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榜:长三角6市超过2万,深圳靠高增速“逆袭”北京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帆 深圳报道
2021-04-30 22:25

长三角城市占据了前六名。

一季度城市经济数据陆续发布。其中,相比于2020年一季度及2020年全年的情况,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发生了明显变动。

截至当前,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位居前列的城市分别为上海、苏州、杭州、宁波、南京、绍兴、深圳、北京和广州。前六名均为长三角城市。

此外,广州延续此前的惯例,数据按照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分别来披露,仅从增速来看,广州的表现亦非常突出。

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衡量国家或地区的居民财富以及获得感的重要指标,并且,在我国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居民收入的提高,有利于扩大消费,进而为经济发展提供持续的动力。 

一季度重点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部门。其中广州未直接披露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表格中位置不代表排名。)

上海、苏州、杭州、宁波、南京、绍兴均超2万元

上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继续位居首位,而尤其值得注意的,第二名到第六名同样均为长三角城市,分别为苏州、杭州、宁波、南京和绍兴,且这几座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均超过了2万元。

2020年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在前列的城市分别为上海、北京、广州和深圳,随后才是苏州、杭州、南京、宁波等城市。

但这并不意味着长三角城市是今年一季度突然“逆袭”.事实上,2020年一季度,苏州、杭州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位列第二、第三,宁波和绍兴则相比于去年同期出现了名次的上升。

从具体数据来看,五座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都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速。

其中,宁波按收入来源详细披露了增长情况:工资性收入人均12103元,增长11.5%;经营净收入人均3673元,增长23.9%;财产净收入人均2287元,增长27.1%;转移净收入人均2617元,增长20.6%。四项来源的收入均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尤其是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增速均超过了20%。

另外值得指出的是,长三角城市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都比较小,譬如,一季度苏州城乡居民收入比为1.57,杭州也由上年同期的1.70缩小至1.66,南京则为1.70。

而参照全国的情况,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120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398元,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43;同为经济发达城市的广州,一季度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也达到了2.03。

总体而言,长三角的江浙地区民营经济发达,而民营经济往往能够“富民”,尤其是由于县域经济、乡镇经济发达,有大量的个体从业者,人均经营性收入较高,并且城乡之间居民收入更为均衡。

从GDP增速来看,这几个长三角城市在今年一季度均取得了优异的表现,譬如南京一季度GDP两年平均增速高达8.6%,为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最高水平。经济的加速复苏为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奠定了坚实基础。

而这几个长三角城市在人均可支配收入方面的强势表现,能否支撑其全年排名排在前列,仍有待继续观察。

深圳居民收入小幅超过北京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是,今年一季度深圳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超过北京,分别为19591元和19585元。这主要得益于深圳高达14.4%的收入增速,相比之下,北京的增速仅为9.6%。

其中,深圳按收入来源详细披露了增长情况:人均工资性收入15662元,同比增长17.3%;人均经营净收入1953元,同比增长3.7%;人均财产净收入2810元,同比增长5.9%;人均转移净收入-835元,2020年同期为-757元。

在不同的收入类型中,深圳的居民工资性收入出现了大幅增长,达到了15662元,这一数字超过了上海同期的水平。

根据上海披露的按收入来源细分的情况:人均工资性收入为14194元,比上年增长10.6%;人均经营净收入502元,同比增长0.6%;人均财产净收入2632元,同比增长1.0%;人均转移净收入4220元,同比增长14.5%。

其中,上海统计局解读称,支撑工资性收入增长的主要有利因素:一是宏观经济环境继续有所好转;二是居民就业情况稳定;三是各项稳就业、促发展政策促进就业者收入增长。据抽样调查显示,一季度职工年终奖金发放情况良好,近七成被访者表示年终奖金好于上年或持平。

此外,上海老龄化程度较高,退休人员比重持续增加,同时,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上调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及5项社会救助标准、发放节日帮困补贴、提高失业保险金支付标准等民生保障措施的持续出台,拉动转移性收入强劲增长,成为当前居民收入增长的稳健动力。

相比之下,深圳的转移净收入为负数。这主要是因为深圳居民中离退休人员比例较低,对转移净收入增长拉动作用有限;从转移性支出角度看,占深圳居民绝大部分的外来人口尤其是青壮年就业人口,在收入增加的同时会相应增加“社保支出”、“个税支出”、“赡养支出”、“外来人员寄带回家支出”等转移性支出,最终使转移净收入为负。

人口的相对年轻化,既是深圳的发展优势,但从收入的角度看,深圳市民在转移净收入方面长期处于劣势。有深圳本地人士不久前曾建议,深圳可降低政府收入占GDP的比例,让利于企、藏富于民,提高市民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通过增加消费为经济发展提供持续的动力。 

上海和深圳不同收入来源情况对比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部门)

(作者:王帆 编辑:杜弘禹)

王帆

政经版记者

关注教育、人口、城市竞争力,深耕深圳及粤港澳大湾区区域政经新闻。欢迎交流,个人微信:wangfan259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