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毛雷尔:加强对全球人道行动支持,能更好地反映中国全球影响力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4-22

“过去几年,中国一直积极支持全球人道行动,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的人道行动。我们希望中国成为全球人道行动的重要贡献者。增加对全球人道行动的支持,能够更好地反映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在21世纪经济报道的书面采访中说道。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人类经历的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也是世界各国面临的一次“人权大考”。在疫情暴发之后,毛雷尔率领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就不断呼吁向处于冲突地区的弱势群体给予人道帮助。

4月20日,毛雷尔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上分享了在疫情期间开展人道工作的思考。他说,在疫情之下,为处于战争和冲突地区以及非政府管辖范围的弱势群体提供帮助是最困难的。他呼吁国际社会和各利益攸关方合作,为这部分常常被遗忘的弱势群体提供疫苗。“只有每个人都安全无虞,才能保证所有人安然无恙。这种情况下,武装冲突地区和暴力局势中的脆弱群体也应该得到我们的照护。”

联合国去年12月发布的《2021年全球人道主义状况概览》预测,2021年全球将有创纪录的2.35亿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和保护,与2020年相比增加近40%。新冠疫情使得本就深受冲突、大规模流离失所以及气候变化冲击之苦的脆弱群体雪上加霜。此外,多个国家发生饥荒的风险正在加大。

为应对激增的人道需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布有史以来最高的年度资金呼吁,筹集23亿瑞士法郎(约26亿美元)以帮助2021年世界各地受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影响的民众。这一年度呼吁比2020年的预算增加了5.5%,几乎达到2012年的两倍。

毛雷尔表示,当前,资金的不可预测性和预期中的短缺严重阻碍了我们应对这一流行病的能力。他呼吁中国能够在国际人道援助事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并表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愿意寻求机会同中国合作,共同应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道需求。

疫情逆转了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

21世纪:新冠疫情对全球造成了哪些人道影响?

毛雷尔:武装冲突地区是疫情的高发区,疫情及其余波正在加剧地区脆弱性,不仅增加了人道需求,放大了暴力和冲突的影响,为进一步污名化打开了大门,而且增加了全球贫困人口的数量,加剧了不稳定和紧张局势,并使得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发生了倒退。

很多国家的卫生系统,如也门,其运行能力已经不足所需的50%。随着各国将重点转移到应对新冠疫情上,其他健康问题处于被忽视的状况,包括儿童接种疫苗、慢性病治疗以及心理健康服务。

疫情已经夺走了全球近300万人的生命,但战争仍在持续。一方面,已有的武装冲突愈发呈持久之势,例如阿富汗、伊拉克、刚果民主共和国等;而另一方面,新的武装暴力事件不断涌现,例如2020年11月,在埃塞俄比亚提格里发生的武装暴力事件,造成了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紧急状况,造成大量平民流离失所。

令人担忧的是,这一疫情带来的刺激冲击或社会经济影响。资源匮乏和冲突之中的国家极易受到此次疫情的次级影响,引发失业人数上升、贫困加剧、侨汇减少、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问题。

当前,亟需各国政府、国际金融机构以及国际行动者采取共同努力,以帮助人们渡过这一时期并在灾后恢复经济。

21世纪:是否担心疫情对社会产生的持久影响或疤痕效应?

毛雷尔:冲突是造成社会经济脆弱性的一项主要因素。值得注意的是,冲突造成了全球80%的人道需求。

因冲突而遭遇经济困境的居民是受疫情次生影响最大的人群,而新脆弱性每天都在出现,有更多的群体像以前那些生活在边缘的人一样(例如那些收入不稳定或被排除在社会系统、网络、支持措施之外的人),面临着新的挑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在加强它所支持的医院的防控措施,制定应急计划,并确保基本药品和物资的供应到位,以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另一方面,我们通过募资继续调整我们的业务为社区提供支持,增强抵御疫情的能力。

我们将长期参与其中。但是,资金的不可预测性和预期中的短缺严重阻碍了我们应对这一流行病的能力。我们继续为业务运营寻求支持,包括在准入和资金两个方面。在这方面,我们需要中国的支持。

传统援助国将资金用于自身需求

21世纪:请介绍一下自疫情暴发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人道行动。现在的优先事项是什么?你们的主要捐助者如何回应资金的需求?

