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1-4月外贸高速增长确立了今年全年外贸增长趋势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李春顶,李董林
2021-05-08 14:14

海关总署5月7日发布了4月份的外贸统计数据,数据显示4月份我国外贸进出口延续了1-3月份高速增长的态势,创下连续增长4个月的佳绩,1-4月外贸进出口总额创同期历史新高。4月份的骄人外贸数据既有去年疫情带来低基数的原因,同时也是我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和党中央“稳外贸、促增长”系列措施取得成效的重要表现,更重要的是体现了我国进出口贸易的竞争力和韧性。

一、外贸数据特征

从进出口总额来看,我国1-4月外贸整体增长趋势明显。数据显示,我国1-4月份外贸进出口总额为11.6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5%,其中4月份进出口总额为3.15万亿元人民币,实现环比4.2%和同比26.6%的双增长。4月份进口和出口总额分别为1.71万亿元人民币和1.44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出口环比增长10.1%,进口较3月份下降2.2%,贸易顺差为0.28万亿元人民币。1-4月出口和进口总额分别为5.3万亿元人民币和1.03万亿元人民币,实现了33.8%和22.7%的高增长。

从贸易方式来看,一般贸易实现总额和比重双升,加工贸易和保税物流贸易方式全面发力。4月份我国一般贸易总额为1.97万亿元人民币,占外贸总值的62.5%,实现环比(7.7%)和同比(32.7%)的双增长;而1-4月份我国一般贸易总额达7.16万亿元人民币,占我外贸总值的61.6%,同比增长32.3%。一般贸易中出口和进口也实现4月份当月和前4个月累计总额的双重大幅正增长。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和以保税物流方式进出口总额分别为2.57万亿元和1.41万亿元,分别实现18%和29.2%的同比增长。

从主要贸易对象来看,对传统核心贸易伙伴的进出口实现全面正增长。前4个月贸易总额(人民币值)排名前五的经济体分别是东盟(1.72万亿)、欧盟(1.63万亿)、美国(1.44万亿)、日本(0.77万亿)和韩国(0.71万亿);同比增幅分别达到27.6%、32.1%、50.3%、16.2%和19.0%;对东盟、欧盟和美国分别实现贸易顺差1855.3亿元(43.6%)、3242.7亿元(60.9%)和6538.9亿元(47%),对日本和韩国则分别实现贸易逆差891.6亿元(53.6%)和1331.3亿元(1.4%)(括号内百分比为增幅)。

从主要贸易产品来看,进出口产品结构常态化,机电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增长,大豆、铁铜等量价齐升,原油和天然气等进口量增价跌。前4个月机电产品出口总额达3.79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3%,占出口总额的比重达59.9%;其中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手机和汽车(包括底盘)同比增幅分别达到32.2%、35.6%、91.3%。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达1.1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9%,占比达17.5%;其中服帽、口罩等纺织品、塑料制品等增幅最大。而钢材和成品油出口量分别实现24.5%的增长和5.3%的降低。同期进口产品中,铁矿砂、大豆、初级形状的塑料、成品油、钢材、未锻轧铜及铜材价格涨幅分别达到了58.8%、15.5%、15.4%、4.7%、3.8%和29.8%;而原油、煤和天然气的价格则出现了5.4%、6.7%和17.6%的下跌。集成电路、汽车(含底盘)等高新技术产品在前4个月进口规模增长明显。

二、外贸高速增长的原因

前4个月的外贸高速增长是外贸市场复苏、外贸方式多样化、内部政策见效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具体而言:

第一,中国主要的贸易合作对象基本稳定疫情,国际市场需求复苏。2020年同期全球正处于疫情防控最严峻时期,我国外贸一度跌至谷底,外贸基数低于常态水平。随着中国最主要的贸易合作伙伴都有效控制了疫情,社会经济活动基本恢复正常,对中国市场的产品需求逐步恢复正常。同时,疫情冲击下中国完善的产业链优势充分发挥,并在疫情期间完成了一轮产业升级和技术迭代,中国制造对国际市场需求的满足程度整体提升,促进了外贸的进一步增长。

第二,以跨境电商为核心的多元化外贸方式促进了外贸增长。疫情防控之下跨境电商的优势充分显现,中国凭借完善的电子商务产业链条,在对外贸易中充分展现了竞争优势,有效促进了外贸规模和外贸范围的提升。

第三,2020年党中央及国家相关部门推出了一系列“稳外贸、促增长”的刺激政策,经过近半年的发酵,相关贸易促进政策逐步释放效力,在调动外贸主体积极性、促进外贸方式创新、吸引外部资本流入、推动外贸产业升级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未来外贸高速增长的可持续性

今年的外贸整体形势来看,高速增长是大势所趋,但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和内外部挑战。一方面,中国具有以下4个方面的有利条件。其一,持续性的技术进步推动外贸持续高速增长,中国在5G、数字经济、数字贸易、高端制造、航空航天、深海科技等行业的技术创新已经取得重大突破,持续性的技术创新将推动“中国智造”型外贸持续增长;其二,完善的产业链条是中国外贸增长的基础,改革开放以来积累形成的完善产业链条创造了“中国制造”的传奇,在人力、资金、技术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同时在金融危机、新冠疫情、内外双循环等一系列内外部因素的促进下,产业迭代升级快速推进,外贸产业竞争力强劲;其三,RCEP、“一带一路”、中欧投资协定等区域贸易协定和多双边投资协议快速发展,中国已经深度融入国际市场,掌握了庞大国际市场资源,未来中国外贸持续增长具有稳定可靠的需求来源。

另一方面,中国也面临两个维度的巨大挑战。一是外部势力挑起的贸易争端制约中国外贸发展,当前针对中国展开的贸易争端日益严峻,欧美国家通过规则“围剿”、外贸封锁孤立等多种形式形成对中国的包围圈,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手段层出不穷,贸易成本显著提升,中国外贸正处于历史最艰难时期;二是国内的能源、资源供需矛盾和约束趋于强化,人口红利逐步消失,人力资源成本优势丧失,技术创新对外贸需求的供应不足等都成为制约未来中国外贸持续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

 

(李春顶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贸易系主任、教授,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研究员,李董林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本文为中国农业大学“世界经济新格局”青年科学家创新团队专栏文章。)


(作者:李春顶,李董林 编辑: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