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转型大潮“势不可挡”,克里称美国愿在气候问题上同中国合作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3-03

当地时间3月2日,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在剑桥能源周(IHS CERAWeek)上敦促油气巨头加快开发替代能源和低碳技术的步伐。他还表示,美国可以搁置在其他领域的分歧,寻求与中国在气候问题上的合作。

“如果你是一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负责人,我想你会情不自禁地预测未来的市场走向。”克里指出,随着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兴趣与日俱增,预计交通行业的石油需求将减弱,加油站用户数量也将减少,同时,美国政府正在推动建立50万个充电站和推出50万辆电动校车的计划。

“显然,有些人为抵御这种必然性而战,但我认为这样的抵抗是没用的,你将站在这场战斗失败的一方。”克里认为,面对势不可挡的能源转型大潮,油气公司应该要做的是,研究如何转型成为成熟的能源公司,采用新技术并找到减少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的方法。

他建议,作为弥补需求下降造成的收入损失并防止资产搁浅的一种方法,油气公司可以利用其管道基础设施来运输氢气。他说,该行业中的一些公司已经在积极地转型,而另一些公司则还在费力争夺不断下降的市场份额。这种做法显然是错误的。

一年一度的“剑桥能源周”素有“能源达沃斯”之称,每年都会吸引来自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千名政府官员和能源界人士,就能源合作、能源转型及新能源发展等进行探讨。会议通常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敦举行,但去年受疫情影响被取消,今年转到线上进行。

氢能将为美国提供“跳球”机会

“我认为,化石燃料行业显然可以做很多事,以转变为采用这些新技术的成熟的能源工业,”克里在CERAWeek上同美国前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Ernest Moniz)对话时指出,这些新技术包括氢能、碳捕获等清洁解决方案。

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之际,石油巨头不断加快能源转型的步伐。总体来看,欧洲国际石油公司(IOC)在推进可再生能源增长战略方面处于领先地位,雷普索尔、英国石油公司、壳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埃尼、道达尔都纷纷宣布了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战略目标。

与欧洲同行不同的是,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美国油气巨头正在加大对碳捕集和生物燃料的投资,但并不打算彻底改革其整个业务。不少美国石油公司的高管都认为,向新能源转型的时机还不完全成熟,当下其仍属于低利润业务,大举进军并不明智。

克里说,未来,油气公司应该利用其专业能力和基础设施来生产和运输氢气,氢气有望被用于向工厂、汽车甚至飞机提供动力。但他也承认,如今的氢能制造仍然需要消耗大量的碳,亟需进行更多的研究。

氢能被普遍认为是天然气的替代产品,是各国达到净零排放目标的终极工具。虽然目前生产的大多数氢气都是来自天然气,但是人们寄希望于使用可再生能源电解水的方法制取氢气,这将不会产生碳排放。

克里强调,随着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向绿色经济,氢能等绿色技术将成为关键,这将为美国提供一个“跳球”的机会。美国应该赶紧抓住这一机会。

拜登在参选初就承诺,如若当选将宣布重返《巴黎协定》,并确保美国实现100%的清洁能源,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在去年7月中,拜登就曾宣布了一项价值2万亿美元的“绿色复苏”计划,其中就包括大力发展氢能的相关政策。

美国将寻求与中国开展气候合作

克里表示,美国可以把与中国的分歧与矛盾放在一边,与中国合作制定旨在将全球气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雄心勃勃的气候计划。

拜登政府将力争在气候问题上同中国加强合作。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国务卿的克里说,他过去同中国打交道的经验表明,中国有意愿成为全球清洁技术市场的参与者。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双方围绕这一议题发表了一系列联合声明,扩大了中美双方在能源和环境领域的合作,两国所展现出来的领导力被认为是推动《巴黎协定》通过的催化剂。

然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自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以来,双方贸易摩擦和争端加剧了市场的动荡。比如,美国太阳能行业协会称,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和报复措施使该行业损失了6.2万个工作岗位和190亿美元私人部门投资,同时导致碳排放量增加了2600万吨。

克里说,“气候议题不会成为其他问题和竞赛的牺牲者。”

他强调,美国可以将气候问题作为单独问题,寻求与中国的合作。“你必须把中国摆在桌面上。”他强调了中美在气候问题上合作的重要性,“这是一个分隔的问题,不会与其他问题连在一起。”

近期,关于中美关系传出了一些积极苗头。中美两国元首在2月11日中国农历除夕上午进行了通话。拜登表示,美中两国应该避免冲突,可以在气候变化等广泛领域开展合作。美方愿同中方本着相互尊重的精神,开展坦诚和建设性对话,增进相互理解,避免误解误判。

