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公司成功识别“酒后换驾”,避免18万保险欺诈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1-05-13

反保险欺诈任重道远。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于近日发布《关于召开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反保险欺诈专业委员会委员大会通讯会议的通知》,正式启动反保险欺诈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换届工作,并酝酿出台三年工作规划(2021-2023年)。

据了解,保险欺诈手段多样难以防范,有的可能是预谋已久,有的也可能是情急之举。

根据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的测算,全球每年约有20%至30%的保险赔款涉嫌保险欺诈。

目前,车险理赔面临的风险主要分为定损风险、欺诈风险、合约风险三大类,表现形式主要为重复或超额投保和索赔,不实告知,伪造损失、伪造投保和出险时间,夸大或扩大损失,修换标准及尺度不一等。

今年2月,车主陶女士拨打交警报警电话及保险公司报案电话,称其宝马车在几分钟前与另一辆大众车发生追尾事故。随后,交警及平安产险北京分公司查勘员相继抵达事故现场。交警现场勘察后出具交通责任认定书,认定陶女士驾驶的宝马车承担全部责任,同时平安产险北京分公司查勘员也对受损车辆进行现场查勘。

根据事故现场情况,宝马车在非高速路段直行碰撞路边停放大众车,造成宝马车前侧受损,大众车后侧受损,双方车辆损失严重。由于出险时间段该路段交通状态较好,车辆碰撞如此严重,查勘员初步判定可能存在保险欺诈的风险,随即开展全面查勘工作。

查勘员对出险现场环境及受损车辆情况等进行现场查勘。

在询问陶女士出险前驾驶路线时,她含糊其辞,无法清晰描述出险前车辆行车路线,在还原车内驾驶坐姿时,查勘员又发现按照陶女士身高双脚伸直后与油门踏板及制动踏板存在距离,与正常驾驶距离明显不符。

在勘察现场环境时,查勘员发现本次事故为夜间出险,当时该路段交通状态较好,宝马车碰撞停放路边大众车,造成两车严重受损,与常规双车碰撞造成损失情况不符。  

在查阅该车辆历史出险情况时,查勘员还发现陶女士非该车辆被保险人,且本次为她首次驾驶该车辆出险,历史出险情况均为其配偶(即被保险人韦先生)驾驶,并且此时韦先生正坐在车辆后座,神志紧张,说话时带有酒气。

通过现场查勘,查勘员初步确认案件存在“酒后换驾” 保险欺诈风险,上报平安产险北京分公司。随后,查勘员再次与陶女士及韦先生确认出险前场景,确认两人表述间是否存在差异。在征询陶女士及韦先生同意后,查勘员使用查勘工具“车辆故障解码仪(OBD)”与车辆行车电脑链接,读取车辆真实事故时间。

同时,在征询陶女士及韦先生同意后,查勘员查阅两人手机通话记录,发现在报案前两人存在通话情况。同车人员相互拨打电话异于常理,查勘员进一步确认案件存在“酒后换驾”保险欺诈风险。

最后,查勘员及时了解出险地点前后监控探头所属单位及编码,以备后期寻求警方介入调查做准备。

查勘员通过车辆故障解码仪(OBD)确认车辆准确出险时间,发现与陶女士和韦先生所述出险时间严重不符,同时同车人员相互拨打电话也不符合常规逻辑,并且陶女士身高与主驾驶座椅位置严重不符。

综合以上现场查勘情况,查勘员成功识别此案件有“酒后换驾”的保险欺诈行为。随后查勘员出具《反保险欺诈告知书》,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98条有关进行保险欺骗活动相关情节及保险欺诈罪等内容进行普及宣传,告知保险欺诈危害,陶女士和韦先生两人均签署《反保险欺诈告知书》。

在事实证据面前,韦先生承认与朋友喝酒后驾车,考虑路段偏僻并且离家较近便自行驾车回家,途中与路边停放大众车发生追尾事故,便联系陶女士赶来,企图通过更换驾驶员逃避“酒驾“处罚。陶女士也承认“换驾”情况属实,本次非其本人驾驶车辆发生事故。

最终,韦先生签署《放弃索赔申请书》,避免18万元保险欺诈。

(作者:李致鸿 编辑:曾芳)