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翔还是真香?怪兽上市前夜最后的行业遮羞布被揭开

21视频郑迪坤,林典驰 2021-04-01 22:46

追踪行业热点,探寻投资密码,资本真真假假,财经头号玩家。欢迎来到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脱口秀栏目《头号玩家》。

嘿,大家好,我是手机快要没电了的头号玩家,今天跟大家聊一聊关于共享充电宝的事情。

如果不是前两天,陈欧站出来澄清“搜电要收购街电”的传闻,吃瓜群众们几乎都要忘记了四年前,陈欧与“娱乐圈纪委书记”王思聪关于共享充电宝的一次互怼。2017年,一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万达“公子”在朋友圈发消息称“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公开嘲讽陈欧的共享充电宝项目。

四年过去了,共享充电宝行业已经今非昔比,今年初还因涨价而被被央视点名:“涨价随意、定价更随意。”

更重要的是,划重点了,同学们把小本本都拿出来记一下——共享充电宝要去上市割韭菜啦!

2021年3月29日,怪兽充电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更新后的招股书。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预计将募集2.1至2.5亿美元,估值为28至34亿美元。

从商场、餐厅、小卖铺,再到即将登陆资本市场,思聪同学的嫩脸早已被打得通红。

手机刷得越狠,电量掉得越快,共享赚得越多

2017年共享经济起飞的时候,共享充电宝也跟着风口飞了起来。雷军不是有句名言叫,“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共享充电宝是不是一头“猪”呢?

翻看艾媒咨询在2017年撰写的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研究报告,可以窥见几点原因  1:智能手机的发展,用户规模扩大,手机的耗电量快,长时间在外工作充电是刚需。2:线上流量竞争惨烈,互联网企业把战场转移到线下,试图快速变现。3:共享经济风口之下,相比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的投入,充电宝的门槛更低,成本更小。

    出门没电,电宝借借。惰性是人的天性,宁愿花钱买享受也不愿揣着个充电宝受罪。商业模式一旦打开,消费者就会源源不断地涌来。商家在人流量大的场所摆放充电柜,疯狂补贴让利。相比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一个萝卜一个坑儿”,归还的时候需要放置在固定充电柜内,运营维护成本远远小于到处乱放的共享单车。

抢用户的前提还要“抢地”,你往往能在一家烤肉店看到“三电一兽”(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齐聚的“盛况”。记者在广州天河区CBD的某商铺了解到,充电柜和充电宝都是商铺商家买下来的,平台和商铺会在每一笔订单中分成,不同地段不同商铺还有不同的消费标准。进场费和分红的双重刺激下,共享充电宝遍地开花。

WechatIMG254.jpeg

资本入局,共享充电宝野蛮生长

站在资本市场上看,共享充电宝似乎真的成了。共享经济不断洗牌,共享充电宝也不例外,最终形成了背靠大山的三电一兽。(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

三电一兽的背后,无不缺少资历显赫的金主爸爸。就拿即将上市的怪兽充电来说,创始人蔡光渊仅持有公司6.6%的股权,而马云的阿里、张磊的高瓴资本、雷军的顺为资本、孙正义的软银亚洲才是背后真正的投资方。背靠那么多金主爸爸的怪兽充电不仅得到资金的支持,还有紫米3C的资源,产业链的优势逐渐显现,实现对质量和成本的把控。

中国的共享充电宝兴起于2014年,于2017年实现规模大增,2017年全年共发生30笔融资,总金额达26.3亿元。2018年后,怪兽充电在竞争中突出重围,市场份额从2018年的9%,增长到2020年的34.4%,仅花了三年的时间。

三年间共享充电宝的渗透率也在增长,2019年底,一二线城市中POI的渗透率为17%,三线及三线以下城市POI的渗透率为2.8%。而到了2020年底,这一渗透率增长至19.1%和3.7%。(POI,全称Point of Interest,中文可以翻译为“兴趣点”。本文代指配备共享充电宝的地点)

