强第86位,中国煤炭企业50强第5位。2019年完成原煤产量7539万吨,生产精煤1986万吨,实现营业收入2690亿元。

查询工商资料显示,冀中能源集团为河北省国资委全资持股,为河北第一大国有煤企。目前东方金诚、大公国际、中诚信对冀中能源集团维持AAA级别,展望稳定。

经营上看,冀中能源的主营跨度很大,且非煤炭业务占比更高,煤炭主营地位不显著。目前,该公司已形成煤炭、物流贸易、化工和医药四大板块。公司煤炭可采资源42.4亿吨,核定产能6337万吨/年,整体规模尚可,但公司炼焦煤主要是省内煤矿,面临一定的资源枯竭局面;物流贸易在营收上已经超过煤炭,但毛利率水平低,已形成一定坏账;医药、航空运营不佳,持续依赖集团输血。

公司物流贸易板块营业收入很高,2019年为1531亿元,占总体比重72.27%;但毛利很低,2019年利润为33.62亿元,占总体比重15.58%。物流贸易板块营收规模庞大导致占用资金很高,但盈利水平偏低,导致资金回报率较低,并且存在一定的应收账款清收风险。截至2020第三季度,公司应收账款241.23亿元,其他应收款148.11亿元,仍然保持高位,后续需要高度关注回款情况,若回款不畅,可能导致公司经营现金流不及预期。

财务上看,集团合并口径和母公司口径的资产负债率均很高,且以短期负债为主。2020年9月末,冀中能源集团合并总资产2277.05亿元,总负债1855.95亿元,将65.2亿元永续债调整后,实际资产负债率达到86.86%,且以短期负债为主,短期负债占比64%,公司货币资金/短期债务仅为0.2,短期流动性承压力大。母公司层面,截至2020年9月末,冀中能源本部总资产952.86亿元,总负债902.0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4.67%。

此外,该集团盈利较弱,母公司近年来持续亏损。截至2020年9月末,合并报表层面净利润1.56亿元,同比下降76.32%;母公司层面净利润-0.62亿元,相较于2019年三季度亏损5.48亿元,亏损缩少4.86亿元。

集中兑付压力巨大

存续债券看,目前冀中能源集团境内存续债券26只,存续规模230.5亿元,其中1年内到期的债券有12只,余额131亿元,兑付压力巨大。

(数据来源:Wind)

此前,冀中能源已有“历险”事件。

2月19日,该公司汇出资金,偿还当日到期的20冀中能源CP001,,债券总额20亿元,票面利息3.89%。

2020年7月,河北省国资委通知,要求河钢集团、开滦集团、河北港口、建投集团等四家公司,为冀中能源集团发行债券提供增信担保,但最终债券未发行成功,可以看出冀中能源集团存在一定的发债困境。

从2020年数据看,冀中能源集团兑付了512亿元的到期债券,扛住了压力。

中诚信国际报告指出,冀中能源集团的盈利能力持续下滑,杠杆较高,再融资压力较大。在永煤债券违约后,投资者风险偏好大幅提升,基本面存在瑕疵的地方国有煤炭企业后续发债融资难度将明显提升,煤炭行业的融资环境日趋紧张。

此前,中国经济时报援引全面主持翼中能源集团高级管理层工作的苏科舜称,目前企业流动性压力已基本化解,将坚决落实河北省委省政府要求,在确保公开市场债务不违约前提下,通过市场化手段调整优化财务结构。苏科舜表示,将择机实施债转股、定向增发、引进战略或财务投资者等系列资本运作。

如今数月过去,冀中能源出现债委会被银行抵制风波,需要观察其进展。

(作者:崔海花,卢先兵,梁佳璐(实习) 编辑:马春园)

卢先兵

21智库专家

拥有多年银行风控经验的21智库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