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的“翻身仗”:软银跃升全球第三大赚钱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5-13

从日本韩国村落走出来的日本首富,凭直觉行事、勇于冒险的“破坏者”,用6分钟决定投资阿里巴巴的神话缔造者,筹划用一系列“千亿美元愿景基金”改变世界的男人……

在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的传奇人生中,这想必是让他非常刻骨铭心的一年:从去年5月软银巨亏近1.4万亿日元并濒临财务崩溃边缘,到一年后被证明为全球第三大赚钱的公司,如此的“生死轮回”令见惯大风大浪的孙正义也不得不感慨万分。

5月12日, 软银集团发布财报,2020财年净利润达到4.987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948亿元)——在净利润的指标上,软银超越了微软,仅次于苹果和沙特阿美公司,成为全球第三大赚钱的公司,孙正义也重登日本首富宝座。

不过,当这位领导者曾集“魅力领袖、离经叛道的经营者、吹牛大王、未来的狂想家、电子时代大帝……”等诸多称谓于一身时,这样戏剧性的起伏在他的人生中或许早已司空见惯了。

或许,这一年只是孙正义“300年愿景”过程中的一朵小浪花而已。

撒币的下场

2016年10月,孙正义在往沙特阿拉伯的飞机上,看着即将要展示给中东投资者的PPT。

当时,PPT上把准备成立的“愿景基金”规模定为300亿美元——这已超过了当时全世界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

但是,孙正义思考了一会儿,把这个数字改成了1000亿美元。他对其副手说:“人生短暂,我们的格局不能小。”

接下来的短短半年内,1000亿美元资金弹药基本筹集完毕,而这一数字在此前是无法想象的。因为,从2014年到2016年,全美风投行业总共筹集的资本也只有1100亿美元。

愿景基金背后最大的金主来自中东,总计注资600亿美元占比60%;软银集团自己投入280亿美元;四家明星企业苹果、夏普、富士康、高通纷纷为其站台,合计注资50亿美元。

这一创历史记录的募资结果,使得孙正义的工作重心也发生了转变——几乎将全部精力从软银投入到了愿景基金的投资上。

疯狂也从这里开始。

风险投资的通常做法是,是在创业公司早期进行小规模投资,然后随着公司的发展,在后续融资中继续追加投资。然而,软银的激进策略是:“向给定领域的最成功科技创业公司投入巨额资金——其最小的交易规模也有1亿美元左右,最大的交易规模则为数十亿美元。”

因此,愿景基金堪称是创投圈的“巨鲸”,它一出手就是大手笔,给创业公司投资,最小的支票也是1亿美元。

按照愿景基金的说法,这背后的理念,是他们想做创投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换句话说,孙正义想做创投界的巴菲特,他们不想做短期投机,而是想遵循长期主义。

然而,愿景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孙正义大举“撒币”的行为,遭遇到了现实的打脸。

在2019年11月软银集团第三财季发布会上,孙正义用“一塌糊涂”“特大赤字”“像台风过境一样”“创业以来从没有过的亏损”等字眼来形容当时的业绩;自那以后,情况继续恶化,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软银及其投资项目雪上加霜。

2020年4月,软银集团在截至当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预计亏损1.35万亿日元(约合125亿美元),是该公司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亏损。其中,愿景基金的投资预计缩水1.8万亿日元(约合167亿美元),在愿景基金之外的投资中预计亏损8000亿日元(约合75亿美元)。

给软银带来最大损失的两家被投公司,分别为“共享办公”公司WeWork和卫星运营商OneWeb。

WeWork曾于2019年8月宣布IPO,但9月即叫停,其估值更是从470亿美元一路暴跌到30亿美元以下。而愿景基金在此项目上亏损逾百亿美元。

2020年3月27日,“最烧钱”的近轨卫星服务商OneWeb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自2016年以来获软银投资14.08亿美元。

当时,在接受《福布斯》专访时,孙正义坦承,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企业中有约15家会破产。