毛雷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坚持在超过105个不同国家和地区开展行动,显示出了其强大的适应能力,并且在面对准入、对员工的关照义务、人员轮换等业务挑战时,仍表现出适应能力。

例如,在亚太地区,我们设法向医院提供支助,改善监狱的卫生条件,并与国家红会(National Societies)合作,共同应对这一疫情。去年全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至少150家医院,630所监狱,若干拘留和隔离设施、警察局,47个身体康复中心和超过34个难民营提供了支持。

尽管人道工作者为减轻冲击、恢复稳定做出了明显贡献,但人道工作仍然面临着资金严重不足问题。随着疫情的蔓延,一些捐助国将捐助资金用于国内需求,这使得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今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许多行动,如在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行动,面临着资金不足的问题。与此同时,需求却在增加,经济危机的威胁也在逼近。

为了继续采取关键的应对措施,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再筹集2.293亿瑞士法郎,以投入总计27.29亿瑞士法郎以对疫情造成的重大需求做出反应。比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努力确保受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影响的群体能够公平获得疫苗接种。

21世纪:武装组织和政府是否在疫情下做出了积极反应?是否期望联合国安理会做更多的事情?

毛雷尔:各地的反应不一样。我要强调的是,我们在与冲突各方打交道时的中立原则。我们的目标是减轻冲突受害者的痛苦。为此,我们寻求与冲突各方开展人道对话,无论是政府一方,还是非政府一方。这是我们工作的重要部分。事实上,我们的人道职责要求我们与各方接触,无论是在阿富汗、叙利亚、尼日利亚、哥伦比亚还是缅甸。这是我们中立的本质。

世界上许多旷日持久的冲突需要政治解决方案,而安理会在其中发挥着关键作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一个非政治组织,但我们受到政治决策的影响。正是平民首当其冲地承受着政治决策的后果——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拘留或虐待,引发了进一步的暴力循环或家庭分离的痛苦。我们呼吁世界领导人在人道主义危机上表现出政治领导力。他们可以为结束苦难做出更多努力。

首要关切是冲突地区民众可以获得疫苗

21世纪:你对当前疫苗在全球范围分配不均有何担忧?冲突地区的公民是否在疫苗接种进程中明显落后?

毛雷尔:尽管没有人能幸免于疫情的影响,但人们对此的感受不一。这场危机的显著特点是,各群体遭受冲击的严重程度、各国应对疫情的能力大小存在显著的、长期的不均衡。

根据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最新分析,没有人道危机需要应对的国家,进行的人均核酸测试次数比面临“严重”或“非常严重”人道危机的国家多近48倍。据报道,全球只有不到2%的新冠疫苗是在面临“严重”或“非常严重”人道危机的32个国家注射的。

我们的首要关切是确保公平获得疫苗,特别是受冲突影响地区的人民。估计有6 600万人生活在非国家武装团体控制的地区。他们应该接种疫苗,疫苗不仅可以确保他们的安全,还可以确保世界其他地方的安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随时做好准备。我们可以通过非正式网络和社区参与传播关于疫苗的准确信息,帮助创造一个有利于分配疫苗的环境;也可以通过谈判准入在分配中发挥作用;补充政府和其他部门的疫苗分配工作,特别是在难以到达的地区;支持国家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

21世纪:你在3月对叙利亚进行了五天的访问。你看到的形势是怎样的?有哪些紧急工作需要做?

毛雷尔:我在危机爆发十周年之际访问了叙利亚。经过多年的战斗,我看到了一系列的问题,包括严重的经济危机、战争的影响、新冠疫情、邻国黎巴嫩经济的崩溃等。自去年疫情暴发以来,又有数百万叙利亚人陷入贫困和饥饿。据估计,每天有60%的人口找不到或买不起足够的食物。此外,关键服务的中断意味着数百万人无法获得清洁的水或电力。有一半医疗设施无法使用或仅部分运转,数百万儿童陷入失学。

十年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叙利亚阿拉伯红新月会和国际红十字运动合作伙伴共同为流离失所者提供食宿、治疗,帮助他们寻找失踪的家人,并探视被拘留者。

在这种长期的紧急情况下,我们需要帮助人们重建生活。在访问后不久,我便在布鲁塞尔第五次会议上呼吁国际社会对该国进行长期的资金和政治帮助,包括设法稳定基本服务,以防止社会进一步崩溃。

在缅甸的人道工作面临三大挑战

21世纪:能否再谈一下缅甸的人道主义形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采取什么应对措施? 缅甸的危机会引发新一波难民潮吗?

