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任能源部长:重启400亿美元能源贷款计划 多国布局绿色产业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3-05

当地时间3月3日,美国新任能源部长珍妮弗·格兰霍姆(Jennifer Granholm)在剑桥能源周(IHS CERAWeek)上宣布,准备启动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未动用过的400亿美元能源贷款,以推动清洁能源技术的发展,加快低碳经济转型。

“过去四年,贷款项目一直没有被使用。但我准备转动这些引擎,以刺激下一代的创新和部署。”但她没有提供有关如何使用这些贷款的详细信息。她说,过去,这个办公室支持的项目创造了成千上万的工作,而且贷款已经赚回了约5亿美元。

格兰霍姆说,绿色金融专家吉加尔·沙阿(Jigar Shah)将领导能源部贷款计划办公室。沙阿是Generate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他曾帮助企业加快脱碳进程,还投资了一家太阳能融资公司SunEdison。

“他将帮助我们为美国纳税人提供牢固的投资组合,这将有助于我们应对气候变化并创造就业机会。”格兰霍姆说,“我们已经准备投资先进的车辆、碳捕集器、先进的反应堆等等。”

美国能源部的贷款办公室是在2009年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通过激励资金成立的。它已经向很多成功的企业提供并收回贷款,比如特斯拉,但一些共和党人抨击该办公室曾支持了失败的太阳能公司Solyndra。

在CERAWeek上,格兰霍姆发表了自上周宣誓就职以来的首次公开演讲。她在讲话中重申了拜登政府提出的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2035年实现无碳发电、2050年实现净零经济,并强调这是一个巨大的经济机会。“有研究表明,减排将在未来几十年中创造一个23万亿美元的全球市场。”

为了发展清洁能源,美国还将在关键原材料上进行重新布局。-新华社

是商机,也是战场

在美国看来,绿色产业不仅是巨大的市场,也将是大国角力的新战场。

“摆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的问题是,这些投资将流向何方?会出现在其他经济竞争者手上吗?你最好相信我说的,其他国家正在争夺这些经济产业。”格兰霍姆说。

在这场经济转型的战役中,她说,美国能源部已经“准备好了充足的弹药”,将是“政府战斗力最强的部门之一”。

关于这些“武器”,她重点介绍了以下几项:

首先是美国17个国家实验室的基础科学突破,这使得脱碳努力成为可能。比如,橡树岭国家实验室最近设计出一个可以更加有效进行碳捕获的设备,并且可以进行3D打印生产;阿贡国家实验室正在研究的下一代电池,其能量密度将是现在的两倍。

其次是美国有能力将研究成果转化为技术应用。她说,这些技术涵盖了从可再生能源、能效、碳捕获、氢气、电网技术到存储等广泛的领域,将在人们生活和工作的各个方面提供清洁能源解决方案。据她介绍,上周,能源部地热办公室就投入了4600万美元,以支持向美国家庭提供地热供暖的项目。另外,美国能源部还在大力征集全新的开箱即用技术,并准备提供雄厚的资金支持,如制造生物燃料所需的海藻养殖技术、更高效的太阳能板排列方式等。

为了发展清洁能源,美国还将在关键原材料上进行重新布局。她说,无论是用于存储太阳能和风能的电池,还是公用设施公司持有的大型电池,都需要用到锂和钴。为了应对美国国内供应不足的问题,位于艾奥瓦州的埃姆斯实验室(Ames Laboratory)正在对关键矿产进行研究,“以减少对稀土矿物质和其他可能受到供应链破坏的材料的依赖”。

她指出,实际上,美国有两种选择:一是开发替代材料,在美国国内进行开采。二是推出更多锂离子电池回收中心,通过消除采矿和加工步骤,最大限度地减少能源消耗和浪费。

为煤炭和化石工人提供帮助

对于担心生计问题的化石燃料工人,格兰霍姆承诺:没有人会被抛下。“这是我们改善能源经济的机会,可以振兴那些不被看见、不被关注和落后已久的社区。”

她的表态突显了拜登政府面临的主要挑战:如何让美国一方面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另一方面防止以煤炭、油气产业为主的地区发生大规模失业。

格兰霍姆说,能源部专门成立了一个就业办公室,将与该机构的化石燃料官员“密切配合”,以确保“我们不落下任何工人”。“这并非易事,但这是一场值得发动的战斗,我将率先前往报到。”

她再三强调,能源转型将创造无数的新工作,并承诺帮助化石燃料工人为这些新职位做好技能准备。“这将会有数百万个工作,高薪且福利好的工作。”她说,从生产零排放公交车、升级电网到制造碳捕集管道,再到升级现有管道以最大程度减排,各个领域都将出现招聘热潮。

但并非所有人都相信,美国新政府的气候政策不会给经济和就业造成冲击。

对于拜登决定撤销有争议的Keystone XL管道许可的决定,美国石油行业和共和党人已经很快做出了强烈反应。该项目背后的加拿大公司TC Energy称,此举是拜登最初的行政行动之一,导致裁员了“数千名工会工人”。

美国油气部门转型步伐缓慢

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能源部长的欧内斯特·莫尼兹(Ernest Moniz)也参加了今年的CERAWeek。他在会上说,美国的油气部门在向清洁能源经济转型方面似乎有些落后。但他认为,该行业可以在工作中利用其技能,为深度脱碳提供务实的解决方案。

莫尼兹说,在新冠大流行刚开始的时候,他曾担忧气候问题将被抛在一边。但实际上,与以往相比,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公司正在谈论净零目标,并将资本配置进行调整。

莫尼兹指出,新冠疫情使全世界公众“认识到难以想象的事情是可以发生的”。他说,关于气候的概念“被非常、非常奇怪的天气放大了,这确实引起了公众的注意”。他所指的是上个月令得克萨斯州数百万人断电的寒潮,以及去年夏天令加利福尼亚州连续停电的热浪。

人们对气候危机的担忧正在不断上升。莫尼兹指出,自签署《巴黎协定》五年以来,科学界已经从相信“到本世纪中叶减少80%的排放量将使我们免于遭受最恶劣的气候影响”转变为认识到“必须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甚至是最终达到净负排放”。

OGCI气候投资首席执行官普拉蒂玛·兰加拉让(Pramatia Rangarajan)在与莫尼兹对话时指出,虽然新冠疫情一度使得美国经济陷入停滞,但该国2020年的碳排放量仅比前一年下降了9%。这说明,要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减排压力是巨大的。

联合国和全球碳项目组织的数据显示,全球碳污染在2020年下降7%,这是历史上最大的单年降幅。不过,随着世界范围内的逐渐复工,后续的碳排放量会呈现快速上升趋势。而根据联合国的评估报告,为了将全球变暖控制1.5摄氏度以下,全球排放量在到2030年的10年期间内需要每年下降7.6%左右。

“这确实使我们看到不能再做会增加排放的事情了。”她说,“我们必须系统性地改变我们在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在消耗和排放两方面同时做出改变。”

(作者:郑青亭 编辑:陈庆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