的确,当时愿景基金投资的十几家创业公司都出现了裁员的情况,包括美国共享租车平台Getaround宣布裁员25%,另一家智能比萨外卖公司Zume裁员80%。印度连锁酒店OYO,更是被曝出2019年一年的亏损扩大了6倍。

处于“至暗时刻”的孙正义开始反思自己“粗暴的投资风格和对风险的忽视”,以及对人工智能进程的高估——他需要迅速的战术调整,才能走出人生低谷。

孙氏“快刀诀”

为了自救,孙正义开始“快刀斩乱麻”式地售卖优质资产。

他最先卖的是市场流动性最好的阿里巴巴股票。据统计,软银在2020年累计套现约价值154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

此外,软银还出售了美国第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 T-Mobile、日本移动通信业务、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部分股权。

与此同时,软银所投项目的成功上市,以及已上市项目的股价大涨,让孙正义逐步“回血”。

既有流血上市后触底反弹的Uber,又有中国规模最大的“二房东”贝壳找房——贝壳于2020年8月赴美上市后股价一路飙升,在11月达至最高峰时,给软银带来的投资回报率高达375%。

到了2020年底,美国餐饮外卖平台DoorDash成功上市,光是从对这家公司的投资,孙正义就获得了约110亿美元的浮盈。

今年3月,被称作韩国版“阿里”的电商巨头Coupang在纽交所的上市——愿景基金曾先后在2015年、2018年分别投了Coupang10亿美元、20亿美元,是它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38%。

尽管Coupang近期市值回落至612亿美元左右,但软银持股的价值仍有232亿美元,账面盈利超过200亿美元。

宣布资产出售和回购计划四个月后,孙正义回购了价值约90亿美元的软银股份,并将软银股价推至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此期间,软银开始炒股,并在2020年7月专门成立股票和衍生品投资部门。主要交易标的是流动性好、几乎可以随时变现的中大型科技股,包括亚马逊、Facebook和 Zoom;中概股则买了哔哩哔哩、拼多多、爱奇艺、好未来等。

此外,软银还配置了可以放大盈亏规模的期权。其中一部分押注股票会涨,一部分合约押注大盘会跌。如果股票不涨,或者股市大盘涨太多,就有可能亏损。

本来雄心勃勃支持创投的基金,却摇身一变成了炒股投机的对冲基金。此时,孙正义和他掌管的软银集团又有了一个新的江湖名号:“纳斯达克巨鲸”。

面对质疑,孙正义表示:“谁规定不能投资上市公司的?我只想投资这个领域里最优秀的公司,不关心它是否上市……Google、亚马逊、Facebook、苹果将在人工智能革命中扮演关键角色。”用他的话来说,他想以投资者的身份支持人工智能。

“有人批评我们过于依赖阿里巴巴,这点我承认,” 孙正义说,软银下场炒股,也为了降低软银对阿里巴巴的依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希望通过愿景基金实现多元化投资。”

经过连环的操作,孙正义开始松了一口气:2020年9月,软银宣布,由于近期科技公司估值的普遍上涨,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已挽回了全部损失。

2021年4月22日,有50位亿万富豪登上了福布斯2021年日本富豪榜。相比去年,孙正义的身家翻番,达到了444亿美元,重回日本首富宝座。

而软银集团2020财年净利润大幅飙升,成为了全球第三大赚钱的公司。

“越是迷茫的时候,越要看得远。”孙正义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以30年为单位思考问题,就必然无法看到有些东西。索性先想一想300年后是什么样,然后倒推出30年后不就行了?”

2010年,他在“新30年愿景发布会”上这样说:“孙正义做出过什么发明呢?如果只举出一样,我希望不是芯片,也不是软件,而是’创造和发明了可能会持续发展300年的组织结构’。这就是我希望得到的评价。”

300年太久,只争朝夕。旁观者不得不发问:在软银迈向30年、300年的路程中,孙正义及其接班人会在每一道坎上都有好运加持吗?

(作者:特约撰稿,骆海涛 编辑:陈庆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