毛雷尔:我们非常密切地关注实地局势发展。在持续的暴力之下,伤亡和被拘留人数的不断上升,日益严重的人道后果,令我们感到震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努力应对当前局势产生的人道需求。

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缅甸的工作来说,当前有三个主要挑战:一个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所有其他人道机构在缅甸开展行动的总体能力,例如,确保能够接触到需要帮助的人,将工作人员和货物运入该国或在该国国内运转,处理中断的银行和互联网服务,以及确保我们供应链的连续性。

另一个挑战与过去几周的示威活动和暴力事件有关,就是卫生工作者和志愿者的安全工作,以及确保他们畅通无阻地接近急需医疗服务的人,包括示威期间受伤的人。与此同时,当务之急是,当局必须向家属告知他们亲属的下落并以人道方式对待他们,并授权尽早恢复红十字委员会对监狱的探访——在新冠肺炎危机期间,政府决定暂停我们的探访权。

为了满足这些人道需求,我们正与我们的伙伴——缅甸红十字会密切合作,以帮助该国各地在示威和暴力事件中受伤的人。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缅甸的团队也在会见被拘留者的家属。我们还寻求与当局就关键的人道问题进行双边和保密对话,包括被拘留者保护、武力使用以及对医护人员的保护。

关于难民问题,甚至在最近的事态发展之前,就已经有大量的人逃往邻国。军事冲突的加剧,特别是在克钦邦和克伦邦,增加了人口流离失所的人数,有时甚至越境进入泰国。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密切关注穿越缅甸和泰国边境的群体的状况,并评估人道需求,我们随时准备与地方当局和应对机构协调,以提供援助。

21世纪:在工作中,你最大的成就是什么?最大的挫败感是什么?

毛雷尔:每年,当我前往世界上最脆弱的地方时,都会看到人道需求是如何扩大和变化的。对人道援助的需求是巨大的——随着人们在旷日持久的危机中遭受多年的痛苦,他们需要的支持远不止应急的食宿。他们还要求我们为他们多年的创伤提供生计支持,为他们的子女提供教育,以及为他们提供心理健康服务。

对我来说,一个主要的挫败感是中立、公正和独立的人道援助受到政治利益的挑战:国际人道法被有选择地适用,准入被政治化或被封锁,这意味着人们无法获得援助,我们的工作人员也受到伤害。这是我对人道工作最大的关切之一。

希望中国成为全球人道行动的重要贡献者

21世纪:中国作为人道主义捐助国能发挥什么作用?能否列举一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中国在海外共同开展的项目?

毛雷尔:中国是世界舞台上的主要角色,其立场和行动可能对受冲突困扰的国家产生巨大影响。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世界各地受冲突影响人群提供援助的同时,加强我们在人道问题上的对话符合中国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共同利益,以响应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在内的受暴力影响国家的具体需求。

过去几年,中国一直积极支持全球人道行动,并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的人道行动提供了支持。我们希望中国成为全球人道行动的重要贡献者(或支持者)。增加对全球人道行动的支持,能够更好地反映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

在中国国内外,我们一直在与中国就全球人道问题进行定期的实质性对话,讨论内容包括:全球卫生挑战、中国海外医疗援助与ICRC卫生项目之间可能的交叉和协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当地的代表团与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等使馆进行了会谈,以开展对话,探讨进一步合作的机会。我们的纽约代表团一直在与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处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交流。

21世纪:2017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建议“一带一路”倡议在发展议程中增加人道主义方面的内容。怎么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合作潜力?

毛雷尔:将人道内容纳入“一带一路”倡议非常重要,以减轻与地缘政治挑战相关的部分风险。从现实来看,某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受到旷日持久的冲突影响,在短期来看,这恐怕没有政治解决办法。因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认为,中国的做法,包括其人道援助,应该帮助解决“一带一路”沿线受武装冲突或其后果影响的国家的需求。

加强“一带一路”合作的另一个方面是,与在沿线国家投资的中国企业合作。在海外经营的中国企业,特别是在“一带一路”沿线经营的中国企业,为创造就业、拉动经济、促进国际合作和加强稳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经验可以帮助中国的商业利益相关者,为他们的投资创造一个更有利的环境。作为与私营部门合作的一部分,我们正在为企业开发在复杂环境中运营的培训教程。通过此类培训,我们希望为更多的中国企业提供他们需要的指导。

(作者:郑青亭 编辑:陈庆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