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四小龙“第一股”争夺升级!港股IPO搁浅后旷视科技转战科创板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赛男 上海报道
2021-03-13 21:28

在港股IPO搁浅后,国内AI领域计算机视觉“四小龙”之一的旷视科技转战科创板。

3月12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旷视科技的科创板IPO申请获得上交所受理,拟募资60.18亿元。

至此,科创板成为AI四小龙的主战场,依图、云从、旷视已先后提交科创板IPO申请,只剩商汤科技还未官宣上市计划。

旷视的IPO之路颇为坎坷。2019年8月,旷视打响了AI独角兽上市的第一枪,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但递交招股书6个月未获得进展,最终香港IPO申请失效。此后,依图、云从后来居上,率先提交科创板IPO申请。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来看,旷视回A股上市的压力也不小。

就在3月11日,依图科技科创板IPO审核进度更新为中止,本报记者了解到,因公司是存在协议控制架构的红筹企业,此次中止主要因为发行人和保荐机构需要较长时间落实规则和监管的核查等要求,主动向上交所提出了中止申请。而旷视存在类似的情况,并在招股书中谈及VIE架构风险;此外,近期多家科创板企业主动撤回申请,监管趋严把好入口关。

随着旷视科创板IPO被受理,AI四小龙“第一股”的争夺料将更加激烈。

拟募资60亿元

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由3位毕业于清华大学姚班的学生联手创立,依靠以人脸识别为核心的技术和商业布局,最早以“Face++”的名字为外界熟知。

自港股IPO搁浅之后,旷视科技曾向媒体表示,科创板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上市,是中国科技企业发展的好机遇,旷视正在积极考虑。旷视CEO印奇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旷视科技没有终止上市计划,“会选择在更好的窗口期稳步推进上市”。

1月1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显示,旷视科技已于2020年9月签署《旷视科技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之辅导协议》。

旷视科技此番冲刺科创板并不在市场预期之外。根据招股书,旷视将以公开发行存托凭证(CDR)的方式在科创板上市,拟募资60.18亿元,投向基础研发中心建设项目、AI 视觉物联网解决方案及产品开发与升级项目、智能机器人研发与升级建设项目、传感器研究与设计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旷视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定位在聚焦物联网场景的人工智能公司,凭借人工智能基础研究与工程实践能力,通过构建完整的AIoT产品体系,面向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三大核心场景提供行业解决方案。

作为人工智能公司,旷视对科技的投入可谓大手笔。数据显示,旷视研发投入从2017年的2亿余元增长至2018年的6亿余元,2019年进一步增长至10亿余元,2020年1-9月,研发投入已超过7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67%、71%、82%及104%。

业务方面,旷视主要布局的三大业务板块: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供应链物联网。

其中城市物联网业务的增速最快,从2017年度的1.6亿元增长至2019年度的8.3亿元,相应收入占比从52%提升至66%,是旷视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在消费物联网板块。2017年至2019年,营收从1.5亿元增长至3.6亿元,涨幅超140%。供应链物联网作为旷视新开拓的业务,在报告期内发展态势良好,营收规模稳步扩大。

AI四小龙“第一股”花落谁家?

依图科技是最早官宣科创板的公司。其IPO申请于2020年11月4日被受理,12月1日显示已问询,2021年2月10日,公司公布了第一轮问询的回复函。不过,就在3月11日,依图科技的审核进度更新为中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依图科技因是存在协议控制架构的红筹企业,此次中止主要因为发行人和保荐机构需要较长时间落实规则和监管的核查等要求,主动向上交所提出了中止申请。

截至目前,云从科技的审核进度最快,公司于2020年12月3日IPO申请获受理,12月31日更新为已询问,直到2021年3月5日,公司回复了第一轮询问函。

商汤科技的上市计划虽然未有官宣,但市场上一直流传相关消息。就在2月26日,有媒体报道称,商汤内部开会启动A+H股上市,计划2021年下半年交表,并称商汤筹备上市已有段时间,也接触了不少投行,现在暂定的保荐投行团队有中金等。当日,商汤方面针对上述消息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市场传言,不予置评。

随着旷视科创板IPO被受理,AI四小龙“第一股”花落谁家更添几分变数。

对比来看,旷视科技的体量是最大。据招股书,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1-9月,旷视科技分别实现营收3.04亿元、8.5亿元、12.6亿元、7.2亿元。净利润方面,旷视科技亏损额竟随之扩大,同期,净利润分别亏损7.75亿元、28亿元、66.4亿元、28.5亿元。

另外两家公司也处于亏损状态。

2017-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871.89万元、3.04亿元、7.17亿元和3.81亿元;同期,依图科技净利润分别为-11.66亿元、-11.61亿元、-36.42亿元及-12.99亿元,合计亏损高达72.68亿元。

相比之下,云从科技的亏损情况稍好。2017年-2020年上半年,云从实现营收分别为0.64亿元、4.84亿元、8.07亿元以及2.2亿元,净利润亏损额分别是1.06亿元、1.8亿元、17.08亿元、2.86亿元。

从三家公司的解释来看,亏损逐年扩大原因一致,一方面,由于AI行业整体估值水平上升, 公司优先股公允价值相应上升导致账面亏损;另一方面,则是持续的研发投入。

从募资额来看,依图募资最高,为75.05亿元;旷视以60.18亿元排在第二;云从拟募资37.5亿元,排在第三。

三家公司身后各自站着的投资机构十分亮眼。旷视的最大股东是阿里系,还有国新控股旗下公司、鸿海精密、阳光保险、联想创投、中银集团等知名股东。依图科技的知名股东有红杉资本、高瓴资本、云锋基金、真格基金等。

云从科技的股东数量高达57名,其中不乏国资背景,如南沙金控、国新资本、上海联升、广东创投等国有股东。云从创始人兼CEO周曦出自中国科学院重庆研究院,云从的前身也由中科院人脸识别研究团队孵化而成,中科院也是云从股东之一。

在依图科技科创板IPO审核中止、市场预期IPO审核整体趋紧之际,旷视的科创板IPO进展值得关注。

(作者:张赛男 )

张赛男

财经版记者

曾是一名宏观经济记者,现转向微观领域。专注A股上市公司、上交所监管动态。欢迎交流,邮箱zhangsn@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