为了在全球减排工作上凝聚更多共识,拜登宣布将在4月22日召开气候领导人峰会,以呼吁各方在今年11月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前提高减排自主贡献。克里说,美国将在此次峰会上公布其新的减排目标,“这将是激进的,因为我们落后了”。

“即使我们做了《巴黎协定》所规定要做的一切……预计地球的温度也会升高大约3.7摄氏度。”克里说,“这显然是灾难性的。这就是为什么在COP26前提高雄心是如此重要。”

每年6万亿美元商机

克里将全球减排目标视为新的经济机会。“据预测,到2050年,我们每年将向清洁能源进行6万亿美元的经济转移。”克里说,“这是未来的市场,已经开始有巨大的资本配置。市场正在做出一个关键的决定,我认为这将继续发展。”

克里强调,这些投资机会将是全球性的,包括印度等新兴市场。此前,印度提出了到2030年要实现450吉瓦的可再生能源目标。克里称,他一直在与大型投资机构和资产管理公司合作,以鼓励将私人资本配置到“正确的位置”。

拜登自上任以来已采取了一系列气候行动,包括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暂停在联邦领土上核发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租赁许可,以及取消美加输油管道(Keystone XL)的许可。

拜登的气候政策引起了一些石油公司高管的不满,他们认为这将使美国更加依赖从加拿大、墨西哥等邻国进口石油。“我们已经实现了能源独立性,仅仅需要从北美地区进口,现在,如果他们遵循禁令并不允许生产任何石油,我们将再次需要从OPEC进口我们所需的60%到70%的原油。”先锋自然资源公司首席执行官Scott Sheffield说。

克里在CERAWeek会议上讲话当天,美国最大的石油游说组织美国石油学会正准备支持为碳排放设定价格,这将是迄今为止美国油气生产商准备接受政府应对气候变化努力的最强烈信号。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该组织是实施碳排放限额与碳交易系统方面最坚定的反对者之一。

此外,克里还表示,需要对美国能源基础设施进行重大升级,以加快可再生电力的部署。他将德克萨斯州电网最近在寒潮中的失灵归咎于过时的设备和系统。

“我们需要一个智能电网。这将为我们节省大量资金,减少碳排放量并提高应对基本负荷挑战的能力。”克里补充说,美国可能会大幅增加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部署。

对于美国两党在支持绿色能源开发方面的不同理念,克里回应道,“我们将必须摆脱一些有悖常识的沙文主义和地方观念,并需要尽快采取行动。”

油气巨头对自身定位进行重新评估

在CERAWeek会议上,不少石油业高管反对必须告别石油和天然气的观点。

“我们不应该谈论消除化石燃料。”西方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维克·霍尔卢布(Vicky Hollub)说,“我们真正需要谈论的是消除碳排放。”该公司正在大力投资碳捕集与封存技术,即在排放物损害地球之前捕获排放物的过程。但当前的碳捕获技术非常昂贵,而且很难扩大规模。

雪佛龙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沃思(Michael Wirth)上个月表示,到2040年,雪佛龙看起来可能会有所不同。“石油和天然气仍将是很大的一部分。至于它是否将是最大的一部分,时间会证明一切。”他说。

沃思在CERAWeek会议上说,石油工业和美国政府可以联合起来推进低碳燃料的发展。“天然气应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他说,“这是应该有共同立场的领域。”

“要继续让决策者意识到的是,天然气可以而且应该成为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加拿大能源公司Enbridge Inc.天然气传输和中游业务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米歇尔·哈拉登斯(Michele Harradence)指出,天然气已经“在减少北美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它是对可再生能源的极佳补充,并提供了支持可再生基础设施增长所需的低成本可靠的备用能源。”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在美国,随着燃煤电厂的退役并被燃气发电机和可再生能源所取代,美国化石燃料的碳排放量在2020年降至198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国际天然气联盟(IGU)贸易集团副秘书长安迪·卡利兹(Andy Calitz)说,全球主要经济大国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征收碳税。“在能源安全和气候风险之间需要谨慎地权衡……因为风险如此之高。”他强调,天然气可以提供能源安全,并有助于减少燃烧其他化石燃料(例如煤和石油)的碳排放。

但英国石油公司采取了不同的立场,他们认为,石油需求可能已经在2019年触顶。该公司计划到2030年将其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削减40%,并将其年度低碳投资额提高至50亿美元。

“我们成为一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已有112年了。现在是我们必须重塑公司的时刻。”英国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鲁尼(Bernard Looney)说道。

鲁尼认为,在重新组建全球能源系统的过程中会发现巨大的商机——这是一项复杂的任务,需要数万亿美元的投资。他说,“从长远来看,要取得成功,就不能与社会背道而驰。”

(作者:郑青亭 编辑:陈庆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