屏幕快照 2021-04-01 下午9.28.20.png

共享充电宝是少有能够实现盈利的共享经济,怪兽充电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实现净利润1.1亿元,街电在2018-19财年营收超68亿,小电、来电均实现盈利。

再说说共享充电宝的渠道铺设,基本上都以直营为主,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该模式2020年占比达68%。铺设共享充电宝不收取点位费,公司反而会支付一定比例的入场费。业务拓展期间,共享充电宝公司还会支付给合作伙伴激励费用,以小电为例,商家收取80%的佣金,公司仅收到20%,平均每台机柜3-6月就可回本。当然,营销费用的大量投入帮助公司快速扩展市场规模,同时也吃掉了利润空间。

所以,共享充电宝的价格也在飞速上涨。2017年,艾媒咨询曾统计,过半数用户接受共享充电宝的租赁价格为1元以内每小时。历史的车轮滚滚向钱,2021年,不少商家的价格已经放飞自我,甚至来到了3-10元每小时的区间。

快充普及,为何共享充电宝保持龟速还敢提价?

与资本市场的高歌猛进相反,共享充电宝的消费者竟然叫苦连天,包括玩家哥。

从内在的产品力来看,共享充电宝创新力度甚低。

共享单车洗牌过后,换上了不少质量相对好,骑行相对舒服的车型;共享汽车洗牌之后,既有奇瑞小蚂蚁,也有比亚迪唐,这些改变都在服务质量上有不少提升。回过头来,共享充电宝的Micro USB变成了兼顾安卓苹果的三合一线,但核心的5v1A超级慢充却从没有改变......不少用户抱怨充电太慢:“5v1A玩手机的时候电量都不带涨的”,也有怒斥共享充电宝容量太小的“手机一半都没充到,电宝却没电了。”

早年技术受限于 Micro USB 接口电流过小,快速充电是一个奢望。OPPO喊出“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的传奇口号,此后在数年间快充市场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人们惊奇地发现续航能力不仅是靠着电池容量大小来决定,还有高电压,大电流、双电芯、纳米孔......

近五年来悉数亮相了36W的QC 、65W的PD、 66W的SCP等等快充技术,目前充电的速度仍在不断突破,以至于消费者能够在2020年的小米手机上体验到120W的有线快充。

快充技术的更新迭代让共享充电宝行业望尘莫及,华米ov各个厂商都推出了针对自家快充协议的充电宝,低至27w,高至66w,99元、129元,价格也普遍亲民。

各手机厂商间五花八门的快充协议,使得共享充电宝无法从根本上“喂饱”不同品牌的手机的电量焦虑。Trustdata移动大数据检测平台的官方数据显示,苹果手机是共享充电宝最大部分的用户,使用频次高,订单的完成时间更长。原因可想而知,就是iphone万年不变的慢充,以及整齐统一的充电协议。如何兼顾到安卓用户的快充,共享充电宝束手无策,长此以往用户注定流失。

站在商业利益的角度上看,厂商似乎并不希望你使用快充充电宝——“你充得越快,我赚得越少”。通过慢充来延长共享充电宝的使用时间,时间一长,你花的钱就越多。否则五分钟给你充好电了,公司怎么好意思找你收费。

玩家哥似乎有点明白,它们为何要涨价了?

价格上涨,服务变差,还跟不上消费者的需求,这是共享充电宝背后的隐患。

鳄鱼没有心,资本更加没有心,怪兽充电上市并不意味着共享充电宝的胜利,上市只是为了原始股东减持套现提供了最有利的方式,难过的永远是二级市场千千万万的股民。共享充电宝单一的盈利模式难以为其谋划更好的商业蓝图,随着手机电池续航逐步提升,也会极大威胁共享充电宝的使用场景;再者怪兽充电的折旧成本已从2019年8%上升到2020年10%,在业务扩张期间,这点折旧相较于营销费用算不了什么,但当行业竞争趋向白热化,共享单车又何尝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呢?

也许某天,你可能听到——“电宝滞销,救救我们”,看到堆积成山的废弃充电宝,到那时,共享充电宝就退出历史的舞台了。

 

(作者:郑迪坤,林典驰 编辑: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